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鬼的温柔,二嫁前妻太难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99章 束手无策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只是这样淡淡的一句,而且还似乎带着微微嘲讽的话语,让连城翊遥,言亦还有朗涟当即就是一愣。

    随即三人便朝着,那抹声音的来源处看去,这一看,连城翊遥的眼眸便呆住了,而言亦和朗涟的眼神和表情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说话的人正是凌清,此刻她穿着流年刚刚为她挑选过的白色连衣短裙,才刚刚从试衣间里出来的他不久,随即便说了这样的话。

    可是说这句话的时候,凌清就只是对着镜子而站,并没有面对着他们,而且说这话的时候,凌清只是随意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虽然对于凌清的话有一瞬间的滞愣,但是很快朗涟和言亦便回过了神,而连城翊遥则双眼有些呆呆的看着此刻还站在镜子前,不停地弄着自己衣服的凌清。

    自然是注意到了连城翊遥的目光,朗涟的眸子微微轻闪,随即唇瓣微抿,看不出来,此刻的朗涟在想些什么。

    被司律痕拉到另外一边的流年,又再次拉着司律痕返了回来,当看到凌清出来后,穿着那身白色的裙子时,流年想都不想的便松开了司律痕的手,随即便跑到了凌清的面前。

    “凌清,你穿这件裙子真的好好看。”

    流年不吝的夸赞着,并不是她虚伪,而是凌清穿这件裙子本来就很好看,好似专门为凌清量身定制的似的。

    因为流年的惊叹声,连城翊遥这才回过了神,随即连城翊遥有些暗恼,他刚刚居然看凌清,看了那么长时间。

    急忙收回自己的视线,连城翊遥的一只手有些别扭的摸向了自己的后脑勺,为了掩饰自己刚刚的尴尬,连城翊遥的视线不由得朝着四周扫去。

    可是没一会儿的功夫,连城翊遥收回去的视线,便再度落在了凌清的身上。

    “原来是这样啊!”

    将连城翊遥所有的表情都收入眼底的朗涟,随即便不由得垂眸,轻声在自己的心里呢喃道,唇瓣更是不由得弯起了一个弧度。

    “流年,你的眼光还真的不错呢。”

    显然,凌清对于这件裙子是非常喜欢的,不停地对着镜子,左看看又看看。

    “对啊,我的眼光一直都很好的,你要是喜欢的话,就买下来吧。”

    对于凌清的夸奖,流年毫不谦虚的便完全接了下来,笑嘻嘻的看着镜子里的凌清。

    而看到这一幕的朗涟,倒是觉得很是稀奇,据他所知,先前的凌清和流年是非常不对盘的。

    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凌清一直都不怎么待见流年,每次见到流年就像是见到了仇人似的,怎么还没有多久的功夫,这俩人就好的就跟好姐妹似的了呢?

    随即,朗涟便不动声色的看向了凌清,透过镜子看向了此刻正面的凌清,他学过心理学,对于人的肢体表现亦或是微表情,都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真正心理。

    所以朗涟便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找好了一个角度,透过那面镜子,既不动声色,又可以认真的观察到凌清所有的肢体和表情变化。

    观察了良久的他,还真的没有观察到此刻凌清的真实情绪到底是什么。

    朗涟原本想借着自己的观察力,想要看看现在的凌清对于流年真实的态度或是想法是什么,可是任由他怎么看,都看不出来。

    可以这么说,凌清的表现很完美,完美到无可挑剔,可是就是太完美了,才让朗涟觉得凌清的真实的内心世界并非如此。

    他不是对凌清好奇,只是他担心流年,害怕凌清的接近是带着一定的目的的,而这目的有可能会让流年受到伤害。

    是的,朗涟自始至终担心的都是这个。

    既然看不透,朗涟便索性直接收回了目光,转而看向了流年。

    可是他的视线在流年的身上,还未多停留几秒,眼前便再次多了一个身影,那便是司律痕。

    又是司律痕,呆愣了瞬间之后,朗涟的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气恼,可是很快这抹气恼便消失不见。

