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策长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06、矛盾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南宫御月虽然跑出去了但是众人却并不担心,毕竟以南宫御月的实力和随时跟在他身边的傅冷的实力只要他不自己作死基本上是没有人能要了他的命的。倒是楚凌等人现在要处理的事情更加要紧一些。毕竟如今青州的局势即便是百里轻鸿和拓跋罗能拖下去,楚凌和君无欢也拖不下去了。他们是一定要在入冬之前将青州的局势稳定下来了的。哪怕不能稳定,也要先解决掉百里轻鸿和拓跋兴业。

    两日后,原本与百里轻鸿对峙的萧艨等人主动发起了进攻。在这之前,萧艨等人面对百里轻鸿采取的都是防守的态度地,如今既然解决掉了拓跋胤自然也就有更多的兵力来对付百里轻鸿了。

    百里轻鸿自然也不会示弱,立刻正面应敌。因为拓跋胤的死,貊族将士如今也正憋着满腔的恨意和怒火,在战场上更是悍勇无匹,几场仗打下来天启兵马竟然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前方的战报飞快的传回青州,书房里秦殊放下了刚刚送到的战报看向楚凌和君无欢,“两位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着急。”楚凌笑道:“摄政王不是也不着急么?”结盟的协议都已经签完了,也不见秦殊启程会西秦,可见是真的不着急。秦殊微微挑眉,“公主这是在赶我?”楚凌笑道:“不敢,摄政王若是愿意赏脸,我们自然是欢迎之至的。留多久都可以。”秦殊有些遗憾地轻叹了口气道:“我倒是宁愿留在天启做个小小的幕僚。”这话倒不是假的,这两年秦殊在摄政王这个位置上当真是忙得心力交瘁。他原本是西秦的王太子,若是一直在西秦长大必然会成为一个合格的西秦王。

    但他被迫离开西秦的时候年纪也并不算大,许多朝政国事特别是朝野上下的平衡之道也并没有学得多么周全。纵然是天纵奇才聪明绝顶,刚开始也难免有些吃力。不过这也只是一句感叹而已,从他选择牺牲了秦希之后,秦殊就再也没有后退的资格了。他只能拼尽了一些,带着西秦的臣民一路往前击败貊族人,为弟弟报仇。

    君无欢道:“摄政王还不打算回去?”秦殊笑道:“拓跋兴业和百里轻鸿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对手,如果错过了他们无论是谁都会遗憾终身的吧?至于西秦,不急。在下心里有数。”君无欢点点头,并不反驳秦殊地话,而是递给了他一份折子道:“既然如此,有劳西秦王。”秦殊微微挑眉,将折子接在手中打开一看,“沧云城主倒是会使唤人,你就不怕……”君无欢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自然是相信摄政王的。”秦殊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折子合起来收进袖子里起身道:“行,我知道了。”

    目送秦殊出去,楚凌方才看向君无欢道:“你让秦殊去牵制百里轻鸿?会不会太冒险了。”君无欢摇摇头道:“不用担心,有萧艨在还能让秦殊有生命危险么?”楚凌道:“别忘了,还有我师父在。”百里轻鸿一个人或许在萧艨手下杀不了秦殊,但是加上拓跋兴业可就不一定了。君无欢道:“这就要看阿凌的了。”楚凌耸耸肩,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去找师父,你留在青州。”

    君无欢摇头,“我跟你一起去。”楚凌断然拒绝,“不行,你现在去了也没什么用处。”君无欢并不觉得受伤,反倒是淡定地道:“虽然阿凌很厉害,但是…我觉得对拓跋大将军来说,只是你一个人的话未必能请得动他。”自己领兵打仗的能力被否定,楚凌却只能恨恨地瞪着君无欢。会领兵打仗了不起么?她也会啊,她也打了不少胜仗啊。虽然,跟君无欢和拓跋兴业这样的名将不能比,但她不是新手么?虽然郁闷,但楚凌也不得不承认,以自己的实力就算领兵出动也未必百分之百能调动拓跋兴业。但是如果有君无欢的话,即便是君无欢不能动武也足够引起师父的重视了。

    “可是你……”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楚凌有些担心地道。君无欢握着她的手,轻声道:“不用担心,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动手的。”楚凌轻哼一声,斜昵着他道:“你最好说话算话。”君无欢笑道:“公主殿下愿意保护我,我何乐而不为?”楚凌无奈,伸手捧着他的脸颊仔细端详了一番,满意地道:“嗯,还是一样的好看。”本公主是为了这张脸蛋才保护你的,所以你最好保护好这张俊脸。

