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得逞(二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近在咫尺,他的呼吸都尽数吹洒到脸上,她的眼睫毛和脸上的汗毛都在颤动。

    她整颗头都燃烧了起来,盯着他的眼睛,她无意识的咽口水。

    以至于,他说什么,其实她都没听清。

    落在她耳朵上的手转到了她的脸上,拇指轻轻地移动,感受她细嫩的皮肤,一边欣赏她眼神儿涣散,发傻的样子,齐子斐的眼睛里皆是笑意。

    “我说的话都听到了么?看你好像暂时不太想听秘密,难道,是想做些别的?”视线由着她的眼睛下滑,路过她的鼻子,最后落在了她的嘴唇上。

    眨眼睛,一时之间,她连呼吸都忘了。

    齐子斐微微偏头,最后看了一眼她涣散的双眼,吻便落在了她的唇角。

    金鱼的眼睛持续涣散,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牵扯她的眼皮,让她根本就坚持不住,合上了眼睛。

    灯火朦胧,只有那么一盏琉灯立在书案另一侧,距离那两排书架最远。

    外面亦是无声,尽管这夜里刑司有人值守,但他们好似雕塑一般,不会发出一丝的声音来。

    许久,金鱼的神智才一点一点的回来,而待她神智回来时,齐子斐已经撤离许久了。

    他就站在她面前,一手扣在她头上轻轻地抚摸她的头发,而她则抵在他腰间,额头顶着他腰带的玉扣,微凉。大概也是这微凉,才让她恢复了神智。

    垂眸看着她,这小家伙双手抓着他的袍子,也看不见脸,只是在过急的呼吸。

    “平时在长碧楼,你可是威风的很。外出任务,也做的极好,但凡有随着你外出的人,无不听从你指挥。怎么这会儿,反应这么迟钝。”继续摸她的脑袋,齐子斐轻声道。这两年来,她在外做什么,他都知道。

    “我见着世子爷,脑子就不好使了。”继续抵着他的腰不抬头,金鱼一边小声回答。

    她直至此时仍旧晕晕乎乎,原本的那些担心纠结,都不见了。她现在唯一记着的,就是他的温度,他的嘴唇,他的舌头。

    走火入魔,不过如此。

    这回答显然是齐子斐爱听的,轻笑,他一边捧住她的小脑袋让她抬起头来,“所以,每次见着我,都板着小脸儿,原来是想遮掩你的脑子迟钝。”

    “是不想被你看出来。”她声音很小,这些事儿,她并不想告诉他。甚至那时觉得,这辈子她也不可能再与他说除了公式化的客套之外的话了。

    手指在她的脸蛋儿上移动,看着她那可爱的小样儿,“的确伪装的很好,无法看穿。见着我无不是冷脸,就是和你交手,你也是极其冷淡。最初以为你是想不通,后来又觉得你这小丫头是不是又变心了。”

    抿了抿嘴,她没吱声。变心是不可能的,她哪有那么多的心可变。只有一颗心,然后装满了他。

    “既然不再胡思乱想了,就好好的听一听我的秘密。听过之后,你就永远都不会再想身份地位的事情了。”轻轻地收紧手指,也捏住了她的脸蛋儿。圆圆的,再加上一些婴儿肥,这般捏起来,她瞧着更是无比可爱。

    他说起这个,那些刚刚被抛却的纠结又重回了脑海里,金鱼眨了眨眼睛,这肯定是个惊天大秘密。

    “因由便是我之前毁掉的那些玉简,这么多年来,奉天的那些玉简,皆毁在了我手中。从在东阳山我拿了玉简开始,你便一直很好奇吧。其实很简单,我会毁了那些东西,完是因为一个人,我的母亲。”声音很低,齐子斐垂眸看着她,一边说道。

    “师父?”挑眉,金鱼听着听着,反而更糊涂了。

    “不是,是我的亲生母亲。”微微摇头。

    “师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这个事儿,金鱼从未想过。甚至,有点儿迷糊了。世子爷和师父样貌是相似的,尤其是笑起来时,两人的脸颊上都有酒窝。没有血缘上的关系,怎么可能相似到这种地步。

    “其实,她是我的姑母。我的亲生父亲,是她的亲哥哥。”所以,他们会长得像,这一点儿都不难理解。

    这个秘密,果真很大,穷尽她的想象力,她也想不到这个秘密的真相会是这样的。

    “那……他们现在在哪儿呢?”在长碧楼这么多年,她跟着师父,也从未听她说过,自己有个亲哥哥的事儿。

    “不知道,其实我从未见过他们。”齐子斐微微摇头,他不曾见过,甚至,都不知他们长什么模样。即便是擦肩而过,也根本认不出。

    金鱼更是难懂,不过猛地想到他刚刚说这些年他几乎把奉天的玉简都给毁了,是为了自己的亲生母亲。那么,他的亲生母亲……

    “你的亲生母亲是巫人,是……是鬼母?”她眼睛也随着这个猜测而睁大,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身边居然有这种惊天大秘密。

    他说得对,如若这个秘密被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嗯。”齐子斐弯起唇角,没错,恐怕这世上没人能猜得到。

    抓紧了他的袍子,金鱼不由得深呼吸,真的没想到,万万没想到。

    “所以,身份和地位,我本来就不曾拥有。世子爷,也不属于我。我早就想过,应该把这世子爷的位置还给子祈,他才是父亲和母亲的长子。”他的声音始终压得很低,足够保证除了金鱼之外,不会被其他人听到。

    咬唇,金鱼想了想,又不由点头,“是啊,这样一来,二爷其实是长子。”

    捏住她的脸蛋儿,轻轻地扯了扯,齐子斐也不说话,只是盯着她瞧。

    “那,世子爷有想过去寻找你的亲生父母么?”不知身在何处,而他的母亲又是巫人。这样一来,藏起来让人找寻不到,也是对的。

    “其实我一直都与他们有联系,但也仅仅是我与他们有联系,他们从未联系过我。”齐子斐想了想,说道。眸色也不由几分深远,这些事情,是天大的秘密。

    金鱼不由叹口气,倒是不由几分心疼他,居然和她差不多,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