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95章 气愤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因为心中的疑问,流年也不由得问出了口。

    一问出口,流年便愣住了,她怎么就问出口了呢?

    就连言亦也一时之间愣住了,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流年的问题。

    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她,是因为看呆了,所以才会那样的看她,是因为舍不得移开目光,所以才那样看她,是因为太过于喜欢,所以才会那样看她吗?

    虽然是这样想着,但是言亦知道,是绝对不能这样老老实实的回答流年的这个问题的。

    虽然他真的很想要,这样直接诚实的回答流年的问题,但是言亦知道,这只能是想想而已了。

    他不想给流年带来任何的困扰,真的不想。

    而且现在流年的困扰已经很多了,他不想连自己也成为流年的一个困扰。

    在任何的时候,他都不想成为流年的困扰。

    流年只要快快乐乐,幸幸福福就好。

    只要流年快乐,只要流年幸福,要他做什么都可以,所以就只是这一个区区的隐藏自己的感情,又有什么难的呢?

    想到这里,言亦倏地笑了。

    随即便说道,“没有啊,就是看到你的脸上沾了脏东西,所以我在想,要不要告诉你呢。”

    像是在配合着自己的话似的,言亦再次朝着流年的脸上看去,这一次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随即便揶揄的笑了笑。

    “真的吗?脏东西在哪里,哎呀,言亦,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居然还在那里犹豫。”

    流年气恼的看着言亦,随即便伸出自己的一只手,就在自己的脸颊上一顿乱擦。

    那模样看在言亦的眼里,却显得十分的耀眼,耀眼到,让他再次难以移开双眼。

    “怎么样?怎么样?还有吗?还有吗?”

    只顾着在脸上擦来擦去的流年,怎么会注意到言亦的眼神,随即便急忙问道。

    听到流年的声音,言亦,这才慌忙回过神,双眸略显慌乱的从流年的脸上移开了。

    “言亦,你怎么了?帮我看看,我的脸上到底还有没有脏东西啊?”

    看着言亦低下了头,流年便急忙拽了拽言亦的衣袖,随即便问道。

    “哦,没有,在这......”

    言亦抬头,正要准备伸手,抚上流年的脸颊的时候,却突然顿住了。

    算了,还是不要了吧,他怕自己的手,在抚上流年的脸颊的时候,会舍不得移开。

    “在你左边嘴角的下边。”

    这样想着,言亦便缓缓地放下了自己的手,眼底划过一丝的失落和不舍。

    听到言亦的话,流年急忙抬手,朝着言亦所说的那个地方擦去。

    “那现在呢?弄下去了吗?”

    再次看向流年的脸,随即言亦点了点头,“好了,已经没有了。”

    这本身就是一个谎言所以说到这里也就可以了。

    听到言亦这样说,流年这才放下了心,想到自己刚刚顶着脸上的脏东西,走了一路,流年便觉得懊恼不已。

    “言亦,下次再看到我脸上的脏东西,一定要及时的告诉我哦。”

    可不能像今天这样了,再说了,她也是一个很爱美的人啊。

    听到流年的话,言亦笑着点了点头,“好,知道了,今天是我的失误,下次看到了,我一定在第一时间提醒你。”

    此刻流年气鼓鼓的模样,在言亦看来真的是可爱无比。

    嘴角也忍不住上扬,看着流年的眼底,更是多了些柔情和宠溺。

    此刻两人之间的气氛很是融洽,也多了些温馨。

    可是这样的气氛没有持续几秒钟的时间,便被一个嘲讽的声音打断了。

    “哎吆,我说这是在干嘛呢?大白天的,玩什么对视啊?”

    一听到这个声音,言亦脸上的笑容也倏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阴沉。

    而流年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因为她从对方的语气里听到了嘲讽的意思。

    可是即使这样,言亦也没有回头去看那个刚刚说话的人,而流年也是如此,没有给刚刚说话的人,任何一个眼神。

    “怎么了?这是舍不得移开目光了吗?”

    说话的人,声音更加的尖锐了,而且不难听出,此刻说话的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里是夹带着怒气的。

    “流年,我们走吧,不要在这里呆下去了。”

    没有理会那人的话,随即言亦便对着流年说道,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话落,就要拉着流年一起离开。

    “你们给我站住!”

    如果刚刚是强忍着怒气的话,那么此刻,就是怒火彻底的爆发了。

    可是尽管这样,言亦和流年却还是没有去搭理的任何意思。

    对于他的话,也是充耳不闻的。

    正因为如此,那人便更加的生气了,不由分说的直接跑到了流年和言亦的前面,直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们站住,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吗?”

    一开口,怒火便更甚了。

    “羽羡,不要故意找茬。”

    看着面前怒气冲冲的羽羡,言亦冷冷的说道。

    “我找茬,我到底是哪里找茬了,我只是想出来走一走,却不想让我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你们在这里幽会,而且还是大白天的。”

    她真的只是想要出来走一走的,透透气的,想要将今天的所有的坏情绪都梳理一遍的。

    可是结果呢?她看到了什么,她到底都看到了什么?

    她本来都不想发火的,因为今天她已经无数次惹言亦生气了,她真的不想再惹言亦生气了。

    可是到最后,却不得不发火,这一切都是流年,这个贱女人逼得。

    如果不是她,她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发火。

    一定是这个贱女人事先就已经知道了,她要来这里了,所以才会在这里故意等着她。

    然后在她的面前,故意的使用肮脏的手段,勾引言亦。

    而言亦,到这个时候了,还是没有看清楚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只要想到这些,羽羡便愈发的生气了。

    “羽羡,把你的嘴巴放干净一点!”

    从羽羡的口里听到幽会二字,让言亦的表情倏地变冷了。

    “怎么?你们敢这样做,还怕被别人这样说吗?”

