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灭战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3章 大象与蝼蚁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做得很好。”

    “现在这个时候,千万别惊扰到你母亲。”

    “至于奉子君,你去告诉他,以后再敢去给我惹是生非,我就当没他这个孙子。”

    奉元阴沉道。

    若非奉子君当初去招惹秦飞扬,哪会发生现在这些事?

    “我知道。”

    奉子涵应道。

    奉元深呼吸一口气,目光一转,落在公子奉身上。

    公子奉低着头,弯着腰,完全不敢和奉元的目光直视。

    良久之后。

    奉元脸上竟浮现出一丝笑容,点头道:“这次你的表现,让老夫很欣慰。”

    公子奉心中一喜,连忙道:“这是孙儿应该做的。”

    “应该做的……”

    奉元喃喃,眼中有着一丝惋惜,眼前这孩子要不是私生子该多好?

    他暗中一声低叹,道:“以后你需要什么就跟老夫说。”

    “谢谢爷爷,孙儿并不需要什么……”

    说到这。

    公子奉神色犹豫起来,有着一丝忐忑,最后鼓起勇气,道:“孙儿只想给母亲一个名分。”

    一听到这话,奉元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被阴厉取代。

    奉子涵脸色也微微一变,怒视着公子奉,喝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没分寸吗?还不快给爷爷道歉!”

    “我……”

    公子奉看了眼奉子涵,眼中满是不甘。

    “看来是老夫会错了意。”

    “你在广场上的表现,根本不是要真心救你父亲,而是为了你母亲,来博取我们的同情。”

    奉元冷笑的说道。

    公子奉脸色骤变,连忙道:“爷爷,不是这样的,我是真心要救父亲的……”

    但没等他说完,奉元便指向门外,道:“给我滚出去。”

    “爷爷……”

    公子奉焦急万分,脸色不由发白。

    “滚!”

    奉元猛地起身,暴喝。

    公子奉目光一颤,又不由看向奉文海,无助的呼道:“父亲……”

    然而奉文海,只是抬头淡淡的瞧了眼他,便又低下头,什么都没说。

    公子奉双手不由紧攥起来。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不过只是想给母亲一个名分而已,这有错吗?

    “父亲被逐出九天宫,奉家现在也是身败名裂,爷爷本来就在气头上,你还说出这种话,不是等于火上浇油?”

    “真是一点分寸都没有。”

    “快出去吧,别再惹爷爷生气,不然谁都保不了你。”

    奉子涵传音道。

    公子奉闻言,看了眼奉文海,又看了眼奉元,忍着心里的愤怒,低着头走了出去。

    “想要名分?”

    “永远也不可能。”

    “我奉家,丢不起这个人!”

    奉元怒喝,气得吹胡子瞪眼。

    公子奉身体一颤,眼泪顿时忍不住落下。

    同时心里,也升起一股化不开的怨念。

    奉子涵看着公子奉的背影暗叹一声,走到奉元旁边,安慰道:“爷爷,他也是无心之过,您别生气了。”

    “要是他们都能像你这么懂事,这么有出息该多好?”

    奉元摇头一叹,随即皱起眉头,道:“话说回来,姜皓天这次是什么意思?居然放了你父亲?”

    “这……”

    奉子涵神色一僵。

    奉元狐疑的看着奉子涵,问道:“和你有关?”

    “恩。”

    奉子涵点头。

    把私下的交易,老实的说了出来。

    “这个该死的小畜生!”

    奉元怒不可遏。

    奉子涵小心翼翼的问道:“爷爷,你不会怪我吧?”

    奉元愣了愣,摇头叹道:“你这样做,也是为了救你父亲,我怎么会怪你呢?”

    奉子涵松了口气。

    “不过四十亿神晶,四件巅峰级神器,四种巅峰级神诀,你应该拿不出来吧!”

    奉元道。

    “虽然我每月都能领到不少魂石,但基本都已炼化,确实拿不出来。”

    奉子涵道。

    “也真是难为你。”

    奉元心疼的拍了拍奉子涵的手,道:“这事就让爷爷来想办法吧!”

    “谢谢爷爷。”

    奉子涵感激的说道。

    屋里。

    爷孙俩其乐融融。

    然而屋外,公子奉蹲在一个角落,抱头痛哭着。

    那心中的怨念,也越来越强烈。

    ……

    深夜!

    静心湖。

    平静的湖面,倒映着一轮圆月。

    四周静悄悄一片。

    显得格外祥和,安宁。

    上官凤澜独自一人站在露台上,一动不动的看着湖面,神色毫无波澜,谁也不会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

    唰!

    忽然。

    一道身影降临在湖泊上空。

    正是秦飞扬!

    这次,他没有带上火易和火莲,只有他一人前来。

    秦飞扬瞧了眼上官凤澜,随后飞过去,躬身道:“弟子姜皓天,见过殿主大人。”

    上官凤澜没有看他,也没应他,就一直看着湖面,好像都不知道秦飞扬的到来。

    “看什么,这么入神?”

