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策长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07、狠劲!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众人从大帐中出来,就遇到了迎面而来的拓跋明珠。无论是南军将士还是貊族将领都纷纷躬身见礼,虽然谁都不怎么待见这位公主殿下,但拓跋明珠的身份在那里,大庭广众下也容不得他们无礼。

    “见过公主!”众人齐声道。拓跋明珠扫了众人一眼,微微勾唇一笑,挥手道:“不必多礼,驸马可在帐中。”众人又是一愣,这位公主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好过?一个貊族将领回过神来,连忙应道:“回公主,驸马正在帐中。”拓跋明珠点点头,“本宫有事找驸马,你们先去忙吧。”说罢便举步走进了大帐之中。身后双方的将领都面面相觑,昭国公主这莫不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不成?

    百里轻鸿看到拓跋明珠进来微微皱了下眉问道:“你怎么来了?”拓跋明珠笑道:“怎么了?驸马不欢迎本宫?”百里轻鸿难得与她绕圈子,直截了当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回上京?”

    拓跋明珠突然轻笑一声道:“我不回去,我要陪着驸马打仗。”见百里轻鸿皱眉,拓跋明珠道:“怎么?神佑公主可以上战场,本宫难道就不行?”百里轻鸿冷笑了一声,毫不留情地打量了拓跋明珠一眼道:“你?你拿自己跟神佑公主比?你觉得你配么?”若是几年前,听到百里轻鸿说这种话拓跋明珠只怕当场就要疯了。但是现在她却显得十分淡定,仿佛百里轻鸿这些话不是在蔑视她一般。

    拓跋明珠微笑道:“我虽然不如神佑公主,但毕竟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别的做不了,跟着驸马上个战场还是可以的。驸马不愿意让我跟着,莫不是要背着我们貊族人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百里轻鸿眼神微沉,定定地望着拓跋明珠,“你什么意思?”

    拓跋明珠不知从哪儿抽出了一块令牌在手中把玩着,一边对百里轻鸿笑道:“驸马你看这是什么意思?”百里轻鸿眯眼,拓跋明珠手里的是监军的令牌。貊族军中原本是不舍监军的,但是貊族人早先对天启降将并不放心,所以每一个天启降将在上战场的时候身边都设有监军一职。用以节制天启将领在临战的时候的行动,一旦有反心监军可以直接将人就地正法。但是那是寻常将领,到了百里轻鸿如今这个位置和权势,拓跋罗还玩这一出就难免让人觉得恶心了。

    拓跋明珠仿佛没看见百里轻鸿的眼神,笑吟吟地道:“驸马有意见?”

    百里轻鸿起身,一步一步走向拓跋明珠。拓跋明珠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却并没有后退。而是坚定地迎上了百里轻鸿的视线不闪不避。百里轻鸿自然发现了拓跋明珠的变化,战力在她跟前居高临下地望着拓跋明珠,“拓跋明珠,你想干什么?”拓跋明珠眨了眨眼睛,轻声道:“我舍不得与驸马分离太久,自然是想要陪在驸马身边啊。我求了摄政王好久,他才答应呢。驸马不高兴么?”

    “很好。”百里轻鸿冷声道,目光幽冷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公主如此惦记我,我自然是高兴得很。”拓跋明珠微笑,“驸马高兴就好。”明明是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福气,互相望着对方的时候面前却仿佛隔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只是眼前的两个人谁也没有兴趣去弥合那到深渊了,总有一天他们会一起坠入深渊从此再也无法分离。拓跋明珠在心里暗想着。

    北晋大军上下都做好了准备想要痛击神佑公主,然后之后两天的交战神佑公主却始终没有出现过。但是两军交战的时候有能够明显地让人感觉到现在指挥大军的人确实已经换了。如果不是神佑公主,现在天启军中还有谁能与百里轻鸿相抗?难道是冯铮不成?冯铮武功绝顶所有人都是知道的,但是却没怎么听说过这位将军也同样用兵如神啊。

    一时间,北晋大军上下都隐隐有些焦虑起来了。

    直到另一则消息传来,神佑公主率领二十万大军背上奔袭与青州交接的燕州汝城。一时间全军上下一片哗然,燕州与上京所在的金州中间也只有一州之隔。如果神佑公主行军的速度也能与君无欢匹敌的那么,那么说不定一个月内打到上京都不成问题。前提是,没有人阻止她而天启人有确实战力十足的话。

    虽然所有人都明白神佑公主不可能有沧云城主那样所向披靡的速度,而现在的天启兵马多半也尚未恢复元气不太可能如之前那样骁勇彪悍。但是听到这样的消息所有人心中也还是不由得一震。

