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套路(一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齐子斐告知了她属于他自己最大的秘密,之后,还给她看了关于这个秘密的‘证据’。

    那是一堆被特意放起来的书信以及画像,画像是他自己。

    金鱼翻看了一下,没有仔细的看那些书信的内容,毕竟涉及,她部都看一通也不太好。

    倒是在那些画像上花费了一番功夫,因为画的特别好,就是齐子斐本人。

    “这是世子爷自己亲自所画?”他是会画画的,不过,画画最好的,是二爷。二爷舞文弄墨,特别聪明,读过很多很多的书,朝廷里最有知识的太傅,都是他的教书先生。

    “有几幅是我所画,这几张出自子祈之手。”就站在她旁边,单手撑着书案,随着说话,他一边将自己所画的挑出来。

    金鱼看了看,也一眼就分辨出来了,他和二爷的画法是不一样的。他画的很好,但若是这般对比的话,其实能看得出,二爷的画工要更厉害一些。

    “所以,这些画还有信件,都是要给你亲生父母的?可是你不知道他们在何处啊,如何送到他们手里。”歪头看他,金鱼的眼睛也十分明亮。她真的很好奇,他的亲生父母会是什么样的人。

    “直至五六年前我才知道该如何与他们联系,这件事连母亲都不知道,一直是父亲在做。从我两三岁时,父亲每年都会画很多我的画像,然后派人到塞外,将那些画像放在某处。我的亲生父亲会去取走,所以其实他们也见证了我从小到大的成长变化。至于父亲有没有与他们有更直面的联系,我却不知道。现在每年将这些东西放到指定地点,变成了我自己的任务,但是这么多年来,却从未碰见过他们。我甚至在那儿蹲守过半月有余,不曾见人。”他低声的说着,他是试图寻找过他们的。可是,他们藏起来了,隐藏的十分深,根本就不曾露面过。

    金鱼歪头看他,心中的心疼不言而喻,甚至连见一面都不曾有过,真的很遗憾。

    “他们应当是有不能露面不能见你的理由吧,就像当初师父一定要说你是她和公子的孩子,必然是为了保护你。即便不曾相见,但世子爷却是知道他们是谁,知道他们在某一处生活着,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不像她,她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是啊,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齐子斐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她的身世,他也是知道的。

    “那今年,这些画像和信件还没有送去吧。”因为他的手,她也不由得弯起了眼睛。

    “还没有。此事不可外传,也不能被母亲知道。父亲一直秘密的进行此事,之后交给我亲自来,他便没有再插手。想来,我亲生父亲还活着并且一直与他有联系这件事,他不曾告诉过母亲。是何因由我不知,但父亲此做法,必然是有他自己的道理。”声音很轻,更像是在哄孩子。

    “嗯,我明白。”她又怎么会乱说?特别是关于他的事情,她更是不会乱说。

    动手,齐子斐把这些信件和画像一一的收起来,重新放回箱子里。

    “过些日子,天气凉了,我便北上去塞外。想不想一同去?”他边收拾边看她,问道。

    “我能跟着你去么?”眨了眨眼睛,金鱼现在才想起来这事儿。

    “为什么不能?还是说,你不想跟我去。”收好了箱子,他问道,眉眼间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想了想,她也不由笑,“我都忘了问你,师父和公子到底与你说了什么?”想来她从饭厅出来后,他没有再挨训斥。

    “自己猜。”齐子斐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转身把箱子送回了原处。

    站起身,金鱼跟上去,“世子爷你说嘛,师父和公子到底是怎么说的?即便世子爷另有身世,但你也不是一般人啊。”就算他不是世子爷,可他是师父的侄子,那公子就是他的姑父。如此算来,他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齐子斐不回话,将箱子放回了原处,他回头看了她一眼,眉眼间带着笑意。之后,绕过她往内室走。

    “世子爷你若不说,我就只能回去问师父了。但我想,无论如何,我肯定也得受到责罚。师父认为我两年前还是孩子,我却对你费尽心机,师父肯定会生气的。”跟在他身后,金鱼边走边说。反正如若换位思考,她碰见了这样的人,她也会生气的。

    齐子斐已走进了内室,内室不大,但是十分干净,大床桌椅一应俱,不过又没有摆放过多的装饰物,极其简单,十分符合他的脾性和习惯。

    “但,看你刚刚如此说,想来最终师父和公子还是同意了吧。可能会有许多的难题,譬如皇太后和皇上那里,师父和公子必然得去交待,我这也算是闯了大祸。也或许,皇太后和皇上不会同意,我没有来历,那样就……”可能皇太后和皇上会的大发慈悲,让她给齐子斐做小。

    如果事情到了那一步……她会拒绝。

    齐子斐忽然停下脚步,金鱼没有适时的停下,直接撞在了他后背上。

    后退两步,她抬手抚了抚自己的鼻子,之后抬头看他,发现他已经转过身来,正垂眸盯着她呢。

    “你是闯祸了,或许是个很大的祸。不过,也未必不能解决。”抓住她的手,他轻轻地叹口气,后退一步,他就坐在了床上,顺带着把她拽到了旁边坐下。

    顺着他的力气坐下,金鱼盯着他,“世子爷早有法子了?”也是,凭借他的脾性,如若没有把握,也不会向师父和公子坦白。

    “或许吧。不过时候不早了,先休息,明日再说不迟。”他继续道,声音很轻。

    眨了眨眼睛,金鱼蓦地回神儿,看了看他的脸,又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床,下一刻她就霍的站起来了,“世子爷,这是你休息的地方。”又骗她?看他那眼神儿,摆明了有深意,她的脑袋都跟着烧起来了。

    齐子斐露出笑意来,轻轻地摇了摇头,“你在这儿休息吧。”站起身,他又叹了口气,关键时刻,她倒是忽然又反应过来了。还说面对他脑子就不好使,这不很好使嘛!

    ------题外话------

    听风新文《将军不容易》已开坑,近日正常更新,亲们记得收藏

    又名《媳妇儿总想给我相亲怎么办》《我的媳妇儿是小姑姑》《论成为自己姑父是什么体验》

    穿于乱世;家破人亡;孤女无依!幸得战死沙场亲兄的结义兄长老将军收留,居于将军府,人尊小姑姑。

    小姑姑庄正端雅;秀外慧中;蕙心纨质,深得老夫人喜爱。弥留之际,交给小姑姑一项任务,为那猛锐冠世,旷世无匹的少年将军觅一匹配女子,成婚生子,延续血脉。

    这个任务……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将军少年成名,纵横无敌,征战沙场,击退敌蛮。

    但,他有一秘事也天下尽知,恐女!

    老夫人为此操碎了心,觅得众多大家闺秀,将军无一满意。

    敌军为此设计女子前锋,意欲‘吓死’将军。

    为将军找媳妇儿……无异于水滴石穿,铁杵磨针,西天取经!

    深得老将军老夫人恩情,小姑姑毅然决然的走上了‘西天取经’的漫漫长路。

    取经路上披荆斩棘,奈何将军是一块世所罕见的金刚石,哪个姑娘他都不满意。

    绞尽脑汁,总算得知他到底心仪何种女子,一一对应,倒是与她相差无几。

    原来,将军是想做自己的小姑夫?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