返回

不灭战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2章 还真感兴趣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奉元可不是一个只会挨打的人。”

    “虽然这次姜皓天放了奉文海,但追根究底,让奉文海落到这一步的人还是姜皓天。”

    “老夫料想,他不会善罢甘休。”

    大长老淡笑道。

    上官凤澜道:“所以就让姜皓天进入资源殿,让他们慢慢斗?”

    “以前老夫并不了解姜皓天,虽然现在也不了解,但至少已经可以确定,他有这个能力。”

    大长老道。

    “就算他有这个能力,但现在突然让他进入资源殿,其他弟子也不会服气的,毕竟资源殿的待遇,比其他地方都好。”

    上官凤澜皱眉道。

    “这是你该想的问题。”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自己好好琢磨吧!”

    大长老说完,没有片刻逗留,起身便一个闪烁,消失得无影。

    “还真的是他在幕后操控。”

    火莲摇头道。

    火易叹道:“火莲妹子,他是不是幕后之人,现在已经不是重点。”

    “那什么是重点?”

    火莲疑惑。

    “你没听到他说吗?”

    “他们要的是一个听话的人。”

    “很明显,这次姜兄放走奉文海,已经引起他的不满。”

    “如果以后,姜兄再违逆他的意愿,肯定会招来杀身之祸。”

    火易道。

    火莲心中一惊,看向秦飞扬。

    “别紧张。”

    秦飞扬对火莲笑了笑,看着画面中的上官凤澜,目光闪烁不定。

    片刻后。

    秦飞扬看向火易,问道:“你知道资源殿的待遇吗?”

    “你还真想去资源殿?”

    火易一愣,皱眉道。

    秦飞扬笑道:“如果待遇真的好,干嘛不去?”

    “资源殿的待遇,确实比外门和内门好。”

    “据说每个月,能领到一千枚魂石。”

    火易道。

    “这待遇确实不错啊!”

    火莲点头。

    要知道外门弟子,每个月才十枚魂石。

    而内门弟子,也仅才五十枚。

    火易瞥了眼秦飞扬,看着火莲道:“在其他弟子眼里,一千枚魂石的确很有诱惑力,但在你哥这里,连一千万魂石都毫不眨眼的送给别人,这点魂石又算什么?”

    火莲苦笑。

    送给高小龙的那一千万魂石,确实有些心疼。

    火易看着秦飞扬,道:“姜兄,要不我们撤了吧,别再管这档子闲事,免得到时引火烧身。”

    “现在才想撤?”

    “来得及吗?”

    秦飞扬摇头一叹,笑道:“不过这资源殿,我还真感兴趣。”

    “什么?”

    火易神色一呆。

    说半天,一点都没听进去?

    火莲狐疑的打量着秦飞扬,眼中突然一亮,问道:“哥,你不会是……”

    “嘘!”

    秦飞扬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火莲一愣,瞥了眼一旁的火易,掩嘴笑道:“明白明白。”

    “你们什么意思?”

    “相处这么久,就不能多点信任?”

    火易恼道。

    秦飞扬笑道:“不是信任的问题。”

    “那你告诉我,是什么问题?”

    火易怒道。

    “不想牵连你。”

    秦飞扬道。

    “少扯。”

    “你这么想进入资源殿,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火易冷哼。

    秦飞扬哈哈一笑,便驾驭着玄武界,离开莲花湖,朝外门飞去。

    等回到洞府,秦飞扬支开了火易,然后闭上眼,通过奴役印,感应葛勇的位置。

    “恩?”

    片刻后。

    他眉头突然一皱。

    “怎么啦?”

    火莲狐疑的看着他。

    秦飞扬皱眉道:“这个葛勇,好像躲了起来。”

    火莲一愣,道:“他应该不敢吧!”

    “他现在的位置,距离九天宫很远……”

    “等等。”

    “我再窥视一下他的内心所想。”

    秦飞扬咕哝,随后又闭上眼。

    北域,西边。

    在一个很偏僻的大山里面,有一座刚修建不久的小院子。

    院子里,一个中年大汉,躺在一张太师椅上,一边喝着茶,一边晒着太阳,无比惬意。

    此人便是葛勇!

    不久。

    一个妇人走了出来,看着葛勇问道:“这样真的好吗?”

    “这有什么不好的?”

    葛勇笑道。

    妇人皱眉道:“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担心呢?”

    “没必要担心。”

    “我就不相信,躲这么远,他还能找到我?”

    葛勇冷笑。

    “那奴役印呢?”

    妇人担忧的问道。

    “没关系的。”

    “在九天宫待了这么多年,这种控制类的秘术,我还不清楚?”

    “只要距离足够远,他根本无法抹掉我的灵魂。”

    葛勇道。

    妇人道:“那也总不能一直被他这样控制着吧?”

    “放心吧!”

