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策长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以血狐之名!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晋,大业二十五年

    上京浣衣院

    阴暗潮湿的房间里,一个头蓬垢面的瘦弱孩子躺在地上,额角不知被什么东西砸破了,鲜血从伤口处流下来滴落在身下的干草上。旁边不远处,两个粗犷高大的男子正围着一个女子上下其手。那女子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瘦弱憔悴的脸上满是木然,眼中充满了绝望。晶莹的泪珠不停地从眼角划落倒地上。

    男人看了她这副模样不由更加兴奋起来,“哈哈,瞧瞧…这可是天启皇帝的长公主呢。”

    另一个男人笑道:“什么长公主?不过是咱们四王子不要的女人罢了。”

    “说得也是,这浣衣院里的女人,哪个不是什么公主娘娘的,还不是给咱们玩儿的么?”

    两个男人不过是这浣衣院外的守卫罢了。只是这浣衣院里的女人,在北晋却不能称之为人。北晋人更不在乎什么贞洁,时不时便有守卫进来对这些可怜的女人行非礼之事也没人管束。可怜这些女人,原本都是身份尊贵的贵女。一朝沦落,自尽殉节的也不在少数。但是总是有人要挣扎着活下来的。

    女子突然睁大了眼睛,定定地望着两个男人身后,然后剧烈地摇起头来。但是此举却逗得两个男人更加放肆的大笑。他们并不担心声音传到外面被人听到,这浣衣院的人,即便是听见了,也没有人会管的。

    不要!不要!

    女子摇着头,眼神充满了惊恐和哀求。眼光却穿过了两个男人的肩头落到了他们身后。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衣衫破烂,蓬头垢面的孩子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额角的伤口还在慢慢地往外渗血,那双眼眸却凌厉冰冷的不像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她的手中,还握着一支木簪,方才她已经将手举了起来,直到看清了女子眼底极致的惊恐和悲哀,才犹豫了一下慢慢地放下。

    地上的两个男人已经尽兴,一脸餍足的站起身来。回头看到眼前的孩子不由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笑道:“说起来,听说这个小鬼也是个公主呢。”说着,便朝着那孩子走了过去。地上的女子不顾自己身上的狼狈,立刻扑到了孩子跟前将她挡在身后,哭泣道:“不要!求求你们!她还是个孩子!你们找我吧,找我吧。”

    另一个男人有些嫌弃地看了看那孩子肮脏的模样,道:“还是算了吧,这小鬼听说是天启皇帝的小女儿,以后王子们肯定会来要走的。看起来还没有三两肉,随便找个女人也比她强些。”

    先开口的男人想想也就作罢了,这小鬼看着又矮又丑,还脏兮兮的,当真是没有什么趣味。即便北晋女人长得再粗犷至少看起来也是个女人,比她有女人味多了。

    两人说说笑笑的整理好衣服,转身出门去了。谁都没有看到那孩子背在身后的手以及她手中的簪子。还有那孩子低垂的眼眸中一闪而过的凌厉杀意。

    两个男人一出去,那女子立刻就软到在地上了。孩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蹲下身将她扶了起来,问道:“你…没事吧?”

    女子不停地流着泪,紧紧地抓着孩子的手哭泣道:“卿儿,该怎么办?你要怎么办?姐姐太累了,实在是不想活了,但是…但是你要怎么办啊。你这辈子怎么办啊?姐姐照顾不了你几天了。”

    孩子抿了抿唇道:“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女子连连摇头,“可怜的卿儿,你为什么要生下来?我还过了几天好日子,你却从小就在这浣衣院长大,以后…以后…姐姐真希望你永远也不要长大。但是,姐姐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当初母妃想要杀了你,我舍不得。却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你好还是害了你啊。”

    “姐…姐…”那孩子动了动唇角,握住她的手道:“我们会出去的。”

    女子绝望地摇了摇头,道:“出去了又能去哪儿?卿儿,姐姐累了…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你从小在这里长大,应该知道我们这些人的命运。若是实在活不下去…就罢了吧。祖母死了,母妃也死了,十六堂妹昨天也去了,我们…还活着做什么?”

    一缕鲜血从她唇边溢出,女子的脸色渐渐灰败起来。

    孩子一惊,“姐姐?!你怎么了?”