    秦飞扬狐疑,顺着上官凤澜的目光看去,发现除了几朵荷花,什么也没有。

    好片刻过去。

    上官凤澜忽然开口:“那些荷花漂亮吗?”

    秦飞扬有些莫名其妙,随口应道:“漂亮。”

    “是啊!”

    “很漂亮。”

    “尤其是在它们盛放之极,堪称惊艳。”

    “可是,它们盛放的时间太短,用不了多久就会凋零。”

    “而凋零后的它们,再也无法吸引人们的目光。”

    上官凤澜幽幽的说道。

    秦飞扬皱着眉头。

    叫他来,就是让他听这些废话?

    等等!

    这话……

    不对劲!

    好像话中有话!

    他仔细一琢磨,顿时醒悟过来。

    这上官凤澜,表面是在说荷花,但其实是在说他。

    也就是说。

    上官凤澜,将他比喻成荷花。

    如果听话,将一直在九天宫绽放光彩。

    但如果不听话,那他就会如这些荷花一样慢慢枯萎,凋零。

    换而言之。

    这就是一个警告。

    警告他今后不要再乱来。

    上官凤澜终于切入正题,道:“回答我,为什么要放了奉文海?”

    “其实这件事,我也很无奈。”

    “当时你也看见,连奉子涵都跪下求情,我要是不放人,今后还不被她报复?”

    “我不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子,没有后台,也没人帮忙,我哪敢得罪她啊!”

    秦飞扬委屈的说道。

    上官凤澜怒道:“本殿不是在帮你吗?”

    “您?”

    秦飞扬微微一愣,摇头叹道:“殿主大人高高在上,我哪敢奢望啊,只要殿主大人别在背后坑我,我就已经很满足。”

    “你什么意思?”

    上官凤澜猛然抬头,盯着秦飞扬,眼中两道寒光暴射而出。

    秦飞扬直视着上官凤澜的目光,道:“什么意思,殿主心里不是很清楚?”

    上官凤澜双目微微一眯,透着一股危险的讯号。

    秦飞扬淡淡一笑,道:“之前殿主大人,将弟子比喻成荷花,警告了弟子一番,现在弟子也斗胆来唠叨唠叨。”

    上官凤澜道:“居然听了出来,悟性挺不错的嘛!”

    “一般一般。”

    秦飞扬摆了摆手,笑道:“小时候,弟子听过故事,故事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头大象,经过一条路的时候,遇到一只蚂蚁挡道。”

    “大象对这只蚂蚁,很不屑。”

    “因为它体型大,随便一脚就能踩死蚂蚁,于是就喝斥蚂蚁让开。”

    “这蚂蚁,也是有脾气,就是不让。”

    “大象顿时感觉自尊受到挑衅,于是就要踩死蚂蚁。”

    “面临死亡,这蚂蚁呢,只能乖乖让路,然后大象就耀武扬威的离去。”

    “后来。”

    “这头大象受伤,倒在地上,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也就在这时,那只小蚂蚁出现,还带来一大群蚂蚁。”

    “它们跑到大象身上,放肆在啃食着大象的血肉,一点一点的结束大象的性命。”

    “等血肉啃食完,它们又啃食大象的骨头。”

    “终于有一天,大象的骨头也被啃完,连一点骨头渣子都不剩,然后那只小蚂蚁就得意的扬长而去。”

    “而那头大象,也是做梦都没想到,最后它竟会死在蚂蚁的手里,还成为了蚂蚁的食物。”

    秦飞扬笑道。

    听着这个故事,上官凤澜双手不由渐渐地紧握起来。

    这明显也是在警告她。

    “殿主大人,你别误会,弟子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表达一个观念,实力强,拳头硬,不一定就能握住他人的生死。”

    秦飞扬收回目光,转过身,看着上官凤澜,淡笑道。

    上官凤澜松开双手,目光也从秦飞扬身上挪开,淡淡道:“你说得很对,谁也没有权力去掌控他人的生死,不过大象始终是大象,蚂蚁始终是蚂蚁,蚂蚁再强,它也只能等大象倒下之后,才敢去报仇。”

    “好像也有道理。”

    “但很多事,都是无法预料的,您说对吧?”

    秦飞扬笑道。

    “很对。”

    “过段时间,资源殿会招人。”

    “本殿很看看这只蚂蚁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上官凤澜面无表情的道。

    “那就请殿主大人,拭目以待。”

    秦飞扬一笑。

    上官凤澜挥手道:“你可以走了。”

    “弟子告退。”

    秦飞扬躬身一拜,便一个闪烁,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象……”

    “蚂蚁……”

    “真是一个可笑的故事……”

    上官凤澜看着寂静的夜空,眼中俨然泛出一丝杀机。

    大象也分聪明和愚蠢,而一头聪明的大象,会将无法控制的隐患,扼杀于摇篮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