    “流年,你为我挑了这么好看的一条裙子,我也为你挑一件吧。”

    正当司律痕上前一步,想要对流年说些什么的时候,便听到了凌清的声音。

    “好啊,好啊,我相信你的眼光。”

    显然,听到凌清的这句话,流年是非常开心的,以前她和凌清逛街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互相给彼此看衣服,而且每次她们都会很满意对方的眼光。

    再次听到凌清这样说,流年自然是开心极了。

    听到流年的话,凌清便笑了笑,随即朝着那些衣服走去,流年正要屁颠屁颠的跟上去的时候,便突然被司律痕拽住了胳膊。

    “流年,试一下这件衣服。”

    说着,司律痕抬手就拿下了手边的衣服,递到了流年的面前。

    “我待会儿……”

    “现在就试!”

    还不待流年的话说完,司律痕便直接这样说道,话落的同时,司律痕便不给流年拒绝的机会,直接半抱着流年,就直接走向了试衣间。

    正欲说些什么的流年,话还未说出口,人已经被司律痕推进了试衣间,临进去之前,流年分明听到了司律痕在自己耳边的呢喃声,不,是呢喃声。

    “流年要是懒得换的话,我可以为流年代劳的,而且我很乐意为你代劳的。”

    听到司律痕的这句话,流年本想抗拒的话,也被她自己吞了回去,随即便很是顺从的走进了试衣间,顺带关上了门。

    看着已经关闭的试衣间门,司律痕的眼底闪过了一丝笑意,随即便对着店内的服务人员说道,“把那几件衣服都拿过来。”

    财主大人都开口了,她们岂有不遵从的道理,随即听从着司律痕的指挥,将司律痕的衣服通通都拿了过来。

    而还在为流年挑着衣服的凌清,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由得挑了挑眉,淡然的表情总算是有了一丝的龟裂。

    不过很快,凌清的眼底便闪过了一丝笑意,对于这种情况也好似坦然接受了。

    可是连城翊遥却不满了。

    凌清就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开口说什么,随即挑选着已经所剩无几的几件衣服。

    可是这边凌清没有说什么,另外一边连城翊遥却已经有些不满了。

    “司律痕,你这样是不是太霸道了些,你这样让别人怎么挑啊?”

    凌清本来就是准备要给流年挑选衣服的,现在司律痕这样,几乎将店里所有的衣服都拿了过来,这不摆明不让凌清给流年挑选衣服吗?

    司律痕他这样欺负一个女孩子有意思么?反正他连城翊遥是看不下去了。

    连城翊遥正说着,凌清刚刚挑选好的衣服,还拿在手里没多久,店里的服务生便走了过来,一脸歉意的看着凌清,随即便看向了凌清手里的衣服。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

    服务生的话还没有说完,连城翊遥便直接撺掇了过去,直接拿过凌清手里的衣服。

    “这件衣服,我们要了。”

    又不是买不起,司律痕他到底凭什么这么欺负人。

    “可是……”

    “可是什么?小爷我说要了,那就是要了,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话落,连城翊遥便气恼的看向了司律痕,对于他此刻的行为,连城翊遥真的很不满。

    此刻的连城翊遥瞪着面前的服务生,仿佛她再多说一句,连城翊遥就会放火烧了这儿似的。

    服务生咬唇,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店里的服务生,顾客有什么要求她照办就是了,可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今天来的这些人,一看个个都是有钱的主,谁都不能得罪的,可是现在这两人,这到底该怎么办呢?