    女子眼神怜爱地望着她,抬手轻抚着她沾满了灰尘的小脸,脸上带着几分解脱的笑意,“算了…我的卿儿,一定是世上最漂亮的姑娘了。可惜啊,以后看不到了。”

    “你振作一点,我们一点会逃出去的!”孩子紧紧握住她的手腕,心中却是一沉。

    女子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光芒,“好啊,一定会逃出去的。卿儿,逃出去吧。”

    “姐姐…”孩子突然红了眼睛,有些忧伤地望着怀里渐渐失去了生气的女子。

    女子握住她手,颤颤巍巍地掏出了两块玉佩,道:“拿着…若是有一天,你能够回到天启。替我告诉父皇…灵犀,想、回家……”瘦弱的手慢慢的垂了下来,女子渐渐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慢慢从眼角划落……

    孩子伸手紧紧抓住了从女子手中划落的玉佩。上好的绝不该出现在这样阴暗破败的地方的羊脂白玉,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保存下来的。两块一模一样的白玉上雕刻着鸾鸟图案,只是背面一个刻着灵犀二字,旁边还刻着:赐长女拂衣。另一块上面却还空着,只在下方刻着赐小女卿衣。

    望着已经死去的女子良久,轻轻抚摸着她美丽的面容,替她整理好了衣服。然后才收起了两块白玉起身走了出去。

    院子里,一群衣衫破旧的女人正神色木然地做着沉重的工作。这些女子都是身形消瘦,容貌秀眉。只是长期的劳作让她们早早的失去的女子的鲜活美丽,只能从轮廓间隐隐看出几分昔日的风采。看到从里面出来的孩子,有人眼中不由得露出了几分凄楚和悲哀,她们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更多的却只剩下麻木和茫然。

    几个长相明显不一样的粗壮女人在一边站着监视。看到她出来立刻看了过来,孩子冷冷道:“我姐姐死了。”

    其中一个女人一愣,很快又不在意地挥挥手道:“死了就死了,找个人抬出去埋了就是。这院子里,哪天不死人?”

    孩子目光森然地扫过说话的女人,往外走去。不一会儿,就有两个守卫进来将已经死去的女子抬了出去。孩子立刻跟了过去,监工的女人见状立刻叫道:“你干什么去!”

    “我要看着姐姐下葬。”孩子目光爱着几分执拗和坚定。

    女人嗤笑一声,嘲讽地道,“下葬?不过是扔到外头去喂野狼罢了。卑贱的南人还配什么下葬?”

    孩子固执地盯着她,女人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不耐烦地挥手道:“去吧去吧,横竖也是个干不了多少活儿的。”

    孩子这才慢慢移开了目光,转身跟上了抬着尸体的人。

    两个守卫并没有在意身后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熟门熟路的将尸体裹在破席子里往外走去。穿过了长长的走廊,走过偏僻荒废的院子,出了大门便是外面了。此时天色微暗,大门外面不远处有一个天坑,从浣衣院抬出来的尸体都是直接往里面一扔就是了。

    等到两人将尸体扔进去,便拍拍手想要回头,不想身后一股大力推过来,其中一人一个不稳立刻滚落了下去,另一个人大惊,转身“你…”

    一根尖锐的东西划破了他的喉咙,他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望着眼前脏兮兮的孩子,第一次看清楚了那孩子阴冷而锐利的眼睛。

    两个守卫站在天坑边上,那孩子站着的地方却比他们高了一尺左右,正好让那矮小的孩子稳稳地将簪子送进了她的喉咙。那毫不犹豫刺出去却没有一丝颤抖的小手,那森然冷漠的眼神,绝不是一个第一次杀人的孩子能有的。

    “你…”

    孩子开口,“我叫楚凌,到了黄泉底下别忘了。”

    男人轰然往后倒去,落到了躺着许多尸体的坑底。

    之前落下去的男人还没爬起来就被一具尸体当头砸下来,立刻又跌倒了下去。等到他再坐起身来的时候,就看到上面那个脏兮兮的小孩子正举着一块石头冷眼看着他。

    “不…不要…”男人惊恐地看着上面那脏兮兮的孩子。

    孩子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手中的石头毫不犹豫地朝着男人的脑门上砸了过去。她虽然看着只有十二三岁,甚至更小,但是准头却十分惊人。隔着三四丈的距离,石头稳稳地落在了男子的头上,顿时鲜血四溅。

    片刻间连杀两人,孩子脸上却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气息有些微乱,这个身体太差了。

    她定定地望着坑底女子的尸体半晌,低声道:“楚…拂衣,姐姐。我现在无法带你离开,但是…我以血狐之名立誓,总有一天,会回来带你离开的。”

    说罢,那孩子转身飞快地朝着远处奔去。幽暗的暮色让她几乎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奔出了两里地之后,她身手利落地一头扎进了跟前潺潺的河水中。

    ------题外话------

    啦啦啦~亲爱的们,又一个新的故事开始了,凤策长安,血狐女神乱世争霸~爱你们的轻轻求收藏求支持~mua~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