    此刻羽羡的双眸,充满恨意的看着流年。

    看到羽羡被恨意烧灼的眼神,言亦倏地上前一步,挡住了羽羡的目光。

    “羽羡,麻烦你不要每次都没事找事,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还有我和流年之间是清清白白的,你不要在这里乱说一通。”

    言亦原本是不想理会羽羡所说的话的,但是当从羽羡的口里听到,关于污蔑流年的话的时候,言亦却还是忍不住反驳了。

    听到言亦的反驳,羽羡更加的恼怒了。

    看到了吗,这就是言亦,这就是她才说了流年不到两句的时候,言亦的表现。

    言亦就是这样不顾一切的护着流年,言亦越是这样护着流年,羽羡就越生气。

    此刻的羽羡真的有想要毁灭一切的冲动,甚至亲自跑上前去毁灭流年。

    怎么痛苦,就怎样毁灭流年。

    这所有的想法都是因为流年这样的被言亦保护着,爱护着,她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居然能够被流年这样轻而易举的得到,这让她怎么能够不生气呢?

    又怎么能够不去恨流年呢?

    每次看到言亦对待流年那副温柔宠溺呵护的样子,她真的想要恨不得扑上去,撕烂流年的嘴。

    就像是此刻一样。

    “言亦,你怎么能够这样,你这样一直拼命的维护流年真的好吗?流年可是司少的妻子,流年是司少的女人,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这句话,几乎是羽羡怒吼出声的,她看着言亦,又看看流年。

    如果他们够聪明的话,就知道,这句话,不仅仅是对言亦说的,更加是对流年说的。

    已经拥有了让全天下女人都羡艳的老公,这个贱女人不仅不知道满足,还去到处勾引其他的男人。

    更重要的是,这个其他的男人,还是司少最好的朋友言亦。

    不仅如此,这个叫做流年的贱女人,居然还敢去勾引司少的弟弟,连城翊遥。

    这一切的一切,居然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那些被流年勾引的男人们,看不出来流年的意图也就罢了。

    她羽羡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呢?

    不,也许那些被流年所勾引的男人能够看的出来,流年的手段,只是没有揭穿而已。

    也许根本就是不想揭穿而已,会不会就是这样的呢?

    羽羡只要一想到会是这样的可能,自己的内心便是抑制不住的颤抖。

    不,绝对不是这样的,其他的男人她管不着,管他们是不是明知流年是在勾引他们,而不拆穿,还是不知道。

    但是言亦不一样,她知道言亦喜欢流年,但是如果他真的能够看得出来流年在勾引他的时候,而不拒绝的话。

    那么言亦就实在是太可恶了,对,言亦一定没有看出来,所以才一直在努力的帮衬着这个女人。

    觉得应该是自己想的这样,羽羡的心里才稍微的好受了一点。

    也对,从来没有怎么接触过女人的言亦,怎么可能会这样轻易的识破,流年这个女人现如今所用的手段呢。

    “我说了,羽羡,嘴巴是用来说话和吃东西的,绝对不是你用来在这里当做屁股,喷粪使用的。”

    羽羡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一直挑战他的底线,他的容忍力是非常有限度的。

    所以他真的不介意这样,直接开口说脏话。

    果然,听到言亦说出这样的话,羽羡当即愣住了,那样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那样绅士优雅的男人,现在在做什么?

    他刚刚是在说脏话吗?是吗?是她听错了吗?是她的耳朵出现幻听了吗?

    是吗?对,一定是她听错了,一定是她出现幻听了,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会从言亦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呢?

    就连流年也被惊讶到了,她这也是第一次听言亦说这样的话。

    但是只是惊讶了几秒钟的时间,流年便反应了过来。

    其实对于言亦这样的反应,也用不着太过于惊讶,言亦一定是听够了羽羡这样的污蔑。

    对她和言亦的污蔑,这样的话,谁听了不会生气呢?

    就连她刚刚也是特别的生气,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言亦已经先她一步开口了。

    对于言亦的话,虽然难听,但是流年觉得言亦说的很有道理。

    羽羡真的是很过分,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说。

    “言亦,你刚刚说什么?”

    很显然,羽羡还没有从言亦刚刚的骂人的话语中反应过来。

    因为在她的认识里,不对,是在她对言亦的认识里,言亦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所以,这样的话从言亦的口里说出来,羽羡是绝对不会去选择相信的。

    听到羽羡的话,言亦却是一眼都没有看羽羡,此刻的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再次面对她的耐心。

    “流年,我们走吧,你不是说你还有事情吗?正好我也有些事情。”

    看来,此刻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了,而且他和流年,现在不仅要离开,还要彼此分开。

    不然的话,要是再次被羽羡看到的话,指不定又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他真的不想和羽羡多说一句话了。

    再多说一句话,都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却不想听到他这句话的羽羡,更加的恼火了。

    在流年和言亦抬脚离开之前,羽羡再次上前一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们这是又去哪里?你们又要背着我,背着大家去哪里?”

    难道是嫌她在这里破坏了他们的好事吗?难道是要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在继续他们之间那些肮脏的事情吗?

    这一切一定又是流年的意思,流年一定又和言亦偷图的说了什么话,所以言亦这才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

    她虽然没有看到流年到底对着言亦说了什么,但正是因为这样,才最可疑不是吗?

    所以,她才会判定,流年一定是用了什么暗号告诉言亦,然后让言亦这样说的。

    没错,就是这样,越想,羽羡越觉得这样的可能性越高。

    所以,此刻的羽羡看着流年的目光,却是更加的咬牙切齿了。

    面对羽羡此时此刻的咬牙切齿,流年却不由得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