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没大没小(一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齐子斐像是长了什么天眼,她意欲做什么,他都知道。

    金鱼无法,只得投降,反正他的确是个特别聪明的人,不用眼睛看就知道她在做啥,倒是也不算稀奇。

    在这驿站换洗了一下,用了晚膳,待得一切完毕,都已经时近半夜了。

    房间里,金鱼擦拭着自己的头发,尽管不能随心所欲的沐浴,但还是能够洗头发,顺带着把身体擦拭一遍。

    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心情似乎也好多了。

    坐在房间里,只有一盏烛火,光线朦胧可以忽略不计。

    因为太安静了,能清楚的听得到住在隔壁的小风打呼噜的声音,他们是真的累了,吃饱了之后倒头就睡,这会儿将他们卖了估计都不知道。

    转着眼睛,金鱼暗暗琢磨接下来能不能在路上再次先行。和齐子斐同路,压力有点儿大。

    难不成,真是因为他太聪明了,所以早就看出来她的想法了?长了一双具有穿透力的眼睛,真是吓人。

    摆弄着自己潮湿的头发,她一边计划着,不过每一个计划都被她自己给否定了。在他那个聪明人的眼里,她这些计划好像都十分幼稚,会被他一眼看穿。

    盯着那火苗看,她边想边无意识的叹气,她倒是从没觉得自己笨。但这会儿,她真觉得自己脑子不太好使,缺了点儿什么似得。

    太安静了,安静的她本来有些困倦,却又觉得不太安生,反而睡不着了。

    蓦地,她耳朵一动,忽然听到了一些动静,是从这驿站的后院传来的,尽管压得很低。

    微微蹙眉,随后站起身,脚下无声的,一步步挪到了后窗边。

    因为之前清洗自己,她把所有的门窗都扣上了。挪到窗边,她抬手轻轻的将窗栓拿下来,之后把窗子轻轻的推开了一些。

    这驿站的后院很大,马厩在最远处,这后院有菜园子,甚至还养了一些家禽。

    不过,那些都和马厩一样,在远处。这小楼下面,是那些小兵自己搭建的闲坐的地方。桌椅等物一应俱,闲来无事可以在这里乘凉偷懒。

    视线向下,便看到了那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的人,两个人。其中一个,即便只看到了后背,也能认出他是谁,是齐子斐。

    另一个是他的护卫,还背着包袱。

    金鱼第一时间便以为他们是要去马厩牵马偷偷离开呢,她眼睛都跟着亮了。

    不过,下一刻便看到齐子斐坐在了椅子上,这也不是打算要离开的样子啊。

    双臂环胸,金鱼继续偷看,只见那护卫将身上的包袱放在了桌子上,打开,原来是那些从东阳山拿出来的玉简。

    这一点来说,金鱼是不解的,因为她不是很明白齐子斐为何会要将这些玉简拿走。

    如果说很重要,要交给师父和公子的话,给她也是一样的,她必然会完好无损的交到师父手里。

    可是,他偏偏要自己拿着,这会儿大半夜的,又偷偷的跑到外头来,不知搞什么鬼。

    护卫把那些东西都摆在了桌子上,之后就离开了。

    齐子斐这才缓缓的抬手,将那些玉简一一展开。

    金鱼探头,看着他动作,很想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

    齐子斐将所有的玉简都解开了,部铺在了桌子上,只是那玉简自离开了箱子,就都变黑了,也不知他还能在上面看到啥。

    这三更半夜的,他一个人坐在这后院里,无声无息的,瞧着真是有些诡异。

    他若不是师父和公子的儿子,换做任何一个人,金鱼都会把他给拿下,行为太不正常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她偷看的过于明目张胆,那个人忽然微微转过身来。

    一瞧他要转头,金鱼就稍稍侧过身体,躲避。

    “看见你了,下来。”不过,她躲避,也没什么用。那个人的声音不高不低,但也清楚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转了转眼睛,金鱼叹口气,之后把窗子打开的大一些。再次看向后院,那个人还在研究桌子上的玉简,也没看她。

    但很明显,刚刚他的确是说话了,不是她的幻觉。

    单手扣住窗台,她身体一翻,便跃过了窗台。纤细的身影从二楼落下来,看起来很快,但又十分轻灵,她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轻飘飘的落地,潮湿的长发也在肩背上拂动,她抬手把它们拢到肩颈一侧,之后朝着齐子斐走了过去。

    “世子爷。”到了近前,她站定,同时请安。

    “坐。”头也没抬,齐子斐仍旧在看那些玉简。

    一共七个玉简,眼下部展开铺在桌子上,都黑了,借着朦胧的光,其实也看不清什么。

    金鱼走到旁边坐下,肩背挺直,视线也落在了那些玉简上。

    依稀的,在某些角度,能看到一些文字的痕迹,不过很费力。

    如果说要研究这些东西,干嘛不选在光线好的白天,非得在这乌漆墨黑的时候研究它们么?

