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96章 贴心吧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啊......”

    流年尖叫一声,本能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走在后面的连城翊遥和凌清也吓着了,来不及思考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两人便急忙伸出手就要去拉拽流年。

    幸好连城翊遥出手及时,拽住了流年的衣袖,这才将差点就滚下楼梯的流年拽了回来。

    “流年,你,你没事吧?”

    连城翊遥急忙问道,随即看向了此刻一脸惨白的流年。

    被拉拽回来的流年,身子倏地便瘫软到了地上,刚刚她差点就滚下楼梯去了,要是真的滚下去的话,那她的孩子......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流年的脸色便一阵惨白。

    看到流年已经没事了,连城翊遥已经揪起的心也便放了下来,急忙呼了一口气,刚刚真的是太惊险了。

    而凌清也好似被刚刚的一幕吓着了,良久才回过神来,这才急忙看向了蹲坐在地上的流年。

    “流年,怎么样?有没有事?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凌清急忙蹲下身,为还在呆愣中的流年检查着,在确定她没有什么事的时候,凌清这才急忙松了一口气。

    因为流年的那声尖叫声,很快便引来了佣人们的注意,几个佣人急忙跑上楼来查看,这才看到流年此刻坐在地上一副失魂落魄,脸色惨白的模样。

    “少奶奶,您怎么了?”

    急忙跑过来,便一脸着急的看着流年,而还有一个佣人则急急的朝着书房的方向跑去了。

    “没,我没事......”

    渐渐地,流年总算是缓过了神,刚刚真的吓坏了她。

    正当流年准备起身的时候,就看到司律痕急冲冲的朝着她的方向赶了过来。

    “流年,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当听到佣人的报告的时候,司律痕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想都不想的便冲出了房门。

    远远地,他就看到流年坐在地上,随即司律痕脚下的步子更加的快了。

    一直等来到流年的身边,司律痕急忙蹲下身,满脸焦急的看着她,声音更是透着寒意。

    看到司律痕蹲下身,流年想都不想的便扑进了司律痕的怀里,“司律痕,你怎么才来,你不知道刚刚真的好吓人,我好怕!”

    明明觉得自己已经好点了,可是看到司律痕的瞬间,流年觉得自己所有的情绪便崩塌了,她真的无法想象,如果连城翊遥没有及时抓住她的话,现在的她该是一番怎么样的场景。

    她肚子里的宝宝又是一番怎么样的状态,此刻的流年紧紧的抓着司律痕胸前的衣服,已经忍住的眼泪,也在看到司律痕的瞬间,便流了下来。

    感觉到了此刻流年的害怕和颤抖,司律痕也不由得伸出自己的双臂紧紧的抱住了流年的身体,放在流年后背的手,也轻轻的抚着,无声的安慰着她。

    看着流年此刻紧紧地抱着司律痕,一旁的凌清眼眸轻闪,随即便垂下了眼眸,让人看不清楚,此刻她的真实情绪。

    而连城翊遥看到凌清还蹲在,司律痕和流年的身边,便急忙倾身,将凌清拉了起来。

    随即,连城翊遥便对着凌清摇了摇头,用唇语对她说了一句话:别担心,有司律痕在,流年没事的。

    听到连城翊遥的话,凌清先是愣了愣,可是很快,凌清便对着连城翊遥笑了笑,移开视线,没有再看向此刻还相拥在一起的流年和司律痕。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不要怕,不要怕,有我在,我在......”

    司律痕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此刻流年的表现,司律痕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危险的事情,才会让流年这个样子。

    好一会儿,司律痕怀里的流年,情绪才渐渐的平复了下来,仰头,咬唇看着他。

    “司律痕,我没事了,就只是刚刚有点被吓到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一抬头就看到了司律痕眼中的疼惜和担忧,随即流年便快速的说道,她不想让司律痕担心。

    “好,没事就好。”

    抬手轻轻的抚了抚流年的发顶,随即便将流年打横抱了起来。

    “司律痕,你抱我去哪?”这个不是去楼下的方向,流年看了看凌清,再看看连城翊遥,他们说好了要一起去吃饭的。

    “我们回房间,我帮你检查检查身体。”

    他还是很不放心流年,所以他要带流年回房间好好检查检查。

    “不用了,我好好的,没事的,我们一起下去吃饭。”

    凌清来了还没有多久呢,而且他们也在一起才吃了一顿早餐,所以午餐也要一起吃。

    “听话,我会让佣人待会儿把午餐送上来的,这会儿你先跟我回房间。”

    司律痕很是无奈,自己虽然一直呆在书房里,但是心里总是放心不下流年,就怕流年出了什么事情,果不其然,没多长时间,流年就出事了。

    看来以后真的不能再离开流年半步了,万一再出点什么事情,那该怎么办?

    “可是,司律痕,我真的没事啦,不信你可以放我下来,我可以走给你看。”

    说着,流年就要从司律痕的怀里挣扎出来,可是司律痕抱着她的双臂却是更加的紧了紧,不给她逃离挣扎的机会。

    见此,连城翊遥急忙开口说道,“流年,你就听司律痕的吧,他也是担心你啊,你跟他回房间,让他看看,司律痕检查完之后,不就放心了吗?”

    看着司律痕和流年在这里僵持不下,连城翊遥只好这样开口了,而且他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为了帮助司律痕说话,而是觉得凌清才刚刚和流年和好,如果一起和流年吃饭的话,是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这其中吃饭的人里面多出一个司律痕的话,凌清可能就不会那么自在了。

    而且他也知道凌清的哥哥之前和司律痕,所以凌清看到司律痕之后,难免会......

