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策长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05、遗忘的过去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君无欢看着眼前恨不得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吐出来的南宫御月,眼神淡淡地仿佛没有什么温度。只是轻叹了口气,伸手在他背心拍了两下道:“南宫,你该长大了。”

    不知这句话又是怎么刺激了南宫御月,南宫御月身子抖了抖,突然一抹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东西的唇角,回身拍开了君无欢的手冷笑道:“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看我的笑话?”君无欢淡然道:“不,我一直都只当你是一个合作者。”

    虽然南宫御月确实是非常糟心,但是这些年合作的成果确实让君无欢十分满意。再加上看在老头子的份上,偶尔照顾他几分罢了。至于笑话?君无欢觉得自己还不至于这么无聊。

    “那你刚才是什么意思?”南宫御月神色阴郁地道。什么叫他该长大了?君无欢的意思不就是他一直都是个在胡闹的孩子吗?南宫御月绝不能忍受君无欢这样嘲讽自己,绝对不能!

    君无欢看着他道:“你从来不肯好好听人说话,现在你愿意听了么?”这些话君无欢并不是第一次跟南宫御月说,但是却从来都没有什么效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南宫御月突然那根筋抽了如此执着于这一点,但是君无欢也并不认为他再说一次就会有什么用处。事实上,君无欢跟喜欢南宫御月还是傻了比较好,至少不那么让人操心。

    南宫御月盯着君无欢,一字一顿地道:“你、是、什、么、意、思?”

    君无欢打量着他憔悴而苍白的面容,淡淡道:“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南宫…你可还记得,是你母亲亲自把你从那里面救出来的?”南宫御月身体微颤抖了一下,死死地瞪着君无欢不肯说话。君无欢道:“你只记得她在你面前自尽,只记得自己被人关在那里面百般折辱,可还记得,你的母亲拼死将你救了出去。宁愿舍去自己的性命,也要让你以后的日子平安顺遂?若不会你母亲以性命相求,你说北晋王太后为什么会那么维护你?你觉得自己很讨人喜欢么?你可还记得,你母亲临死前跟你说过什么?”

    “杀掉所有拓跋氏的人!”南宫御月阴恻恻地道,声音里包含了无数的杀意。这些年,他总是不停的做梦,总是不停地看到那个女人在对他惨叫,“杀掉所有拓跋氏的人,为我报仇!为我报仇……”所以南宫御月一点儿也不感谢那个女人救了他,因为她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缠着他,让他寝食难安。他只要稍微懈怠一些,那个女人就在他的梦里纠缠着他让他难以入眠。

    君无欢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道:“你仔细想想,她临死前真的是跟你说得这句话么?”南宫御月神色冷厉,“你以为本座在撒谎么?”君无欢道:“北晋王太后出关之前,我派人去找过她。当时她也在场,你猜她跟派去的人说得是什么?”

    南宫御月一愣,神色间有些迟疑。似乎想要听又似乎有些排斥半晌没有说话。君无欢望着南宫御月道:“北晋太后说,你母亲临终前最后一句话是,弥月,忘掉那些事情,和阿邑好好活下去。”

    南宫御月脸色顿变,整个人仿佛被雷击过了一般出不停地颤抖抽搐起来。他的脸色也越发的惨白,额边却飞快的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他痛吟一声,忍不住抬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惨叫起来。之前肖嫣儿喂他的药还没有完全退去,这段时间南宫御月时不时就会头痛。但是每头痛一次他的记忆都会恢复一些。这会儿南宫御月只觉得他感受到的疼痛是之前许多天加起来的都不止了,脑海里无数的碎片在废物,最后却都汇聚成了一张无比熟悉又陌生的脸。

    “乖孩子,别怕。阿娘带你出去!”

    “对不起,阿娘没用现在才来救你。”

    “弥月…忘掉那些事情,和阿邑好好地活下去……”

    血泊中,苍白的女人无力地向他伸出了手。在他们身后是一群气势汹汹而来的貊族人。南宫御月有些茫然地抬起手想要伸出去握住女人的手,脑海中的画面仿佛突然被海啸席卷一般破碎消失。

    “啊!!”南宫御月抱着头,痛苦的惨叫起来。他确实如女人所希望的忘掉了一些事情,但是…他却忘记了女人最喜欢他记住的东西而记住了她希望他忘记的事情。记忆里,才六岁的孩子睁着一双充血的眼睛看着那些气势汹汹追进来却在看到女人的尸体之后停下了脚步的人。很好…焉陀氏,拓跋氏……