    “公主满意就好。”君无欢微笑道,丝毫不觉得以色动人有什么羞耻的。他也觉得阿凌芳华绝代,世间罕有啊。

    北晋大营中,刚刚打了一仗回营的百里轻鸿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今天这一仗一反之前几天的结果,北晋一方打得极其不顺利最后只能草草收兵。很显然,是天启人突然调整了战术。或者应该说,是天启人更换了领兵的人。坐在大帐中,账下的貊族将领和南军将领各坐一排议论纷纷,显然都对今天的结果有些不太满意。

    “百里驸马?南军是怎么回事!”一个貊族将领怒气冲冲地站起身来道:“南军为什么突然后撤?!还得我们险些被天启人包围,还折损了两名将领!”不等百里轻鸿说话,为首的南军将领也站起身来冷声道:“将军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南军就是专门为你们断后做挡箭牌的?”

    “难道不是?除了这个你们还会做什么?”貊族将领不屑地道:“冲锋陷阵,你们能行么?天启兵马还没有冲过来你们这些软蛋就已经吓得腿软了吧?同样都是南人,看看你们一群废物!”南军将领都不由得面露不忿,其中一人有些阴阳怪气地道:“那连南人都打不过地貊族骑兵又算什么东西?”如今他们谁也不比谁风光。

    “你说什么?!”几个貊族将领拍案而起,眼看着一场混战就要在中军大帐中发生了。这在如今的北晋大营中几乎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从前南军地位远低于貊族人,自然没什么问题。但是如今双方的地位不过是略有差距,百里轻鸿这个纯天启血统的主帅还平衡了这种察觉。如此一来双方将领自然更加的剑拔弩张了。

    “碰!”百里轻鸿一拍桌案,冷眼看着众人道:“要不你们先出去打一架再来说事情?”

    双方立刻安静了下来,只是看向对方的眼神都还有些不忿。显然并不甘心就此作罢,只是碍于百里轻鸿在场而不得不稍作退让罢了。

    百里轻鸿双目寒霜,“方才是怎么回事?”

    那貊族将领以为他要追责,愤然道:“那些天启人突然从斜刺里杀出来,十分骁勇。不似寻常天启兵马,让我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百里轻鸿皱眉道:“沧云军前些日子损伤惨重,如今应当在后方休整。你确定不是天启禁军?”

    貊族将领不悦,“驸马以为末将在推卸责任?”

    百里轻鸿并不理会,思索了片刻道:“今天这一仗,可不像是沧云军和萧艨的打法。”萧艨领兵经验并不算多,所以战场上多半都是听沧云城两位主将的意见,他负责冲锋陷阵。南军将领迟疑了一下,忍不住道:“会不会是神佑军?神佑公主来了?”

    神佑公主?众人不由得一愣,神色都有些凝重起来。

    算起来,神佑公主仿佛也没有打过几场让人觉得惊艳无比的战事。但是信州,润州,甚至梁州都可以算是丢在她手里的。虽然比起君无欢一月扫荡数州仿佛不算耀眼,但当真细算下来却还是让人忍不住惊叹。

    百里轻鸿微微眯眼,“楚卿衣?”

    大帐里有片刻地沉默。

    “启禀将军,探子回报!”打仗外,有人沉声道。

    “进来。”百里轻鸿道,一个士兵匆匆进来,手中捧着一块令牌,拱手道:“启禀将军,刚刚收到前方斥候回报。神佑军与今晨秘密潜入。”

    百里轻鸿冷声道:“既然是今晨,为何现在才报?”

    那士兵低下了头,“斥候失职,请将军责罚。今晨天亮之后才发现天启军中有神佑军出没。”虽然立刻就快马回报了,却已经来不及了。几乎没过多久,双方就打起来了。

    百里轻鸿挥退了禀告的士兵,扫了众人一眼淡淡道:“听清楚了,神佑公主又回来了。各位之中,可有与神佑公主交过手的人?”一时间,貊族将领的神色有些难看,南军将领脸上却多了几分幸灾乐祸。这些将领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当初从宁州和梁州撤出来的,自然是跟神佑公主交过手的,而且结果还不怎么好看。

    大帐中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百里轻鸿仿佛并没有感觉到这些,只是看着众人淡淡道:“记得之前的教训,都去好好准备吧。我也想看看神佑公主到底有什么本事连沈王殿下也栽在了她手里。”

    “是,末将领命!”众人沉声道,只是其中又多了几分肃杀之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