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灭战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8章 难堪的上官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秦飞扬皱眉道:“我有为难你们吗?现在是你们在为难我好吗?”

    “这……”

    两人相视,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你们什么意思?”

    “宝阁打开门做生意,为什么要拦着姜皓天兄妹?”

    “还说什么听命行事,这是谁的命令?”

    四周的人群也质问了起来。

    自从被封杀之后,秦飞扬就没来过宝阁,所以目前还没人知道此事。

    “是啊!”

    “为什么要拦着我们?”

    “是我哪里得罪了你们吗?”

    秦飞扬也装作一脸不解的模样。

    “没有没有。”

    两个护卫连忙摆手,心里也苦啊!

    要换成以前,他们还可以无所忌惮,可现在情况不一样,秦飞扬在天龙城,可是深得民心。

    要是封杀秦飞扬一事曝光,宝阁可能会被大家的唾沫星子淹死。

    “没有?”

    “那我就纳闷,既然没有得罪你们,那为什么不让我进入宝阁?”

    “不会你们宝阁,封杀了我吧!”

    秦飞扬道。

    “什么?”

    “封杀?”

    “他们凭什么封杀你啊?”

    人们惊疑的看着秦飞扬。

    “我也不知道啊!”

    “好像我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宝阁的事?”

    “但如果没有封杀,那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秦飞扬一脸无辜的说道。

    “上官秋,快出来,这件事,今天你必须说清楚。”

    “居然封杀姜皓天!”

    “谁给你的这个权力!”

    “快出来!”

    “今天不说清楚,那以后我们也不来宝阁了。”

    人们义愤填膺的吼道。

    “会不会宝阁的某些人,也被奉文海收买了?”

    火莲冷不防的说了句。

    “什么?”

    “被奉文海收买?”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堂堂宝阁,居然和这种无耻的人狼狈为奸。”

    “上官秋,别躲着,快滚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否则我们就把你们宝阁,赶出天龙城!”

    人们怒吼连连。

    “完了。”

    “这下闹大了。”

    那两个护卫心急如焚。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宝阁能在北域屹立不倒,正是因为宝阁的信誉,以及世人的支持。

    这要是得罪了大家,那宝阁以后,还真无法在北域继续立足。

    突然。

    上官秋在一群工作人员的拥簇下,走出宝阁,站在大门口,脸色颇为阴沉。

    “上官秋,说清楚,为什么要封杀姜皓天?”

    “是不是被奉文海收买了?”

    人们吼道。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来处理这件事。”

    秦飞扬咕哝。

    上官秋扫了眼众人,伸手道:“大家先安静一下。”

    众人沉默下来,等着下文。

    “我宝阁,并没有封杀姜皓天,只是之前在招待一位贵客,不想被人打扰,所以就暂时将姜皓天拦在外面。”

    上官秋笑道。

    “这就奇怪啊!”

    “你招待贵客,跟我进入宝阁,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专门来找你的。”

    秦飞扬皱眉。

    “对呀!”

    “他又不是来找你的,又不会妨碍到你招待那什么贵客,干嘛要把他拦在外面?”

    “你就算找借口,是不是也要找个像样一点的?”

    人们气愤的说道。

    上官秋恼怒无比,狠狠地瞪了眼秦飞扬,看着大家笑道:“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还望大家见谅。”

    “不不不。”

    “凭上官管事的头脑和能力,怎么可能考虑不周?”

    “这里面,肯定有别的原因。”

    秦飞扬道。

    火莲也跟着道:“如果连这点都考虑不到,那请问一下,你还有什么能力,做宝阁的管事?”

    上官秋快疯了,传音道:“你们不要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

    秦飞扬暗中一笑,转头看向身后的人群,气愤道:“诸位,刚刚这位管事,居然暗中传音警告我,不要得寸进尺,我是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宝阁的事,怎么就叫得寸进尺呢?”

    上官秋炸了。

    那恶狠狠地眼神,恨不得将秦飞扬抽筋剥皮。

    “这就过分了啊!”

    “就算是死刑犯,在行刑之前,也得先公布一下罪名吧!”

    “上官秋,你欺人太甚了。”

    “这么喜欢封杀是吧,那就连我们也一块封杀掉。”

    “就算不封杀,以后我也不来宝阁了。”

    “这种地方,看着就倒胃,恶心。”

    人们脸上满是鄙夷。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上官秋也急了。

    这越闹越大了,都没办法收场了。

    “不是这样,那究竟是怎样呢?”

    “你总得给个合理的说法吧!”

    “总不能以为你宝阁家大势大,就能随便欺负人啊!”

    秦飞扬道。

    上官秋暗道:“你少说几句行吗?算我求你!”

    “你是堂堂宝阁的管事,又是阁主的弟子,还是我们执法殿殿主的妹妹,我哪敢让你求我啊!”

