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98章 无法阻挡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只要想到这一点,修能便有种咬牙切齿的冲动。

    但是修能知道自己此刻不能将自己真实的情绪外露,所以此刻修能脸上的表情,除了笑意便什么也没有了。

    大家此刻只是一心关心着,接下来司律痕会说些什么话。

    而此刻的主持人,也慌乱的看着司律痕,因为他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司律痕还会说些什么话。

    刚刚司律痕已经说了,关于绣球的东西在他的身上,现在大家的目光都盯着他,让他想做小动作都难。

    所以此刻对于主持人来说,是有些煎熬的。

    而且自己身上的颜色还在不停的发生变化加深,这让他更加的不安了。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虽然他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多半是和司律痕有关系,但是此刻他却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些什么。

    司律痕看了台下一眼,随即便也看了一眼主持人,随即便再次开口了。

    “我劝你还是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吧,不然你身上的颜色洗不掉不说,而且还会危及到你的生命安全呢。”

    一句话,再次让台下的人一片哗然,不仅仅是因为前半句,更是因为后半句。

    会危及生命,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主持人听到司律痕的话之后,立刻傻眼了,什么叫做会危及他的生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主持人的双眸愣愣的看着司律痕,半天嘴巴里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好半响,主持人才渐渐开口,他是真的不明白,自己明明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呢?

    此刻主持人的心里真的觉得司律痕就是一个恶魔,一个连无辜的人都不会放过的恶魔。

    “司律痕,你不能这样对他,你怎么能这样?”

    这一次,修能便再次开口了,一开口,便是满脸的愤懑。

    “就说了啊,那会儿让我们离开的话,这会儿什么事情都不会有啊。”

    司律痕淡淡的一句话,让主持人的眼眸猛地一滞,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虽然司律痕说的有道理,可是,“可是,我并不是那个阻拦你们离开的人啊。”

    一出口,主持人便愣住了,就连修能也愣住了,修能倏地看向了主持人。

    而主持人在呆愣之后,便反应了过来,如果说之前还有点愧疚的话,那么现在,他便一点愧疚都没有了。

    现在应该是修能对自己愧疚,因为是他愚蠢的行为,连累到了他,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修能自然也是反应了过来,唇角只是淡淡的勾起了一抹笑容,但是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我再提醒你一下哦,与其和我争论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你还是多把时间浪费在我刚刚所说的问题上,而且,再过个一分钟左右,你的身体部位也会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疼呢。”

    司律痕轻轻的笑了笑,但是却并没有回答主持人的那个问题。

    转而只是这样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司律痕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主持人。

    而流年一直乖乖的窝在司律痕的怀里,眨巴着一双大大的眼眸看着司律痕。

    而司律痕低头,就能对上流年的眼眸,随即司律痕的唇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宠溺至极的笑容。

    而看到司律痕的笑容,流年的嘴角也不由得扬起了一抹笑容。

    流年并不觉得司律痕,刚刚的行为有点残忍,她知道司律痕做事情,一向有他的道理,所以,流年并不会去说什么。

    而此刻的主持人完全不淡定了,他知道,司律痕的这句话并不是开玩笑,所以接下来,他要做什么呢?

    真的要把那个东西交出去吗?

    就在这个时候,好像应验了司律痕刚刚所说的那句话,主持人的身体开始疼了起来,而且还是从胳膊先疼起的。

    起初这疼只是微微的刺痛感,可是过了没一会儿的功夫,这疼痛的感觉便越来越强烈了。

    而且伴随着胳膊的疼痛,自己的脖子也开始疼了,而且异常的难受。

    “司少……”

    主持人有些艰难的喊了一声司少,他想让司律痕现在救他,可是才一开口,却发现,司律痕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半分。

    身体越来越疼,而且疼的部位也越来越多,主持人的脸色也开始渐渐的发白了起来。

    台下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震惊了,所以那个男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怎么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上演黑手呢?

    而且上演黑手也就算了,而且还这么大方的承认了,这让台下的一多众人全部的愣住了。

    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这样做,而且还做的这样的残忍。

    虽然他们远远看着,也能够看出主持人此时此刻的疼痛啊。

    但是虽然他们现在很是同情主持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为主持人说一句话。

    他们害怕自己的一句话,而连累了他们自己。

    所以此刻他们就只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看待这一切的。

    而修能看着主持人的疼痛,死死的皱着眉头,此刻的修能在想自己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够帮助主持人呢?

    而修能的这幅样子,看在主持人的眼里,就是漠不关心的态度了,这让主持人的心里对修能更加的咬牙切齿了。

    如果今天不是为了帮他,他至于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此刻主持人咬牙切齿的同时,对修能也萌生了几丝的憎恨感。

    而此刻的修能丝毫不知道,此刻主持人的想法。

    主持人还在不停的疼痛,从小到大,主持人都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疼过,这真的是能够要了他的命啊。

    所以摆在他面前的抉择,也变得异常的容易。

    “我,我交,我交出来。”

    实在是疼痛难忍,主持人没有办法再坚持下去了。

    不就是一份工作吗?丢了就丢了吧,大不了他再找啊。

    他真的没有必要为了这份工作赔上自己的性命啊,这样他真的办不到。

    听到主持人的这句话,台下再次哗然了,原来这都是真的。

    果然有问题。

    听到主持人的话,修能倏地看向了主持人,却见他的脸上此刻带着决绝。

    这让修能的眉头皱的愈发的紧了。

    而台下的人,在听到主持人的这些话的时候,瞬间变得哗然。

    原来那个男人说的都是真的,原来那个所谓的绣球是真的有问题的。

    就连主持人刚刚都这样说了,所以很难让他们去再半信半疑什么。

    此刻他们是完全的肯定了,肯定司律痕所说的话是真的,那颗绣球是真的存在问题的。

    而司律痕在听到主持人的那句话的时候,丝毫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他今天并没有选择非要在谁的身上动手,只是恰好是主持人碰了那颗绣球,那么也便是主持人来承受这一切了。