    “奉元是不会放过他的。”

    “等他一死,这奴役印,自然也就解除掉。”

    “不说这个。”

    葛勇摆了摆手,瞥向旁边木楼,低声问道:“两位老人家都还习惯吧?”

    妇人叹道:“突然来到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习惯?”

    “那你就多陪陪他们。”

    葛勇道。

    “我会的。”

    妇人点头。

    ……

    洞府内!

    秦飞扬缓缓睁开眼,眼中满是嘲讽。

    “怎么?”

    火莲好奇的看着他。

    “这葛勇以为,只要躲远一点,我就拿他没办法,也真是天真啊!”

    秦飞扬摇头笑道。

    “那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火莲问。

    秦飞扬道:“本来想让他去帮公子奉,但现在好像已经没有这个必要。”

    “生气啦!”

    火莲道。

    “不不不。”

    “公子奉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一码归一码,此人已经不能再深交,自然也就没必要再去帮他。”

    “至于这个葛勇……”

    秦飞扬沉吟少许,笑道:“反正只是一个小角色,只要他老老实实的,就随他去吧!”

    火莲点头,随问道:“你进入资源殿,真是为了魂脉?”

    “不然我跑去资源殿做什么?”

    秦飞扬笑道。

    魂脉,是由资源殿控制的。

    想得到魂脉,自然要进入资源殿,才能了解到详细情况。

    “你胆子真大。”

    火莲无奈的摇头。

    秦飞扬道:“我也就只是想一想,究竟要不要这么做,还得好好考虑考虑。”

    火莲狐疑道:“那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要放了奉文海?”

    “我不是和公子奉说过吗?这是一场平等的交易。”

    秦飞扬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下。

    听完之后。

    火莲目瞪口呆。

    就说怎么会突然变卦,原来和奉子涵私下有交易。

    秦飞扬叮嘱道:“这事你可要保密,不能让上官凤澜和火易知道。”

    火莲一愣,掩嘴笑道:“想把火易的那份也吞掉?”

    “我不是要吞掉他那一份。”

    “火易对上官凤澜的心思,你是知道的。”

    “万一哪天他鬼迷心窍,把这些事告诉上官凤澜,那我们不就完蛋了?”

    秦飞扬道。

    放走奉文海,已经让上官凤澜心生不满。

    若是再让她知道,他和奉子涵有私下交易,以后他在九天宫的日子,恐怕会更难过。

    火莲闻言,点头道:“也有道理,不过你就不怕奉文海来报复你?”

    “奉文海被逐出九天宫,就算想害我们也找不到机会,所以已经不足为虑。”

    “现在我们最大的敌人奉元,奉子涵,还有奉文海的夫人,殷慧。”

    “当然,也还有上官凤澜和大长老。”

    “这些人,要地位有地位,要实力有实力,可得加倍小心才行。”

    秦飞扬道。

    火莲笑道:“你还忘了一个人吧,奉子君。”

    “他?”

    秦飞扬摇头一笑,淡淡道:“不是我看不起他,凭他那点本事,就算给他机会,也掀不起什么浪花。”

    “要是让奉子君听到你现在这番话,估计会气得发狂吧!”

    火莲当即就忍不住笑了。

    ……

    天龙城!

    南城门附近的一片郊区,也是零落有致的坐落在一座座独立的别院。

    其中一座别院内。

    一个中年男人,无力的坐在一张座椅上,浑身散发着一股颓废之气。

    旁边。

    一男一女站在一起,看着中年男人,脸上满是担忧。

    这三人,正是奉文海,奉子涵,以及公子奉。

    突然。

    一个年迈的老人,大步走了进来。

    “爷爷。”

    奉子涵和公子奉急忙行礼。

    奉元瞧了眼公子奉,便看向奉文海,眉毛微微一挑。

    奉子涵连忙道:“爷爷,这次的事,真不能怪父亲。”

    “我知道。”

    奉元坐在奉文海对面,沉声道:“有没有找到葛勇?”

    奉子涵道:“之前我去了一趟他家里,但已经人去楼空。”

    “那就说明,他还没死!”

    “这畜生,我们对他这么好,居然出卖我们,一定不能放过他!”

    奉元怒发冲冠。

    奉子涵恭声道:“我会尽快查到他的行踪。”

    奉元摆手道:“这件事你别管。”

    “为什么?”

    奉子涵不解。

    “发生这么大的事,大长老接下来,肯定会特别留意我们。”

    “甚至可能会监视我们。”

    “所以从今以后,你什么都别管,好好给我稳固你天榜第一的地位。”

    “只要稳住天榜第一,将来你就有机会成为宫主,或副宫主的继承人。”

    奉元沉声道。

    “是。”

    奉子涵点头。

    奉元又道:“奉子君和你母亲呢?”

    “奉子君还在面壁思过。”

    “至于母亲……”

    “她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我没敢把这件事告诉她。”

    奉子涵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