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小家伙(三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跃上马背,金鱼远远地看了一眼齐子斐,骑在马背上,挺拔而高贵。亦如往时,有些不太近人,身份高贵,打眼一瞧就清楚。

    当然了,任谁看到他这样子,都不会觉得他是个会骗人的人。

    以前,她也不觉得他会骗人,运筹帷幄高瞻远瞩,就是个可望不可及的人。

    这两天来,被他骗了多次,她也忽然发觉,他在她心中的形象有些改变。他或许,也并非是那种可望不可及的人。

    调转马头,队伍离开这里,踏着不平的路,最后上了山路,也再次碰见了那些守着的官兵。

    齐子斐出现,那些官兵立即都跑到路边队列,单膝跪地。

    直至队伍离开,他们才站起身,尽管不知那进山的大人是谁,但到底是从皇都来的,这些小兵瞧见了也是心下惴惴。

    快马而行,离开山道上了官道,速度就更快了。

    太阳逐渐的落下山头,那一片天空都变成了红色的,晚霞行万里,看那天色,就知明日是个好天气。

    金鱼和小风几个人在后,别看之前下了许多的大雨,这官道两侧的泄水沟渠还在哗啦啦的流水,这官道上却是干燥,他们几个人也吃了一嘴的灰。

    但也没办法,毕竟,世子爷在前,谁又敢超过他在前头策马狂奔让他吃灰?

    终于,太阳落下,天色变暗,在这官道沿途设置的驿站也进入了视线当中。

    不管是齐子斐还是金鱼都随身带着鱼符,但凡在外,无法进城,正好赶上在驿站附近,便会持鱼符进入驿站休息。

    队伍直接进了驿站,灯笼都亮了起来。

    从马背上跳下来,金鱼轻轻地嘘口气。看着齐子斐和护卫在驿站官兵的迎接下往小楼里走,她抓着马儿的缰绳暗暗咬唇,脑子里冒出了一个不太成熟又大胆的想法。

    “金鱼姑娘,咱们不进去?”她不走,其他三个人也不敢走。小风牵着马移到金鱼身边,小声问道。

    这驿站的小兵都去忙活齐子斐和他的护卫了,大概是因为他们亮了刑司的鱼符,官儿太大,这些小兵就去拍马屁了。

    他们几个站在这儿也没人管,更别说有人来给牵马了。

    “再等等。”金鱼小声道。张望着那边,她一边抓着缰绳往后退,她打算趁机离开,先行一步回皇都复命,也不算违规。

    他虽是世子爷,但她又不是他直隶下属,她保护他从山里出来,眼下也安了,撤了也可以。

    转着眼睛,她一直退到了马儿一侧,抬手扣住了马鞍,打算这就跳上去。

    却不想就在这时,那已经走到小楼门口的人忽然停下了脚步。

    齐子斐也没回头,只是站在了那儿。他停下,其他人也都跟着停了下来。

    他若有似无的弯起唇角,“小金鱼,你要去哪儿。”

    本来一只脚都踩在了马镫上,金鱼的动作卡在了那儿。长叹口气,她收回腿,颓下肩膀,“这就来。”

    把缰绳递给小风,她耷拉着肩膀往那边走。齐子斐站在那儿仍旧没回头,只是眉眼间流淌着清浅的笑,很满意。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