    “弥月,杀掉所有拓跋氏的人,为阿娘报仇!”小小的孩子颤抖着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将脸埋进了坐在一边脸上满是悲悯的妇人怀中,眼泪瞬间浸湿了妇人的衣袖。他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些人,却也暗暗将仇恨种在了心里。才六岁的孩子,也已经在所有人都还不知道的时候学会了仇恨和隐忍。

    “怎么回事?!”听到南宫御月的惨叫,几个人影飞快地从墙头掠了进来。老头儿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南宫御月,将目光落到了君无欢的身上。他倒不是怀疑君无欢暗害南宫御月,毕竟以小徒弟那时不时要出问题的脑子,大徒弟想弄死他的话早就得手十七八次了。君无欢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看到倒在地上的南宫御月眼角滑落的泪水。

    “长离?”云师叔也有些好奇,毕竟南宫御月这种人就算被打得遍体鳞伤他也能笑得出来,哭倒是十分罕见。君无欢摇摇头道:“无妨,他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让他一个人待一会儿吧。如果…还是想不明白,那就没办法了。”君无欢说的是实话,想要说通南宫御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南宫御月这样的人,即便是道理说尽他也只会当你在念经。所以即便是长离公子也绝不敢说自己能够开导南宫御月什么。这世上大概也没有人有这个自信了。

    云老头一直以来都有些怕这个大徒弟,听他这么说也不好多问什么,只是指了指南宫御月,“那个…就这么、不管?”

    君无欢道:“担心的话,可以把他拎回去休息。”如果他肯让你靠近的话。

    果然,上前试图将人拎回房间的云老头找到了二徒弟毫无章法的拳脚侍候,只得狼狈地退开了。

    云师叔看了两眼,不由一乐,“看起来还挺有精神,大概死不了。”就挥挥手转身走了,毕竟在神医的眼中,天下除死无大事。南宫御月既然死不了,他当然也就不管了。

    南宫御月并没有痛太久时间,只是渐渐地平静下来之后他慢慢从地上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站在一边地众人,云老头有些担心,“小子,你…没事吧?”南宫御月并不理他,一闪身除了院子朝着外面掠起,不过片刻间就不见了踪影。

    云老头急得连忙要追,却被君无欢拦了下来,“让他自己先静一静,不要去打扰他。”云老头叹了口气,“这都什么事儿啊。”

    肖嫣儿有些好奇地眨了眨眼睛,凑到云老头身边小声道:“大师伯,你是不是做过什么对不起南宫御月的事情?”当年你那么祸害君师兄,如今也没有对君师兄这么好啊。可见是对南宫御月做了更加丧尽天良的事情!

    云老头没好气地瞪着肖嫣儿道:“小丫头胡说什么!老夫怎么会做对不起谁的事情?老夫这一辈子都是光明磊落的英雄好汉。”

    “……”众人无语,您老这句话岂非本身就是最大的谎话?

    见众人都用诡异的目光看着自己,云老头有些恼羞成怒起来。正要发作却听君无欢淡淡道:“焉陀夫人身为北晋贵女,焉陀氏当年主母,空穴来风的事情也不至于对她有什么损害。而且,天启的使者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机会接触貊族第一世家的夫人?当年那件事…跟你有关吧?”

    云老头脸色变了变,好一会儿方才嘟哝道:“老夫是冤枉的!”

    “所以,真的是你?!”云行月震惊地指着云老头道,自己这个大伯不靠谱天下皆知,但是云行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这么的不靠谱!

    云老头焦急地道:“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我就是刚好经过貊族,觉得那些人都挺好玩儿的。而且貊族还有不少高手,所以才……”君无欢面无表情地道:“所以你就假装成天启使者的随行的人,混迹在貊族人中间。还让人误会你跟焉陀夫人有染?”

    云老头沮丧地低下了头,“我就是觉得…那个拓跋家的人跟焉陀家的人之间好像有点意思。是拓跋氏的人想要故意陷害焉陀家,我还救了那个女人呢。谁知道后来……”云老头年轻时候从来不是个长性子的人,觉得尽兴无聊了扭头就走了,哪里会知道自己走了之后那个与他有过交际的女人会发生什么事情。至于知道南宫御月的身份,已经是很后来,他已经收了南宫御月为徒之后的事情了。纵然心存愧疚,但是有些事情也已经弥补不回来了啊。

    “……”院子里一时沉默不语,众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