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策长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10、请!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黎澹和段云从摄政王出来,黎澹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摄政王府微微蹙眉道“拓跋罗竟然如此轻易就答应了我们的条件?该不会是……”段云笑道“小黎公子不用担心,拓跋罗之所以如此爽快,不是因为他自己的不想打罢了。”这两年虽然两边交战的时间其实不算长,但是那一次交手双方不是死伤无数?比起人多地广的天启,事实上貊族人更加难以久撑。如今又有着百里轻鸿这个内患,拓跋罗此举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黎澹微微挑眉,“这么说,他答应与我们打赌,不过是故意虚张声势了?”段云笑道“那倒也不是,如果拓跋大将军能够除掉公主和驸马,那他自然也就不用向天启低头了,何乐而不为?”拓跋兴业不过是拓跋罗的一个赌注罢了,如果能赌赢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输了也没关系,他还有别的筹码跟天启谈。如此而已。

    黎澹微微皱眉,“拓跋兴业怕死要失望了。”拓跋罗这样的态度,本身就已经决定了北晋朝廷对天启的态度。即便是拓跋兴业击败了公主和驸马,只要天启还有人能支撑住局势,拓跋罗早晚还是要退让地。听闻拓跋兴业迟迟不愿重新执掌兵权,或许正是因为他早就已经看明白了这一点。貊族将士如何姑且不论,貊族皇室找已经没有了当年纵马中原所向披靡的豪情壮志。

    段云轻叹了口气道“拓跋兴业不失望,公主和驸马只怕就要失望了。”若不是君无欢的身体实在是难以支撑,段云其实不希望现在就停战。一鼓作气打下去,一定是貊族人比他们跟先撑不住。

    黎澹倒是跟赞同楚凌和君无欢的意见,“不仅是貊族人撑不住,再打下去我们也要撑不住了。”沧云军精锐除了在西北的几乎折损了七成,最早跟着公主背上的天启禁军和神佑军和靖北军也折损过半。如今天启军中几乎都是今年才刚刚北上甚至没有打过几场仗的人。这些人纵然是老兵,但没有上过战场就什么都不算。

    当然,跟他们比起来,貊族人的伤亡更重。如今貊族战场上除了原本拱卫上京的几个地方驻军意外,几乎全部都是年轻的新兵。而且貊族病源极度缺乏,像天气那样少一个补一个几乎是不可能的。若非如此,骄傲的貊族人也不可能接受混血的加入。更不可能会提高南军的地位。

    段云道“早一日攻下上京,北方的百姓就早一日解脱。”黎澹却蹙眉道“段公子,那些将士也是天启的子民。让他们疲于征战,只会枉死。”段云淡然一笑,道“小黎公子说得对。”黎澹却从他眼中看到了几分不以为然。这并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只是观念和立场不同而已。段云这些年一直都在北方,看到的是北地百姓被蹂躏的惨状,所以对他来说收复北方,解救那些百姓更重要。至于需要牺牲多少天启将士,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既然当了兵,领了朝廷的军饷俸禄,自然也不能算白死了。

    而在黎澹眼中,无论是北地的百姓还是天启的将士都一样是天启子民,北地的百姓过的很痛苦,却不是让那些本可以不死的将士在战场上枉死的理由。

    两人既然谁都说服不了谁,自然也就不用说了。反正双方都是为了天启好,而且段云只是心中这么认为,也并没有一意孤行非要让人按照他的意见去做,自然也没有什么可指摘的了。

    段云和黎澹去见拓跋罗虽然是隐秘行事地,却并没有瞒过同样的上京的素和明光兄妹。素和金莲急匆匆地踏入院子,素和明光正在练刀。

    “哥,你听到了吗?”素和金莲急匆匆地道。素和明光收刀,微微扬眉道“什么?”素和金莲跺脚道“段云和那个叫黎澹的小子去见了拓跋罗。”素和明光笑道“这有什么好着急的?段云到上京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才去见拓跋罗已经算是有耐心了。”素和金莲问道“你难道不好奇他们说了什么吗?”

    素和明光问道“你知道他们说什么?”素和金莲遗憾地摇头道“不知道。”摄政王府的书房如果都能让人随便探听,那拓跋罗这个摄政王也可以不用做了。

    素和明光道“那你急什么?阿伊,中原不是我们的家。”素和金莲有些郁闷,没好气地道“既然这样,我们一直留在上京做什么?”刚到上京的时候还觉得有些稀罕,但是时间久了素和金莲却觉得很是无聊了。貊族女子早就已经没有了塞外女子的野性和自在,连想要跑个马射个箭找人打个架都不方便。”

    “你说呢?”素和明光懒洋洋地问道。

    素和金莲耸耸肩,“不就是勒叶部么?其实若是不来中原的话,我们自己也能干掉他们。”

    素和明光扫了她一眼,“干掉他们我们素和部要死多少儿郎?还有西边的贺兰部……”素和金莲有些不满地盯着他,“你明明是我们素和部的儿郎,怎么会跟中原人一样的狡猾。”素和明光瞥了她一眼,觉得自己狡猾的素和金莲又能单纯到哪里去?

