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海思玄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有缘渡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数月以来,六合好不热闹。

    就连平日里疏雅冷清的仙庭,也平添了些熙熙攘攘。

    财帛星君仙府上,往来仙者更是络绎不绝。

    近来数次破例大开聚宝盆,什么名琴神兵、龙涎鲛珠、珂贝璧玉、仙药灵芝全被一扫而光。

    财帛星君府上一众童子,数万年间辛苦觅得的宝物,眼下竟有供不应求之势。

    在这诸多宝物之中,现如今当数这南山灵松最为抢手。

    这才夜尽将明之时,一众摩拳擦掌的青年仙官早已聚在财神府外,就等着仙童来报:今天,南山灵松卖否?

    按理说,仙界的嘛,该是最为淡泊,最不屑为身外之物所扰的。

    此话不假,但也分时宜。

    你要知道,六界之中,就有那么几位德高望重的尊者,任你神仙修罗,都要上赶着巴结。

    冥界玄尊他老人家,就是这样一位人物。而这位大人物的四十九万大寿就要到了。

    礼多人不怪,此话放之四海而皆准。君不见眼下天地各界,均苦心搜罗贺礼,蓄势待发,打算大拍玄尊马屁。

    自不消说,逢此盛会,冥界忘川河畔这有缘渡口,往来船只交通,比平日更繁忙了。

    对外,冥界只有有缘渡这一处入口,现下渡口前等待摆渡的队伍已将奈何桥饶了三圈。

    其中不乏娇生贵养的公子小姐,或倚腾云,或骑灵兽,都等得甚不耐烦。

    忘川河上的渡船,有行顺水、行逆水的两种。

    顺水船渡的是往来冥界的仙、魔、妖三族,一船可坐数人。

    逆水船渡的是投胎的凡人,一船只可坐一人。

    每当有空船靠岸,都会过来一个模样俊秀的少年冥使,将与此船有缘的客人领上船去。

    正当此时,一个笑咪咪的老翁撑着竿靠向岸边,摘下斗笠擦了擦汗,又调转船头,慢悠悠地与那少年冥使耳语了几句。

    冥使说道:“是顺水船,这会儿手上得了灵珠的有缘客,随我前来。”

    “谢过仙使!劳烦各位仙友,借小女子一过。”一个百灵般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位裙袂飘飘的少女朝船头飞来。

    这声音说不出的悦耳,众人抬头望去,见这少女笑眼弯弯,嘴边两个梨涡,一侧耳边生着一枚细细的淡金色妖纹。

    忘川河边等船的,除了诸仙更有一众妖魔鬼怪,均生得歪瓜裂枣。

    这少女一口一个“仙使”、“仙友”叫着,若是旁人口中说出,难免有油嘴滑舌之嫌。

    不过这话语中礼数周全,配上她这悦耳的嗓子,竟如甘泉入心般说不出的舒服。

    只见她将手中一颗殷红的珠子交给冥使,那珠子刚碰到冥使的手心便消失了。

    忘川摆渡的规矩,是六合出了名的奇葩。基本可以总结为一个“缘”字。

    冥界财大气粗,交通一律免费。这灵珠,就相当于船票了。它变到谁手里,谁就能先登船。

    所以说,十年修得同船渡。这是真的,忘川河,就这规矩。

    方才登船的,正是来自幻川卧凰宫,妖族的锦胥郡主。

    幻川乃妖族所居之地,地幅辽阔,分为一十三岭。锦胥此番便是从幻川来给冥界玄尊贺寿的。

    这时岸上人群中忽然一阵骚动。只听得几个年轻女子议论纷纷:“快看,是那两位来了吗?”

    “哪两位?”有不知情者疑惑地发问。

    “还能有哪两位,当然是玄冥……二少……”

    这小仙娥说完羞红了脸,往后指去,只见一左一右两个身姿挺拔的青年男子并肩朝船头走来。

    一个手持纸扇,风度翩翩,一身儒雅的窄袖常服。

    另一个着云纹长衫,腰系丝绦,绅带上配着美玉,意气风发。朝领路的冥使招了招手道:

    “小黄鱼儿,今日怎又是你当值?”

    那叫小黄鱼儿的冥使连忙拱手一拜:“见过两位将军。”

    将……将军?

    冥界的将军,都如此俊雅吗?

    可不是嘛。

    六合之中,要说数一数二令人向往的,便属冥界了。冥界玄尊寿诞,能得天地六合如此重视,就可见一斑。

    这其中首要原因,自然是因为六合众生投胎轮回,都要打此过。

    下凡之前,任你上仙上神、妖兵魔将,都得将九成灵力封存于冥界定渊阁内。这些灵力得以妥善保存,全仰仗玄尊他老人家坐镇玄冥。这般能耐,就连仙帝,也要忌惮几分。

    而第二个原因嘛,则是因为冥界以盛产俊男美女闻名。

    凡间流传的冥差面目可憎,只是以讹传讹的谣言。这谣言可以说是让令冥界千万年来蒙受了大大的冤屈。如果哪个凡人有幸在冥界走一遭再回去,只怕连天仙配这样的话本都要改写了。

    冥界俊俏公子,尤以方才那两位人称牛头、马面者,令六合少女魂牵梦萦。

    这对双胞兄弟一个清逸俊朗,一个气宇轩昂,传闻中都是俊美无涛,能比得六合美男尽皆失色的人物。

    那被叫做小黄鱼儿的少年冥使显然与二少熟识,领着他们坐在船尾,时不时交谈几句。

    锦胥第一个坐上船,却见船夫还毫无动身的样子,心想,这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渡河。

    她笑盈盈地问道:

    “船家,什么时候才开船呀?”

    玄冥二少这才注意到船上坐着一位妙龄美人,看耳边妖纹,定是来自幻川了。

    于是向她拜了拜手,锦胥也还礼,脸上始终笑吟吟的。

    玄冥二少这才知道,她乃是幻川的郡主。幻川相当于仙族封地,并无君王,郡主就等同于公主了。

    见这锦胥郡主年纪不大,举止却颇为大方周全,玄冥二少心声感慨,互相密语道:

    “小音殿那位祖宗,何时能有这大家闺秀的乖巧样子,我们就谢天谢地了。”

    “想什么呢,三千年了,能改她早改了。”

    “白泽书局新出的那本《六合秘闻录之草包美人传》看了吗?咱们这妹妹,堪称六合文艺创作灵感之源。”

    无声的密语还在穿来穿去,船却没有要开的样子。

    见岸上的人都等得不耐烦了,小黄鱼儿抱了抱手,道:“各位贵客,少安毋躁。并不是船家故意拖延,乃是有一位有缘客人,还没上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