    “如果神佑公主北上了?那现在天启军中的人是谁?总不会是君无欢吧?”一个南军将领有些不信地问道。

    “是秦殊。”一个声音从帐外传来,拓跋兴业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他高大挺拔的身影一出现在大帐中,整个大帐都仿佛显得拥挤了起来。原本还在与貊族将领争锋相对的南军将领也纷纷偃旗息鼓。百里轻鸿闻言微微蹙眉,“秦殊?西秦摄政王?大将军确定?”拓跋兴业淡然道:“我亲眼所言。”第一天百里轻鸿说可能是神佑公主领兵拓跋兴业就觉得不对,但是天启人显然是对这个调兵遣将的人保护的十分周全,即便是拓跋兴业想要在不惊动任何天启人的情况下查到消息,也花费了不少功夫。

    “西秦摄政王怎么会在青州?难道天启人和西秦人结盟了?”一个貊族将领有些担心地问道。拓跋兴业淡然道:“天启和西秦结盟,是早晚的事情。端看现在…朝廷打算如何处置罢了。”

    百里轻鸿望向拓跋兴业道:“大将军,眼下的形势不知大将军打算如何处置?”

    拓跋兴业看了他一眼,道:“如今百里驸马才是军中主帅。”

    百里轻鸿沉吟了片刻,道:“既然如此…有劳大将军领兵背上驰援汝城,不知大将军以为如何?”拓跋兴业并没有拒绝,“就按百里驸马说得办便是。”他答应的如此爽快,百里轻鸿一时间倒是有些迟疑了。拓跋兴业能成为北晋第一名将绝不会是莽夫,他也不相信他看不出来让他驰援汝城的用意。但是拓跋兴业却没有丝毫为难的模样,是他当真丝毫不困扰于跟楚卿衣的师徒之情,还是他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但是无论如此,已经说出口的请求百里轻鸿也不可能收回。更何况,就算拓跋兴业真的有什么打算,他也不打算改变这个决定。拓跋兴业早晚必须要跟楚凌对上的,这大约就是宿命。

    百里轻鸿点了点头,“如此,就辛苦大将军了。来人!传我军令,点齐十万兵马随大将军北上。”

    “是,将军!”一边的几个貊族将领立刻起身应道,倒是难得的心悦诚服。比起留在军中任由百里轻鸿调遣,跟着拓跋兴业自然是他们求也求不来得好事。虽然大将军不肯重新接掌兵权,但是现在看来,大将军也并没有真的打算抛弃他们抛弃貊族啊。

    貊族骑兵行动力极强,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拓跋兴业就已经带着兵马出发了。百里轻鸿亲自到辕门外送大军背上,望着走在大军最前头的拓跋兴业突然轻笑了一声。跟在他身边的黑衣男子不由侧目,低声问道:“公子可是有什么喜事?”

    百里轻鸿淡淡道:“对北晋来说,大约算不得喜事。”

    黑衣男子顿悟,回头望了一眼道路的尽头。只有源源不断的貊族兵马,却已经看不到拓跋兴业的身影了,“公子说的是,拓跋兴业?”

    百里轻鸿问道:“你说…拓跋大将军和神佑公主这对师徒,如果只能活下来一个,最后活下来的会是谁?”黑衣男子想了想道:“应当是拓跋大将军吧?毕竟大将军武功绝顶,堪称天下第一人。神佑公主纵然厉害……”比起拓跋兴业却还要差得远。

    百里轻鸿微微摇头道:“我却觉得应该是楚卿衣。”

    “请恕属下不解。”黑衣男子道。

    百里轻鸿道:“轮武功,自然是拓跋兴业取胜。但是若论狠劲,拓跋兴业只怕还要比他这个徒弟差着一些。”黑衣男子微微皱眉,有些不赞同,“拓跋兴业半身纵横沙场,哪里是神佑公主能比的?”若是心软,拓跋兴业也没有如今的名声。要知道,赫赫战功从来都是用人命和血肉堆积起来的。

    百里轻鸿摇摇头道:“战场上的狠辣与别的不同。大将军在战场上不会对人容情,但是在别处却未必。这位神佑公主…真到了需要的时候,只怕无论对谁她都下得了手。”黑衣男子依然有些不以为然,却也不再反驳百里轻鸿的话,只是道:“公子说的是。”

    百里轻鸿转身往大营里走去,一边走一边低声喃喃道:“想要对付拓跋兴业,君无欢病重单只是一个神佑公主只怕还不够。恐怕…还得助他一笔之力才行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