    “行了,别想那么多。让人准备一下…等北晋一乱起来…我们就出关。”

    素和金莲微微眯眼笑道“等到勒叶部那些蠢货把赌注都压在百里轻鸿身上了,还以为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小鬼当了皇帝自己就也能在塞外抖起来了。嘻嘻,等他们无法脱身的时候,咱们到时候一举灭掉勒叶部,就连贺兰部也……”贺兰真如今是北晋摄政王妃,贺兰部多少也要帮着拓跋罗一些,难免要将注意力花费在中原。反倒是身在中原的素和兄妹俩,才是真正独善其身的人,这正是上天赐予他们素和部雄霸草原的机会。

    素和金莲轻叹了口气道“我倒是希望阿凌能赢呢,早就看百里轻鸿不顺眼了。”

    素和明光沉默不语,不知再想些什么。素和金莲推了他一把,“想什么呢?”

    素和明光悠然道“想…君无欢什么时候才会死。”

    素和金莲惊叹,“你还在惦记着神佑公主呢?”素和明光斜了妹妹一眼,“那你还惦记着南宫御月做什么?”素和金莲差点跳起来了,“谁惦记他了?我只盼着这辈子都别再见到他了。”素和明光点头道“那是,你捅了他一刀。再见到他你的小命还在不在都不好说。”

    想起这件事,素和金莲也十分郁闷。捅了南宫御月一刀树了这么大一个敌人,还没占到什么便宜。最后思索再三只得长叹一声,“百里轻鸿害我!”

    上京的这些人心变化远在青州和燕州的楚凌等人自然不会知道。楚凌领兵驻守汝城,倒也没有让貊族援军占到什么便宜。只是难免担心被拓跋兴业困住的君无欢。另一边君无欢的情形反倒是没有楚凌的人所想的那么糟糕,虽然他被拓跋兴业困住了,但是同样的拓跋兴业的兵马也攻不进去。君无欢暂时不缺粮草,拓跋兴业不到十万兵马又要提防可能从青州而来的援军,又要地方百里轻鸿,也分不出来多少兵力对付君无欢了,于是双方倒是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不过,拓跋兴业的兵马暂时对付不了天启兵马,却不代表拓跋兴业也奈何不了君无欢。

    大军攻不进君无欢暂时驻扎的地方,但是拓跋兴业单枪匹马潜入军中却不是什么难事。到了拓跋兴业这个境界的高手,说是能做到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还真不算是夸张。

    是以,君无欢在自己的大帐中见到拓跋兴业,也并没有觉得惊讶。

    “拓跋大将军,别来无恙。”君无欢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跟前的人,淡定地拱手笑道。

    拓跋兴业打量着君无欢半晌,方才淡淡道“沧云城主当真是天纵奇才,老夫佩服。”当年在上京拓跋兴业也是几次见过君无欢的,却也从来没有想过君无欢竟然会是名震天下的沧云城主。君无欢道“大将军谬赞了,大将军才是真正的盖世名将。”

    拓跋兴业直奔正题,“长离公子可知,老夫此来为何?”

    君无欢笑道“自然是为了,杀我。”拓跋兴业不会杀楚凌,可不代表他就不会杀君无欢。不过……“大将军会用这种方式来杀君某,确实是在下始料未及的。应当是…大将军刚刚收到了什么消息,才让你不得不出此下策的吧?”

    拓跋兴业道“若是你死了,天启和北晋至少可以相安无事十年。”拓跋兴业知道自己的徒弟很厉害,但君无欢才是她最强大的助力。一旦君无欢死了,即便是楚凌能够稳住局势,至少十年之内未必还有能力攻打北晋了。至于十年之后如何,那就不是他管得了的了。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大将军太高看君某了。”

    拓跋兴业摇头,“不,天下男子皆有傲气,唯独长离公子肯让自己隐于妻子身后。这份气度和心境,老夫也当甘拜下风。”两个能力太强,太骄傲的人在一起是很难和平共处的。君无欢能处处以神佑公主为先,这份气度和胸襟确实不是寻常男子可以做到的。寻常男子纵然再出类拔萃,有这样一个妻子只怕早就觉得颜面无光难以忍受了。

    君无欢笑意温柔,“阿凌总是太过好强,我能替她做的事情也不多,就连时时刻刻在她身边保护她也做不到。这一点…又算得了什么?”

    拓跋兴业点了点头道“她确实没看错人。只可惜,老夫却不能成全她了。”

    君无欢点了点头,“大将军请。”

    拓跋兴业淡然道“沧云城主,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