    “可我心里就是不舒服啊!”

    “我妹妹火莲,还有我的那两个属下,都是被你轰了出来啊!”

    秦飞扬传音道。

    “我给你道歉行吗?”

    “再不行,我赔偿你的损失?”

    “只求你别再闹了。”

    上官秋无力道。

    “那就行动起来啊!”

    “还需要我教你怎么道歉吗?”

    秦飞扬戏谑一笑。

    上官秋咬牙切齿的瞪了眼秦飞扬,扫视着人群,笑道:“诸位,这件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我现在就给姜皓天和姜火莲道歉。”

    说罢。

    上官秋看着秦飞扬两人,躬身道:“真的很对不起,还望二位多多见谅。”

    “这……”

    秦飞扬迟疑了下,看向身后的人群,问道:“诸位,你们说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反正我们都支持你。”

    大家吼道。

    “谢谢大家的爱戴,我姜皓天这是何德何能啊!”

    “请受姜某一拜。”

    秦飞扬躬身说道。

    “姜兄,别客气别客气。”

    “我们是站在正义的一方,像宝阁这样的恶势力,绝对不能屈从。”

    “……”

    大家笑道。

    “恶势力?”

    上官秋嘴角一搐。

    “谢谢,谢谢。”

    “其实这也只是一个小事。”

    “既然上官秋都已经赔礼道歉,那我们也就大方一点,原谅她吧!”

    秦飞扬笑道。

    “姜兄的肚量,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佩服佩服。”

    人们唏嘘不已,一脸敬佩。

    “过奖过奖。”

    “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秦飞扬摆着手,笑道。

    看着秦飞扬面对人们那种谦逊的姿态,上官秋真的要疯了,暗道:“你说够了没?”

    “恩?”

    秦飞扬转头不怀好意的看向上官秋。

    上官秋心中一凛,态度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走到秦飞扬身旁,笑道:“姜公子,这外面太吵,我们去里面贵宾室,慢慢聊吧!”

    秦飞扬一愣,很认真的问道:“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去你们贵宾室,这合适吗?”

    “合适合适。”

    “在我们宝阁,没有什么地位之分,只要进入宝阁,那就都是我们的贵客。”

    上官秋讨好似的笑道。

    “是这样吗?”

    秦飞扬有些不相信。

    “当然当然。”

    “里面请。”

    “火莲小姐,你也请。”

    上官秋连连点头,连推带拉的把两人弄进宝阁。

    “姜兄,久仰大名啊!”

    “姜大哥,能一起去喝几杯吗?我可是崇拜你很久了啊!”

    宝阁里面的客人,也热情不已。

    “谢谢谢谢。”

    “有机会我做东,请大家去喝酒。”

    秦飞扬也是一一回礼。

    上官秋暗中冷哼道:“想不到你现在这么受欢迎。”

    “这就叫世事难料。”

    “同样也印证着一个道理,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

    “管事,你说对吧!”

    秦飞扬暗笑。

    “你就得意吧你!”

    上官秋暗中鄙夷一句,径直带着秦飞扬两人,走上三楼,进入一间贵宾室。

    “你们先坐着,我去送走那位贵客,就来见你们。”

    上官秋冷冰冰的说完,便直接转身朝旁边的贵宾室走去。

    “秦大哥,这样就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你真有办法。”

    火莲佩服的笑道。

    “这都是小场面。”

    秦飞扬摆手一笑,看着旁边的贵宾室,喃喃道:“那个贵宾室里面的人会是谁呢?”

    “是谁很重要吗?”

    火莲不解。

    “如果是其他人,那自然不重要,但要是慕天阳,或慕青,那就好玩了。”

    “走,我们去瞧瞧。”

    秦飞扬招呼一声,便轻声轻脚的走到那贵宾室门前,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

    ……

    “是姜皓天吗?”

    “除了他,还会有谁能闹得这么大?”

    “这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你可要小心应对啊!”

    “我知道,这是上一批九转龙血丹的报酬,你点一下。”

    “呵呵,都合作这么久了,没这个必要了。”

    一段熟悉的对话声,传进秦飞扬的耳里。

    “还真是慕青?”

    秦飞扬错愕,直接一脚踹开房门,当即便看见上官秋和慕青相对坐在茶几前,而慕青手里正抓着一个乾坤袋。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慕青和上官秋也懵了。

    怎么会有这么无礼的人?

    连门都不敲一下,直接就闯进来?

    上官秋怒了,起身正准备喝斥。

    但也就在同时,秦飞扬一步迈出,落在茶几旁,一把就从慕青手里,夺过了那乾坤袋。

    “混蛋,你干什么?”

    慕青回过神,连忙看着秦飞扬手里的乾坤袋,愤怒的喝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