    当然他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大胆觊觎他老婆的修能,只是游戏才刚刚开始而已。

    而且对于主持人此刻的表现,司律痕一点都不觉得意外,这个结果早就在他的意料之内了。

    所以司律痕便没有亲自动手,让那样东西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而是选择让主持人自己拿出来罢了。

    而这样也省去了他很多的时间,很不错呢。

    要是此刻主持人知道,司律痕此刻在想些什么的话,他估计连想杀了司律痕的心都有了。

    当然那也只是想想罢了,要是真让他动手,他还真的没有这个胆子。

    “那还等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台下的人突然开口了,一开口就让台上的,修能的表情瞬间变冷了。

    修能扫过那个人的面颊,那个开口的人在看到修能的眼神的时候,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但是很快,那个男人便镇定了下来。

    他还真的不相信,一个抛绣球的男人能够对他做出什么事情。

    他再恐怖,也没有台上的司律痕来的恐怖啊。

    那个人话音刚刚落下没多久,其他的人便也开始附和了起来。

    听到大家的声音,主持人知道此刻自己就算想要耍赖皮,看来也是不行了。

    随即在大家的视线下,主持人渐渐地摘下了,自己左手衣袖上的一颗纽扣。

    “就是这个……”

    将那个东西放在自己的掌心,随即主持人摊开掌心,将东西暴露在了大家的面前。

    再看到是纽扣的时候,大家更加的震惊了。

    “怎么会是纽扣,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我也是看见,主持人是从自己的衣袖上摘下来的,所以一个小小的纽扣怎么会?”

    “我也想不通啊,这到底是什么原理啊,真的很让人费解啊。”

    “为什么会是一颗纽扣啊?”

    台下的你一言我一语,都入了台上的每一个人的耳里。

    而司律痕在听到大家的讨论的时候,表情也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就连主持人在摘下那颗纽扣的时候,司律痕都没有回头去看,在听到大家说是一颗纽扣的时候,脸上也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

    好像早就意料到了这一点。

    此刻的司律痕就只是低头,和怀里的流年说着什么。

    “司少,现在可以将我身上的东西去掉了吧,还有让这疼痛感消失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主持人突然大着胆子,对着司律痕说了这样一句话。

    是的,司律痕让他做的,他都做了,那么现在他可以将这一切从他的身上弄消失了吧。

    听到主持人的这句话,司律痕依旧没有回头,只是淡然的开口了。

    “你不给大家解释一下这颗所谓的‘纽扣’的来历和作用吗?”

    司律痕才一开口,底下的人便立刻变得安静无比。

    在听到司律痕的这句话,台下的那些人,都很是赞同的点着头。

    “司少,你非要……”

    “怎么?”

    主持人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司律痕一声冷冷的声音打断。

    听到司律痕的这句声音,主持人立刻住了口,不敢再多说一句。

    “不想讲的话,那就算了,我也累了,流年,我们回家吧。”

    司律痕是真的不耐烦了,而且司律痕看着怀里的流年,已经有了一些的困意,所以这并不是威胁。

    而是司律痕是真的想要离开了。

    听到司律痕的这句话,主持人立刻慌了。

    现在如果司律痕走了的话,那他该怎么办?他身上的东西还没有消失,而且他此刻身体真的很疼。

    所以现在说什么,都不能让司律痕离开。

    “司少,对不起,我错了,我现在就讲,我马上说。”

    此刻的主持人才发现,跟司律痕作对,真的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但是此刻的司律痕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晚了,而且我也不想听了。”

    司律痕说着,就抱着流年站了起来,随即就要准备离开。

    在听到司律痕的这句话的时候,台下的窃窃私语声再次响了起来。

    他不想听,可是他们想听啊,事情的真相好不容易进行到一半了,怎么能够这样吊他们的胃口呢?

    对于台下那些人的想法,司律痕怎么会不知道,但是司律痕却只是冷冷一笑。

    看着司律痕就要离开,修能立刻上前一步,拦住了司律痕的去路。

    这一次,修能并不是为了留下流年,而是完全为了主持人。

    他知道主持人今天变成这样,跟他是完全脱不了干系的,所以他现在真的不能让司律痕离开。

    “司少,请遵守你的承诺。”

    看到拦在自己面前的修能,司律痕一点都不意外,就只是轻轻的笑了笑。

    “早干嘛去了呢?”

    司律痕冷冷一笑,没有丝毫要留下来的想法,随即长腿一迈,绕过修能,就要离开。

    “流年,拜托,帮帮我!”

    修能再次朝后退了一步,拦住了他们,只是这一次,他开口让帮忙的却是流年。

    流年此刻本来就已经有些困意了,在听到修能突然间那么大的声音之后,立刻清醒了过来,眼带迷茫的看着修能。

    在听到修能的话之后,司律痕的眼底倏地闪过一丝的冷意。

    “乖,没事,继续睡吧,我们现在就回家。”

    看到已经清醒的流年,随即司律痕安抚道。

    “流年,司律痕这么残忍,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