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海思玄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蛟龙泪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珉也许永远也不会记得,在那个千头万绪的晚上,他做了怎样的一个梦,又是为什么会流泪。

    在那个梦里,他似乎穿着自己平时不惯穿的服饰,好像是一种广袖对襟的长衫,衣身也是浅浅的水墨色,衣襟缀着玄青色的边缘。

    他站在河畔的亭中,亭子的棱柱之间,挂着层层帷帐。

    空气中的湿润青草味,让他知道这是刚刚下过一场骤雨。河中有一艘船,似乎是在等他。

    他面前的女子,穿着层叠飘逸的绫罗纱衣。裙裳中间的飘带上,佩着一枚乳白的玉环。这绯色的裙裳是那样轻盈,凉风袭来时,若没有这枚玉环压着,便像要飘去空中一般。

    她耳垂上戴着一对金丝笼着的珍珠,杏眼里满是娇媚,但也充满愁绪。

    “七郎,”她说,“那兰舟来了,在等你。”

    “我知道。”自己是白珉?还是她口中的七郎?

    亭外寒蝉正在鸣叫。

    那女子的朱唇轻启,几次欲开口,又没有说话。临了,才道:“七郎,入秋了。以后,你莫要再穿得这般单薄。”

    入秋……是了,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听那寒蝉的鸣叫甚为凄切,想来是天气转寒,它们活不久了。

    帐外的蝉声,河畔的兰舟,河上的烟波,还有这女子的面容,一切一切都真实得不像做梦。

    白珉感觉此刻自己就是这七郎,这位前来送行的女子,一定是七郎深爱的人吧。

    梦里的七郎轻声抚慰着那女子,无需为自己担心。她正是这般美好年华,自己此番虽要走了,今后还有许多良辰美景在等着她。

    “可是七郎,此去经年,以后纵使有千般风情,你叫绮月同何人说呢?”

    绮月。

    这个名字让他心头一触。

    是了,他第一天见到她,她就叫绮月了。在他心里,她就是绮月,不是别人。

    现在她就依依不舍地附在自己胸前,好似要失去一个再不可得的宝物。

    “绮月……”他试探着唤了一声。

    她从他怀中抬起头,已是泪眼朦胧。

    真的是你,我这是要离开你吗?我怎么舍得呢?

    “你的千般风情,便同我说最后一次吧……”

    长亭中,帷帐轻轻落下。

    她的身量是那样轻巧玲珑,轻巧到能由自己轻易托起。颈边来回摩挲的,是她玉臂柔嫩的肌肤。

    真的是入秋了,轻纱褪下,她的肌肤有些凉。

    之前的每一次,都是这样吗?

    他不禁想,她是不是总是会这样迷离地唤自己七郎,七郎。

    她的呼吸里,有蔼蔼烟波,那沉吟让他迷了心窍,喘不过气来。

    掌中的柔软仿佛一触即破,他想使力,又不忍心。

    这就是别离,抓不住又不想放的别离,在唇边,耳边肆意地挠,挠得人欲罢不能,又痛彻心扉……

    他曾答应过,不会轻流蛟龙之泪。

    可是这个梦让他流泪了。

    不知过了多久,白珉才从梦里昏昏沉沉地醒过来。夜还未央,眼前的景象,又变回了破败不堪的废弃仙府。

    可是,接下来看到的一幕,令他震惊不已。

    他的眼前浮着一滴水珠,水珠中有许多一闪而过的影像,在不停变幻。

    白珉一惊,下意识地伸手摸自己的脸颊,果然有些微湿的痕迹。

    难道这滴水珠,竟是自己的蛟龙之泪,这水珠里的影像,就是这废弃仙府的记忆?

    白珉从地上坐起,揉了揉还有些眩晕的头,伸手将那滴水珠引到自己面前。

    竟真的是蛟龙泪,他也是第一次见自己的泪。

    细看那滴泪中,好像有个广袖宽袍的中年男子身影。他正立于亭中的星宿轮前——没错,就是白珉现下所在的这庭中,只是当年这里亭台流水,雅趣盎然,全然不是现在这萧条落败的样子。

    那中年男子望之神情庄重,有股学士大家之风,白珉向来欣赏这样的人,便凝神继续看下去。

    那男子平伸双掌,用聚在掌心的灵力操控星宿轮,口中念念有词,似在依据轮中星宿变幻,推演着什么。

    忽然,他神色陡然一变,急急收掌,喃喃地道:“天劫……”

    接着,泪滴中的这男子消失不见了,出现的是仙帝隍及的脸。白珉连忙伸手再加注灵力,让泪滴中的片段继续下去。

    只是这片段甚是支离破碎,虽然看得出来是在此地发生的事情,但也只能断断续续听到隍及口中的几个字:“梦海天劫……应劫……祝九阴……”

    白珉大惊,他没想到居然会在这滴泪的记忆里听到“梦海天劫”这几个字。一直以来幻川便有不入流的说书人,拿所谓的“梦海天劫”吸引看客。这说法本是耍乐的把戏,无人当真,居然今日在这破败仙府上以蛟龙泪再现,白珉只觉得若再细想,必是令人脊背发凉之事。

    若说从仙帝口中听到“梦海天劫”就够令人吃惊了,那么接下来看到的,则让白珉震惊到几欲崩溃。

    他看到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人,是一个和仙帝隍及容貌极为相似,身着玄甲,头戴黑羽冠的高大男子。如果不是着装不同,白珉一定会以为,这就是仙帝隍及。

    这高大男子神情甚是冷漠,手中持着一把剑。

    “七星凰目……!”白珉不由得轻声惊呼。

    剑身七星环绕,剑柄嵌着玉色的凰目珠,正是附禺剑。

    那么,这持剑的男子,便是附禺剑的主人……

    魔尊,祝九阴。

    还未来得及思索,下一幕,祝九阴将附禺剑,刺入了那个推演天劫的男子的心口。

    剑锋腾出的黑气,将他围绕起来,这男子看起来只能勉力支撑,被附禺剑伤及心口精元,眼看着就要灰飞烟灭了。

    突然,他拼死发力,双手攀住剑锋,仰天长喝一声,附禺剑顿时迸发出电光般的星火,似是被注入了什么,忽然红光一现,不过只是转瞬即逝,连持剑的祝九阴也没有发现。

    白珉从泪滴中旁观,才注意到附禺剑的变化。

    祝九阴将剑拔出,那男子已是奄奄一息,周身泛起幽光,这是行将羽化的迹象。

    这时好像有女人的声音响起,祝九阴连忙收起附禺剑,匆匆离开了。

    那男子的身体已经羽化了一半,变得透明,只见他挣扎着抓住了什么东西,霎时间,又是红光一闪……

    白珉正要护住泪滴,看那红光中的是什么东西,突然东方亮起一点光来,那泪滴便瞬间化成雾气,消散了。

    原来蛟龙之泪只有在夜晚才可复原记忆,待得黎明便会消散。

    白珉站起身来,怔怔地走出门去,回头望着这破败仙府门前的牌匾。

    “大司命……”他喃喃地道,“原来你并非自愿殒身,而是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