    “嗯,我也觉得这件衣服很好看,我想买下它。”

    看了看连城翊遥手上的裙子,随即凌清便这样说道,她自然是察觉到了,这件事情,司律痕故意的成分居多,但是这一次,凌清并不打算妥协。

    听到凌清这样说,连城翊遥的嘴角忍不住咧开了一个弧度,在连城翊遥看来,凌清这样说,就等于是站在了他的这一边,所以连城翊遥觉得很开心。

    “对,凌清说的对,我们都觉得这件衣服很好看,我们要买下它。”

    笑嘻嘻的举着手里面的衣服,似乎完全忘记了刚刚因司律痕而起的不满和不快。

    而此刻的连城翊遥倒是觉得现在他和凌清,有些像人们通常所说的夫唱妇随的状态了呢,想到这一点,连城翊遥便更加的开心了。

    听到他们的话,司律痕就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他们,随即没有再说话,就这样,双方似乎陷入了沉默当中。

    双方的沉默对于彼此似乎没有什么影响,可是就是苦了一直都站在连城翊遥和凌清身边的那名小服务生了。

    现在的她真的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办了,两方的意见还是这么的不统一,她究竟应该做些什么呢?

    就在服务生无比苦恼的时候,试衣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随即流年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流年,你刚刚进去试衣间换衣服的时候……”

    看到流年出来,还怔愣着的连城翊遥总算是回过了神,随即便准备向流年告状,告司律痕的状。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司律痕毫不留情的切断了。

    “流年,这件衣服你穿着很漂亮。”

    真的好久都没有陪着流年逛过街了,以往都是有什么新品上市了,他都会亲自去选挑,以他对流年的喜好了解,挑中之后就直接让人直接买回来,放在流年的置衣间里。

    很少有像今天一样,专门和流年一起出来,她换着新衣服,然后,他在一旁这样看着。

    而且现在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呢,这样想着,司律痕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看着流年的眸光更是温柔极了。

    “嘿嘿,是吗?”

    流年对着镜子照着,其实她也觉得蛮好看的,司律痕的眼光还不算太差。

    “啊,对了,连城翊遥你刚刚说什么?”

    突然想到了自己刚刚听到的连城翊遥说到了一半的话,随即流年头也不回的问道。

    “连城翊遥他想说,这些衣服都是凌清亲自为你挑选的,凌清觉得这些衣服她都觉得你穿上好看,不过凌清也给自己又挑了一件。”

    完全不给连城翊遥再次开口说话的机会,司律痕直接指了指离流年不远处放的妥帖的一堆衣服,随即便这样说道。

    听到司律痕的话,站在不远处的连城翊遥表示自己的下巴差点没有被惊得掉下来。

    刚刚司律痕说什么?他居然还能够这样扭转剧情?

    显然,听到司律痕这样说,凌清也是相当的意外,可是瞬间,凌清脸上惊讶的表情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笑。

    “啊?不会吧?”

    看着眼前都快要堆成山了的衣服,显然流年是有些不相信司律痕的话的,而且说着,流年朝着凌清的方向看去,用眼神询问着凌清。

    “当然不……”

    “当然不仅是这样,我觉得每件衣服都适合你,所以这才没忍住,让店员把衣服都摆在了那儿,你可以试穿一下,我真的觉得应该都会适合你的。”

    赶在连城翊遥开口否认之前,凌清急忙开口说道。

    听到凌清的话,连城翊遥还是有些惊讶的,刚刚那会儿凌清明明是和他一队的,怎么这么快就……难道是害怕司律痕?

    不应该啊,以他对凌清的了解,她是绝对不会害怕司律痕的,从第一次见到凌清的时候,连城翊遥就知道,这个女人层将生死置之度外,一个连死都不怕的女人,怎么会害怕司律痕呢?

    所以这个想法完全不成立,亦或是,凌清担心这会影响流年和司律痕之间的感情,毕竟她们是那么好的朋友。

    连城翊遥想了想,觉得这后面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

    瞧瞧,这就是他看上的女人,多么大度,再看看司律痕,真的是卑鄙呢。

    所以此刻连城翊遥看着司律痕的时候,表情愈加的气愤了。

    而司律痕自始至终都是一脸淡定的模样,就算连城翊遥差点拆穿了他的时候,也是如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