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灭战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5章 震惊的消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肯定不值。”

    “十亿神晶,估计还差不多。”

    火莲毫不犹豫的摇头道。

    “对呀,既然他值不了这个价,那为什么奉子涵,还要用十亿魂石来买葛勇的下落?”

    秦飞扬道。

    火莲道:“奉子涵不是也说了嘛,想杀了这个叛徒。”

    “如果只是因为葛勇背叛了他们,我想奉子涵不可能开出这么高的价码。”

    “因为就算她只给我一千万魂石,我也会把葛勇的下落告诉她。”

    “毕竟都没了价值,能换来一千万魂石,何乐而不为?”

    “可她却一下拿出十亿,这就值得去深思了。”

    “并且之前,在听到我说,葛勇已经被我杀掉的时候,我发现奉子涵,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感觉这件事,并不像是表面上的这么单纯。”

    秦飞扬寻思道。

    火莲一愣,惊疑道:“难道葛勇手里,还握着奉元什么把柄?”

    “我也是这么想的。”

    秦飞扬点头。

    “如果真是这样,那还要快点找到他才行,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火莲道。

    “恩。”

    秦飞扬点头,随后便带着火莲,出现在洞府。

    火莲问道:“你能找到他吗?”

    “当然。”

    “不过,我也懒得去找他,让他主动来找我。”

    秦飞扬一笑,通过奴役印,感应到葛勇的位置,用心声道:“葛勇,马上来天龙城的北城外见我。”

    半夜三更的,葛勇自然是在休息。

    但突然。

    秦飞扬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他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脸上满是惊疑。

    怎么会出现姜皓天的声音?

    难道是在做噩梦?

    “怎么啦?”

    旁边的妇人也被惊醒了,抬头狐疑地看着葛勇。

    葛勇摇头道:“可能最近太累了,出现了幻觉,没什么。”

    “这可不是幻觉。”

    “百息后,要是在北城门外面没见到你,我就把你的行踪告诉奉元。”

    秦飞扬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葛勇一下就呆了。

    距离九天宫这么远,居然能把声音,直接传递到他的脑海里面?

    并且听这话的意思,还能感应到他的位置。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秘术?

    也太逆天了吧!

    看着葛勇的神色,那妇人坐起来,再次问道:“真的没事吗?”

    “没事没事,别担心。”

    葛勇回过神,对着妇人笑道。

    看得出来,他很疼爱他这位夫人。

    妇人不解的看着他,道:“那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你就别问了。”

    葛勇笑了笑,低头沉吟少许,随即掀开被褥,起身迅速套好衣服,看着妇人道:“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别担心,安心休息。”

    “你小心点。”

    妇人叮嘱。

    “会的。”

    葛勇点头,从乾坤戒内取出一枚幻形丹,幻化成一个垂暮的老人,随后便开启祭坛,朝天龙城赶去。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天龙城,可以说不是一般的远。

    最少都要开启十几座祭坛,才能赶到。

    与此同时。

    秦飞扬也带着火莲,迅速离开九天宫,开启一座祭坛,降临在北城门外。

    ……

    夜色中的平原,连一个人影也没有,显得极为安静。

    秦飞扬和火莲站在平原外的一株大树下,与黑暗融合在一起,远远地看着北城门。

    百息还没到!

    忽然。

    一个黑影出现在平原上空。

    正是葛勇!

    他张望着四周,脸上满是警惕。

    虽然葛勇改变了相貌,但有奴役印,感应葛勇的位置,所以秦飞扬一下就知道来人是他。

    秦飞扬暗道:“转身径直走,一直走出平原。”

    葛勇听闻,立即转身朝秦飞扬两人所在位置的飞去。

    数息后。

    葛勇就离开了平原。

    秦飞扬开口笑道:“在这。”

    葛勇循着声音看去,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大步走到秦飞扬身前。

    火莲戏谑道:“躲那么远,都能被我们找到,是不是感觉很郁闷?”

    葛勇瞧了眼火莲,看着秦飞扬,突然一下跪在地上,哀求道:“我真不想再回九天宫,求求你放过我行吗?”

    “别这样啊,起来说起来说。”

    秦飞扬抬手笑道。

    可越是这样,葛勇心里就越慌。

    “你怕什么?”

    “我不是来让你会九天宫的。”

    秦飞扬无奈。

    “不是?”

    葛勇微微一愣,这才松了口气,起身问道:“那你找我干嘛?”

    “知道吗?”

    “之前奉子涵带着十亿魂石来找我,让我把你的下落告诉她。”

    秦飞扬道。

    “什么?”

    葛勇脸色一白,急忙问道:“那你告诉了她没?”

    “如果我告诉了她,那现在就不是我来找你,是她来找你。”

    秦飞扬笑道。

    “谢谢。”

    葛勇感激涕零。

    不对!

    十亿魂石,这么大一笔数目,任何人都会心动啊!