    还有就是,如果流年选择和司律痕回房间了,那么在饭厅里用餐的人,就会只有他和凌清两个人了,那是属于他们的二人世界,没有任何人打扰的二人世界。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转眼间,一个星期过去了。

    今天天刚刚亮,流年便醒来了,一睁开眼便看到了眼前一张近在咫尺的完美俊脸。

    眼底闪过一丝的花痴,流年忍不住感叹,都在一起这么的久了,可是每一次,司律痕都会让她感觉到花痴。

    流年的身子不由得再次靠近了一分,双眸就这样专注的看着司律痕的侧颜。

    “都没有见到你怎么保养,皮肤怎么这么好啊?”

    司律痕平时是很忙的,花在保养上的时间几乎没有,可是即使这样,司律痕的皮肤依旧好到没话说,没有任何瑕疵,白皙的不像话,简直比女人的皮肤都要好。

    花痴了好一会儿,流年终于忍不住上手摸了,抬手摸到司律痕的脸颊的瞬间,流年便忍不住感叹了,真的是太滑嫩了,手上的触感简直不要太好。

    随即,流年原本在摸着司律痕脸颊的那只手,转而来到自己的脸上,同样的摸了摸,虽然自己的也不差,但是总觉得没有司律痕的脸摸起来带劲。

    还是摸司律痕的脸吧,这样想着,流年的手再次回到了司律痕的脸上。

    自从一周之前,她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除了上厕所,司律痕几乎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不曾离开过。

    而且就算是工作,司律痕也会一直把她带到身边,从来不会让她一个人,甚至和连城翊遥还有凌清在一起的时候,司律痕也会一直的跟在他的身边。

    想到这些,流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总觉得司律痕对她有些保护过度了,虽然她知道司律痕这是担心她,害怕她再次受伤。

    但是,司律痕最近一直对她形影不离,总觉得凌清似乎......似乎不是很开心,好像在介意什么,其实对于凌清的感受,流年非常的容易理解。

    毕竟,凌清是凌西哲的妹妹,现在看到她和司律痕这样,难免会......流年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随即就要收回放在司律痕脸上的手。

    可是手才刚刚一动,手背便被司律痕按住了,流年有些愣住了,随即朝着这只手的主人看去了。

    果然便看到了已经睁着双眸,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她的司律痕。

    “司律痕,你醒了,是不是我我弄醒你了。”

    说着,流年就要从司律痕的手背下抽出自己的手。

    可是司律痕却抓着流年的手不放,依旧定定的看着流年却什么话也不说。

    “司律痕,你怎么不说话啊?还在梦游吗?”

    这样说着,流年自由的另一只手,便抬起来,在司律痕的眼前挥了挥,不会真的在梦游吧?

    可是流年挥了没几下,她的这只手也被司律痕抓住了。

    愣了愣,流年反应过来了,司律痕这丫的,压根就没有梦游,他是完全的已经醒了,可是他就是不说话。

    流年鼓了鼓脸颊,不满了,算了,他不说话,那她也不要说话,就这样,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司律痕打破沉默,声音带着初醒时的暗哑,“流年,你刚刚为什么叹气?”

    听到司律痕的问话,流年愣了愣,可是她并不打算回答司律痕的问题,所以,流年就只是看着司律痕,却并不开口说话。

    见此,司律痕一个翻身,就这样将流年困在了身下。

    “司律痕,你......”

    “流年,你为什么叹气?”

    而且还是一连就叹了两次,其实在流年的手刚刚触碰到他的脸的时候,司律痕便醒了,只是他一直在装睡罢了,想看看,流年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却不想听到了流年的两次叹气声,这让司律痕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他一直想努力的让他的流年生活的无忧无虑,可是似乎结果并不是这样。

    所以,他想知道,流年为什么要叹气。

    “没有嘛,就只是一大早才醒来,想睡但又睡不着,所以我这才叹气的嘛。”

    真实的原因怎么能告诉司律痕,如果司律痕知道的话,一定会多想,而且还会难过的。

    “真的吗?”

    显然司律痕对于流年的话还是有点怀疑的,所以这才听完她的话后,质疑的看着她。

    “当然是真的了,难不成还能有假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说着,流年便伸手推了推司律痕,想要让他从自己的身上移开。

    而司律痕顺势往旁边倒去,但是另外一只手,轻轻揽住流年的腰,就这样,在司律痕倒向一旁的同时,也将流年揽入了自己的怀里。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的位置变换了而已,原本的****,变成了女上男下。

    “司律痕,你......”

    算了,这样抱着就抱着吧,又不是没有抱过,这样想着,流年到嘴边的话便吞了回去。

    “流年你不是说睡不着嘛,来我的怀里,我抱着你睡。”

    昨晚他们睡的有些晚了,但是流年却醒的这么早,司律痕怕流年累着,所以便想用这种方式,哄流年睡觉。

    “可是再过一会儿就八点了,也该到起床的时间了。”

    而且过一会儿,凌清也该起床了......

    “流年,你不用管别人,睡就好。”

    说着司律痕一只手揽着流年的腰,而另一只手则按住了流年的脑袋,让流年的脑袋贴在自己的,好让她睡得舒服一点。

    司律痕自然知道流年的顾虑是什么,凌清来的这几天,流年一直都是全身心的陪伴,生怕凌清哪里住的不舒服了,或者是吃的不好了。

    总之,流年一直都在努力的配合着凌清,对于这些,司律痕都是看在眼里的,只是他没有去点破而已。

    可是不点破,并不代表他不介意,更不代表他就不心疼流年,相反的,他很介意,也很心疼流年。

    他也知道,凌清突然的示好,对于流年来说,就是巨大的惊喜,流年除了非常开心的接受,那便不会再有其他的想法。

    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也不会有其他的想法,凌清这个女人,这次来这里的目的绝对没有那么的简单。

    他居然都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