    “世子爷,这些玉简,到底有什么问题?”他说有秘密,是只能自己知道的秘密么?可是关于巫人,又不归他刑司管。

    “这上面记述了如何挑选合适的女童,用何种秘法,将她们培养成鬼母。不是所有人用秘法都能成为鬼母的,逐渐长大,秘法失效,那些女童就成了失败品。而等待她们的,就是死亡。”齐子斐淡淡的说道。随着话音落下,他抬眼看向她。

    缓缓地转着眼睛,金鱼和他四目相对。那么一瞬间,金鱼好像发现他眼睛里都是杀气。

    “奉天一派已经没有鬼母了,所以,他们一直都在想法子,重新再制造鬼母出来。但是,制造鬼母的法子,是机密,因此他们才会冒险。”这些玉简,想必也是藏在很久之前的那些地下工程里。那么,近些年来,总是能在类似于东阳山那种地方寻到这些巫人的踪迹。

    “没错。”齐子斐几不可微的颌首,正是如此。

    他们还是不死心啊,塞外的灵转一派彻底被消灭了,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再重新燃起的苗头,甚至都搜查不到蛊的存在了。

    就在这时,刚刚离开的护卫又回来了,而且,他端了一个盆回来。那盆里是酒,烈酒,随着他过来,金鱼都不由的皱眉,太刺鼻了。

    护卫端着盆走到齐子斐身边,俯身把盆放下,里面的酒几乎满盆,特别烈的酒,只是闻味儿都要醉了。

    金鱼坐在那儿不吱声,只是看着他们。

    下一刻,那护卫从怀里拿出个较大的瓷瓶来,拔掉塞子,之后把瓷瓶里的东西倒进了盆里。

    看着那红色的粉末,金鱼就知道是什么了。只不过,这是长碧楼的专用之物,齐子斐的护卫居然都随身携带,显然他们也都是个中高手。

    整个瓷瓶里的东西都倒了进去,那盆里的烈酒也就变成了红色的,像什么果汁似得。

    这一步做完,就剩下最后一步了。那护卫显然是十分清楚步骤,拿出火折子来,吹燃,小心的移动到火盆边缘,稍稍接触到火盆里的烈酒,呼啦一下,火苗就窜起来了。

    金鱼几不可微的皱眉,稍稍向后躲,她这会儿没束发,别再把她的头发给燎了。

    红色的火苗窜起来很高,散发着一股酒味儿,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火苗旺盛,齐子斐也缓缓的抬手,拿起玉简,直接投到了盆里。

    玉简这种东西,若是用火烧,想要完毁的不见踪影,其实不太容易。

    不过,眼下这火可不是一般的火,玉简掉进里面,火苗就更旺盛了。

    盆里甚至在冒泡,那玉简就像是被腐蚀了一样。

    看着那燃烧的火盆,金鱼又缓缓的抬眼看向齐子斐,他面色平静,手里拿着另外一个玉简,等待着一会儿扔到火盆里去。

    说实话,他这行为很诡异,不合常理。

    巫人的这种机密,拿回长碧楼才是最合理的,这样就能够清楚的掌握这些奉天巫人的秘密了。他们太神秘了,能够深入的了解他们,这种机会太难得了。

    但是,如今齐子斐都给毁了,又专门挑选在这种人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多奇怪。

    玉简一个接一个的投入到火盆里,冒着泡泡,这一回它们都尽数毁了。

    时间静静而过,那火苗也逐渐的消了下去。

    金鱼盯着,始终没做声。

    最后,火熄灭了,盆里的东西黏糊糊的,像是什么呕吐物。

    “撤了吧,埋好了。”齐子斐若有似无的叹口气,好似做完了这些,他也放松了。

    护卫立即将盆撤走,速度极快,好似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转着眼睛,金鱼看着齐子斐的脸,从他的表情上来看,她觉得,他的确是有深藏起来又不能与任何人说的秘密。

    “很疑惑?”看向她,齐子斐问道。

    “是有疑惑,不过这是世子爷的秘密,我无权过问。”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个秘密可以告诉你。不过,不是现在。”待她知道了,也就不会再傻傻的去想什么身份地位的事情了。他还是想看她特别无理又没大没小的样子,就是两年前那个雨夜的样子。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