    可眼前这人,居然没要?

    难不成,他有更大的阴谋?

    秦飞扬拍了拍葛勇的肩膀,笑道:“放心吧,我没有阴谋,就算有,也不会针对你。”

    葛勇一愣,皱眉道:“还真能窥视我内心所想?”

    “当然。”

    “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我干嘛骗你?”

    秦飞扬道。

    葛勇狐疑道:“那你叫我来,到底想做什么?”

    “我们换个地方慢慢说。”

    秦飞扬一挥手,带着火莲和葛勇,出现在玄武界药田中央的院子内。

    “坐。”

    秦飞扬指向石凳,笑道。

    葛勇忐忑的坐了下去。

    “别这么紧张。”

    秦飞扬安抚了一句,道:“据我猜测,这奉子涵花十亿魂石买你的消息,应该不止是你出卖了他们这么简单吧!”

    葛勇闻言,目光微微一颤,随后低着头沉默不语。

    秦飞扬也不急,取出那套青海之娇,再让火莲去取了点清水过来,然后慢悠悠的泡茶。

    很快。

    茶香四溢。

    秦飞扬倒了一杯,推到葛勇面前。

    “谢谢。”

    葛勇谢了声,抓着茶杯,也不喝,低着头,继续沉默着。

    秦飞扬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口,看着火莲笑道:“丫头,这茶叶可难得啊,是当初一个老人送给我的,培育这种茶叶,他可是花了不小的功夫,你也尝尝。”

    火莲倒了一杯,好奇的品尝了下,诧异道:“居然有一股药香?”

    “那位老人是把茶树种植在药田里面的,所以带着药香。”

    秦飞扬笑道。

    他所说的这个老人,正是遗忘大陆交易阁的阁主。

    “原来如此。”

    火莲恍然的点头。

    秦飞扬喝了几杯后,看着葛勇道:“想了这么久,还没想好吗?”

    葛勇深深一叹,也没心情品茶,放下茶杯,抬头看着秦飞扬,道:“他们应该是想杀人灭口。”

    “杀人灭口?”

    秦飞扬和火莲相视,这里面还真有猫腻?

    葛勇道:“跟随奉元的这些年,他很信任我,所以他曾经做过的事,我都知道。”

    “他曾经做过什么?”

    秦飞扬好奇。

    葛勇有些犹豫。

    秦飞扬笑道:“喝杯茶,润润喉咙,慢慢说。”

    葛勇看了眼秦飞扬,端起茶杯,稍微的喝了一口,随即心下一横,道:“我知道,如果今天不告诉你,你肯定不会放我离开。”

    秦飞扬道:“知道就好。”

    “奉元这些年在资源殿,做了不少卑鄙的勾当。”

    “比如他利用职权之便,欺上瞒下,铲除异己,并贪赃枉法,中饱私囊。”

    “而且,他还在背后收买执法殿的人,准备架空上官凤澜的权力,让奉文海取而代之。”

    “可以这样讲,他曾经所做的那些事,若全部曝光,绝对是死路一条。”

    葛勇道。

    “果然有料。”

    秦飞扬咕哝。

    “我们就说魂石。”

    “内门和外门不一样。”

    “外门弟子,是在执事殿领取魂石。”

    “但内门弟子,都是直接去资源殿领取。

    “而奉元就利用职权,每个月给奉子涵的五百万魂石。”

    “就算是奉子君,他每月也给了五十万魂石。”

    葛勇道。

    “什么?”

    “五百万!”

    秦飞扬目瞪口呆。

    这可是整整多了五倍啊!

    因为奉子涵本身,每月是一百万魂石。

    “还有奉子涵的神诀和神器,基本都是奉元从资源殿的宝库拿出来,送给她的。”

    葛勇道。

    “这何止是贪赃枉法,简直就是把资源殿当他自己的家!”

    火莲怒道。

    “这也正常。”

    “身为资源殿的殿主,整天看着那些财宝,换谁不心动?”

    秦飞扬摇头一笑,看着葛勇,问道:“除了这些,有没有其它比较特别的?”

    “比较特别?”

    葛勇一愣。

    秦飞扬道:“也就是,足以让他顷刻丧命的那种。”

    葛勇低头沉思起来。

    火莲道:“哥,贪这么多,还想架空上官凤澜,这已经足够让他丧命。”

    “我知道。”

    “但把柄这东西,自然是越多越好。”

    秦飞扬笑道。

    片刻后。

    葛勇眼中突然一亮,抬头看着秦飞扬道:“有一件事,应该比较特别。”

    “什么事?”

    秦飞扬期待不已。

    葛勇道:“大长老的儿子,也就是前一任资源殿殿主,是被奉元暗杀的。”

    “什么?”

    秦飞扬目瞪口呆。

    火莲也是一脸震惊。

    奉元暗杀了大长老的儿子?

    如果真有此事,那就不能用‘特别’来形容,得用惊世骇俗这四个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