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没大没小(二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明,队伍再次启程,离开宛南回皇都,其实这路还是很远的。

    来时要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因为往宛南走时,许多被洪水毁掉的官道还在重修阶段,走走停停的,金鱼一路都焦急的很。

    而眼下,官道修复,跑起来畅通无阻,速度可是比来时整整快了一倍。

    金鱼希望能用最快的时间抵达皇都,如果可以日夜兼程,她绝对不会反对。

    不过,齐子斐是真的没打算‘吃苦耐劳’,该休息的时候休息,该赶路的时候也会拖延。

    当然了,这种骑马而行,也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太累了。

    她又不能自己先跑,毕竟他可是还有一只天眼,她做什么他都知道。

    路上,金鱼不由想回去复命时,向师父如何交代。

    杀了那些巫人,是她每次出任务之后回去复命都会说的话,已经不算什么新鲜的事情了。

    师父和公子早就知道,这东阳山深处必然有不同寻常之处,而那些巫人千方百计的冒险进入,必然是有其他目的。

    她回去,若是不如实交代,凭师父和公子,肯定能看出她说谎来。

    再说,齐子斐的做法的确是很诡异,她在想,需不需要告诉师父。

    他有秘密,或许是不想被别人知道,她若说了,岂不是食言?再说,她也不是很想泄露他的秘密。可以说,但凡事关他的,她都不想对别人说。

    她忽然发觉,自己这小小的脑袋还真是容量不够,这点儿问题都琢磨不明白,一直在纠结当中,还是没得出答案来。

    出了宛南,这速度好像就更快了些,因为天气实在太凉爽了。

    马儿快跑起来,轻风拂面,不只是人,连马儿都觉得爽。

    当然了,奔跑在前面的人肯定是觉得爽,在后头就没那么爽了。

    前面的马儿卷起烟尘,跑在后面的,就只有吃灰的份儿了。

    每每到了傍晚进入沿途的驿站休息时,金鱼都觉得自己的脸上好似涂了一层的灰色胭脂,她整个人都成了灰人。

    但尽管如此,金鱼也是没办法抗议,她又不能跑到前头去让齐子斐吃灰。更不能落后太远,否则他肯定会怀疑她是要落跑呢。

    不过距离皇都也没有多远了,这一路,她可以忍。

    终于,皇都近在眼前,金鱼也总算是松了口气,可算是到了。

    见到师父,她也就不用再跟着齐子斐后面吃灰了。希望到时师父能再派给她任务,她也好赶紧的离开皇都。

    进入皇都,还是这熟悉的繁华,来来往往的人擦肩接踵,皇都的人是最多的。

    骑马而行,朝着湘王府而去,金鱼原本以为齐子斐会回刑司的,没想到他也一直同路,显然也是要去湘王府。

    湘王府一如既往,大门前有护卫在守着。从马背上跳下来,小风等三人立即聚在了金鱼的身后。

    看向齐子斐,他先一步进入了府中,她这才带着另外三个人进府。

    畅通无阻,因为那守在外的护卫,她都认识。

    师父和公子就在府中,金鱼倒是也没着急,沿着长廊走,正好迎面走过来一个少年。

    “三爷。”看到他,金鱼也不由笑了起来。

    “小金鱼,你回来了。”少年俊朗,笑容满面,乌溜溜的眼睛弯成了两轮弯月,一身华服,却没有任何的奢贵之相,反而让人心生亲近之感。

    “三爷,你怎么在王府啊?上次不是说,你要去边关嘛。”齐子汶是三爷,年龄与她最为相近。当年也是因为师父生了他,没有得偿所愿的生出女儿来,后来没过多久,就收她为徒了。

    “去宫里看望太后她老人家,这几日便出发了。不过,小金鱼你若是上次离开长碧楼也带上我的话,我也就不用去边关了。”齐子汶边说边摇头,这小丫头独来独往,这么多年来,他都没跟她走过一趟,她不带他。

    “我是执行任务,师父有交代,我也不得不从。这会儿师父没休息吧?”金鱼以笑应对,她不是不带他,而是有危险。他可是三爷,师父和公子的小儿子。上头两个哥哥,从小备受宠爱。

    她去执行任务,每次都有危险,他若是受伤了,她可担待不起。

    “没休息。刚刚大哥去面见父亲和母亲了,走,我带你过去。”歪了下头,齐子汶转身带路,边走边问她这次执行任务期间都遇到了什么事儿。

    金鱼也添油加醋的说,尽量把遇到的凶险夸大,因为他喜欢。

    她和齐子汶算是一同长大,相处的时日也多,说话时也较为轻松。

    从长廊上下来,朝着主居的方向走,进了院子,正好看到齐子斐往外走。

    “大哥,这么快便要回刑司了?”齐子汶笑,两排小白牙。

    和齐子汶相比,齐子斐是绝对的稳重谨慎,面上没什么波澜,以至于乍一看还有点儿严肃。

    “刑司有公务。”他走过来,一边淡淡道。

    “那大哥慢走,我和小金鱼去见母亲。”说着,齐子汶抬手,随意的搭在金鱼的肩膀上。他个子要高一些,这个动作看起来就十分的自然和轻松。

    歪头和他对视,金鱼也弯起眉眼,有他三爷在,她果然觉得轻松了许多,不似单独面对齐子斐时那么有压力。

    不过,齐子斐的面色却在同时变得不那么太好,视线也落在了齐子汶的那只手上。

    上前一步,他猛地抬手,重重的把齐子汶的手给拍了下去,吓了他一跳。

    “大哥,你做什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都被打红了,火辣辣的。

    齐子斐冷冷的看着他,“男女授受不亲,自己的手该放在哪儿,难道不清楚么?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话落,他又转眼看向金鱼。

    金鱼一顿,身体也跟着无意识的向后。

    抬手在她肩膀上拍了拍,手又转而落在她的头上摸了下,“进去吧,母亲就在里面,正等着你呢。”说完,他便离开了。

    站在那儿动弹不得,旁边齐子汶眉头皱的紧,“跟我说男女授受不亲,凭什么他摸就行?”

    ------题外话------

    听风新文《将军不容易》已开坑~~

    又名《媳妇儿总想给我相亲怎么办》《我的媳妇儿是小姑姑》《论成为自己姑父是什么体验》

    穿于乱世;家破人亡;孤女无依!幸得战死沙场亲兄的结义兄长老将军收留,居于将军府,人尊小姑姑。

    小姑姑庄正端雅;秀外慧中;蕙心纨质,深得老夫人喜爱。弥留之际,交给小姑姑一项任务,为那猛锐冠世,旷世无匹的少年将军觅一匹配女子,成婚生子,延续血脉。

    这个任务……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将军少年成名,纵横无敌,征战沙场,击退敌蛮。

    但,他有一秘事也天下尽知,恐女!

    老夫人为此操碎了心,觅得众多大家闺秀,将军无一满意。

    敌军为此设计女子前锋,意欲‘吓死’将军。

    为将军找媳妇儿……无异于水滴石穿,铁杵磨针,西天取经!

    深得老将军老夫人恩情,小姑姑毅然决然的走上了‘西天取经’的漫漫长路。

    取经路上披荆斩棘,奈何将军是一块世所罕见的金刚石,哪个姑娘他都不满意。

    绞尽脑汁,总算得知他到底心仪何种女子,一一对应,倒是与她相差无几。

    原来,将军是想做自己的小姑夫?

    。

    侧耳听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