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海思玄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浮菱泽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十三岭中,未央峰不算是最高的一岭,也不算是最险的一岭。

    相反,它的山脚连绵,是十三岭中最像山的一岭。未央峰下之泽,就是浮菱泽。

    浮菱泽望之无际,泽中多蛟。

    入夜了,月已升,星又起。

    湖面凉风阵阵,惹得白日里闷坏了的小鱼小虾纷纷探出水面。浮菱泽畔,有莲亭亭而立。

    他一时间有点恍惚,只道是这酒,寡淡如水,竟这般醉人。

    “公子。”一个身穿斗篷的黑影,不知何时已立于他身后。

    “成延,”他转身,一手搭上那斗篷下瘦削的肩膀,“别来无恙?”

    “有劳公子挂念,这里一切都好。”成延放下斗篷帽来,左脸颜如冠玉,右脸狰狞可怖。

    “嗯,浮菱泽众生有你照应,我甚是放心。我近日……”他低头一笑,面对着水面,“我近日识得一位友人,是个大人物。这些小鱼小虾,常常还未长大便为水鸟而食。这个大人物,我或可在她那求一个人情,让这些鱼虾也有化身成人的机会。”

    成延的阴阳脸上闪过一阵阴沉,他知道公子口中的这位大人物是谁。

    “公子,你在仙庭千万小心,那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泽主她……”想了想又道,“她若还在,必不愿公子如此犯险,与仙界、玄冥多有牵绊。”

    白珉转身凝眉而视:“她不愿我有牵绊,可她自己的牵绊,我解不开。”

    成延低下头,以他的身份,不便再多言。

    白珉长吁一口气,问道:“那水麟珠……?”

    “属下已按公子吩咐,引来那群人,将玄冥少尊主逼进避锋轩。水麟珠……她已经带走了。”

    “啪”地一声,脆物碎裂的声音划破万籁寂静,白珉将手里的酒杯砸向地面,酒洒了一地,连泽畔的莲花也微微颤动。

    “好,甚好。”

    “公子,恕属下多嘴,其实你早已料到,对么?”成延问。

    白珉望着地上的碎片,带着几分醉意道:“并非料到,只是撞上了而已。我又无占天卜地之才,我怎知她是何身份?我只是猜测她并非玄尊亲女,否则玄尊为何不授她玄冥净焰?她将来毕竟是冥界之主,玄尊不传她玄冥净焰,说是少尊主无能,术业不精,其实可能她根本不是玄灵之身!罢了……”

    他展开手中纸扇,对地上的碎片一抚,碎片立即聚合成原先那只酒杯,完好无缺。

    白珉拿着酒杯,似是对月端详,接着道:“成延,我并未想到,今日能以水麟珠试出此事。本来我也只是冒险一试,没想到……她竟是仙身。此事避锋轩不知吧?”

    成延道:“公子放心,避锋轩收钱办事,对水麟珠的来历一无所知。”

    白珉道:“好,那便好。此事非同小可,我尚摸不清来龙去脉,你且先回去,静候我令。”

    成延拱手道:“公子保重。”将斗篷帽戴上,遮住头脸,便转身消失于黑暗之中。

    白珉等到成延远去,于泽边一块大石上坐下,用地上的酒壶又斟了一盅酒,细细抿了一口,自言自语道:“这种细枝酒,用玉杯喝,颇为无趣,还是得用半只竹筒装来才好。可是娘,孩儿如今去哪找那九行泉边的青竹呢……”

    说罢,从石上起身,拿起酒壶,向泽畔走去,步子已有些不稳。

    白珉走到泽边,闭眼将壶中的酒悉数洒入浮菱泽中,酒水打在莲叶上,滴滴答答作响。

    他叹道:“玉瓶温过的细枝酒,须持竹筒来喝。小时候,孩儿只道这是天经地义。自娘走后,孩儿才学得,原来酒不一定要用竹筒喝,更有玉杯金觚,可盛各般滋味。酒在哪里,滋味就是哪般,人也一样……”

    他笑了一声,似是自己也在嘲笑自己这一番胡言乱语。

    静夜之中,忽听得几声清脆的啼声。

    白珉听到这啼声,纸扇一探,扬手道:“出来吧,大人物。”

    忽然,泽边一棵大树悬垂的淡红色花朵间,飞出一只身量小巧的凤尾锦鹂,停在白珉身边,用朱红的喙在酒盅里啄了一口。

    “这里没有外人,郡主且放心现形,让小生一尽地主之谊。”

    凤尾锦鹂瞬间便化为了一个甜美的少女。

    锦胥毕竟是妖族郡主身份,此刻见白珉已颇有几分微醺,心下是稍有不悦的。问道:“白珉公子,是怕我青羽崖招待不周,才让我大老远飞到你的地盘上来?你倒好,客人未到,主人已先有醉意了。”

    白珉道:“郡主莫怪,小生此番下界不可多作停留,明日天权星君尚有差事交于我。所以只好两事并作一事,请郡主屈尊来我浮菱泽。”

    锦胥见他明明只是在喝酒,问道:“两事并作一事?见我是一件事,还有一件呢?莫被这佳酿误了事吧。”

    白珉道:“还有一件事便正是喝这细枝酒了。今天乃是我……我一位故人的忌日。”

    锦胥这下才明白,他为何如此伤神。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抱歉,我方才不知个中缘由。还望公子节哀。”

    白珉笑道:“无妨,生死有命,郡主不必为我担心了。对了,郡主召我来,说是为了一件秘事?”

    锦胥忙正色道:“对,那日我在冥界无意间发现了一件事。此事虽并非大事,但其背后可能牵涉甚多,甚至关系六合格局。”

    白珉问:“郡主发现了什么?”

    锦胥便将那日在冥界地下赌肆,那个仙官闹事,玄冥二少双倍补还了他少得的灵力,并且和赌肆老板招福在厢房里说的聚金炉一事,一五一十和白珉说了。

    白珉听罢,良久也未道一个字。

    锦胥见他凝神思索,也并未打扰。她知道白珉才谋过人,现下听了她说的这番,心中一定已有计较。

    果然,白珉沉默了一会道:“锦胥郡主,你想的没错,此事背后,可能的确是一个关系六合格局的大秘密。定渊阁这二十万年若果真化生出总量如此惊人的灵力,我想只有一种可能。”

    锦胥忙问:“是何种可能?对我妖族是福是祸?”

    白珉想了想道:“我无法确定是福是祸,一切只是猜测。我斗胆猜测,此事应和一个人有关。但个中具体关联,我还想不透。”

    白珉的推测是,此事与苏弥雅有关。

    他在锦胥这里的角色,是助她取得妖族统领之权,自然不会将苏弥雅乃是仙身之事告诉锦胥。

    至少,不是现在。

    白珉又给自己倒了一盅酒,带着几分醉意道:“锦胥郡主,小生这会儿醉得有些糊涂。这许多大珠小珠,需得明朝酒醒方能穿成一串了。”

    锦胥哭笑不得:“你怎么总是如此,当正经时,偏不正经。”

    白珉往泽畔大石上一卧:“月下美人,你且先去,我已醉了,不一会儿便将睡去。且让我在这浮菱泽畔,盖着清风做上一个美梦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