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海思玄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第一商都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话说苏弥雅与祁川谢过妖王与锦胥郡主,从幻川离开时,一个佩着雪焰钩,一个戴着水麟珠,都是已经注入了涂魂香的定情信物。

    两人再上了一趟仙庭月仙府上,由月老仙君确认妥当之后,这桩仙帝所赐的天婚才算正式定了下来。

    《战神别姬》屡屡加演,场场爆满。六合之中无论何处,不出十步必能见到腰佩银钩的男子,或是耳戴双珠的女子。

    避锋轩更是因此天婚佳话,一夜爆红。原先华灯初上之时便可早早关门,现在已经改为通宵营业。

    避锋轩那个胖胖的店主,原本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绝没料到有一天自己这兵器铺的生意居然能火过对面的怜香坊。

    这会儿怜香坊的妖娘那清亮的嗓子,只怕都没他手中算筹打得响。

    那兔耳鹿眼的店伙计,从早忙到晚,指挥着将店内神兵送往各界的飞禽队伍,务必将这许多包装严实的箱子匣子及时配送到客人手中。

    六合之中,哪个女子能收到情郎从避锋轩所订的神兵,比如飞镖、软鞭、巨斧等,必定是其他女子艳羡的对象,目光的焦点。

    什么?您问现下六合太平,女子何须喊打喊杀?

    您有所不知,哪个女子收礼,当真是拿来使用的呢。

    六合女子关注的焦点,是哪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又收到了避锋轩的神兵。

    但因此事而心潮涌动的,绝不止这些暗中攀比的女子……

    不信,您且看这翠微阁中情景。

    翠微阁,是玄冥大殿西侧的一处内阁,位于玄尊书房之侧,分为上下两层。玄尊与诸位阁老议事、日常待客都在此阁中。玄尊不在时,特许奚风、青丞两位义子自由出入。

    每月初一,乃各位阁老核报营收账款之日,若有涉及生意项目的重要事宜,也是这天集中商讨。

    今天是四月初一,翠微阁中气氛有些凝重。

    “奚风,青丞,奉茶。”见各位阁老来得差不多了,玄尊吩咐二位义子亲自给各人奉茶。

    “是,尊主。”奚风着墨色缎袍,青丞着冰蓝锦服,皆头戴玉簪琉璃冠,贵气逼人。

    二人乃是玄尊义子,左膀右臂,又皆有才干实权,说是实际上的玄冥少主也不为过。外人决计想不到,这在翠微阁开阁议事之前,竟是由这二位向各位阁老敬茶。

    二人这时一敛平日里风流公子的模样,不发一言,稳重地从右至坐依次奉上茶去,这才坐回玄尊身边。

    见人齐了,玄尊缓缓开口:“各位阁老,上个月有几件大事发生。其一,逢我寿辰。其二,仙帝赐婚小女。其三,小女同奚风、青丞皆已册封上仙。奏事之前,诸位对目前形势有何见解,不妨提出来。”

    “玄尊,”右手边数起第二座,矮个子的丹鼬阁老拱了拱手,道:“您此番大寿,除了使我冥界更扬盛名之外,其带来营收,更多达三十万灵石,每颗以一年计。其中尤以‘玄冥灵松’云游这项收益最盛,单单此项,七日之内便收入五万灵石之多。青丞将军操持此事,甚为成功。”

    青丞对丹鼬阁老点了点头,道:“青丞不敢邀功,‘玄冥灵松’大获成功,此景有口皆碑,乃是天时地利。况且,南山灵松乃是月儿前往仙庭请回,这五万灵石,月儿也有功劳在内。”

    只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哥,多谢你在众位阁老面前替我美言,我回头便让瑶玉坊替你备好雅座。”

    叮叮当当,人还没到,先听到这琅琊环佩之声,还能有谁?

    “看什么看?”

    丹鼬阁老正要发言,便被这一声娇斥喝得收回了眼。

    奚风道:“玄尊,您未说今日月儿也来翠微阁呀。”

    玄尊脸上似带笑意,但仍故作板着脸道:“月儿,你知道这是何等场合?昨日便吩咐你早些前来。简直目无尊长!速速坐下。”

    苏弥雅道:“爹,我昨日书读得太晚,起不来嘛。”

    席间响起一阵轻轻的哄笑声。

    玄尊脸色一变,他知道女儿又在撒谎。

    苏弥雅的师父,符离的广元子之身,半月之前便已身死离去。她却只以为,师父如往常一样只是外出云游。

    符离才是苏弥雅生父。玄尊想,自己待月儿虽好过亲生,她总归是个没有爹娘的孩子了。这么一想,心下甚为不忍。

    待众阁老安静下来,玄尊道:“众位阁老。之前小女年纪尚小,仍在闺中,我不欲使她过多参与我冥界事务。不过,正如我适才所说,如今仙帝已将她赐婚北战神,并许她婚后留在冥界。有道是,成家立业。是以,我有意拿出一部分阁中事务来,令她勤勉学习。”

    众阁老听了这话,纷纷低声议论。多数面有不悦之色,但碍着苏弥雅的身份,无人直言。

    绝大多数时候,玄尊是多智、英明且通透的,唯独对这小女儿,总是忍不住偏袒。

    玄尊道:“诸位阁老既无异议,月……少尊主且在我身边坐下。不过记住,以后每月初一,不得迟到!”

    苏弥雅做了个鬼脸,提着裙裳款款入座,没忘了昂起下巴显摆显摆她的水麟珠。

    奚风一直忍着笑,这会儿终于开口道:“玄尊适才问,对仙帝赐婚少尊主一事有何看法。依我看,此事影响甚远。”

    阁老们听奚风开口了,当下停止议论。又听到“北战神”三个字,更是一片鸦雀无声。

    翠微阁这群阁老,个个都精明无比。玄尊这个倒插门女婿,名声虽大,但他们对其与少尊主的亲事,不看好的占了多数。因为明眼人一看此事便知,北战神定是仙帝派来冥界的掣肘。

    奚风看出众阁老皆有此意,道:“天婚已定,今日初一既是商议经商事宜,奚风认为,此事对兵政的影响,应该留到玄冥大殿上去议。诸位阁老一定已经知道,自少尊主和北战神从幻川回来,他两人购得定情信物的那避锋轩,如今已摇身一变,成为六合商界的一枝新秀了吧?”

    左边的青狸阁老道:“奚风将军此言甚是,本阁老自几日前起,便已知悉此事。”

    说着滴溜溜的眼睛一瞟在座的其他阁老,接着说:“依本阁老看,此中可以挖掘的商机,甚多!世人皆有窥探名流之心,那北战神功名在外,但一直以来,行踪神隐,甚为神秘。他的风流韵事,嚼来必是津津有味呀!”

    支持青狸阁老的另一位阁老也附和道:“青狸阁老,咱们想到一块去了呀!这北战神,配上咱少尊主,那故事是千年万年也讲不完啊!此番只是交换定情信物,便直接使得那名不见经传的避锋轩,成了六界最红的商铺之一,谁能想到,那兵器里,还有这许多商机!”

    冥界重商,风气便是这样。一众阁老你一言我一语在玄尊和少尊主面前,议论少尊主大婚所能带来的利益,一个个都是直言不讳。

    这便是玄尊沛鲲的气度。难怪二十万年前,沛鲲登上玄尊之位后,玄冥内城能从一片不毛之地,异军突起成为如今六合第一商都。

    丹鼬阁老适才沉思了一会,也接着说道:“这想法倒是不错。以往只道神兵锤炼不易,这一买一卖之间,应该并无多少利润。不过,少尊主幻川此行,倒是令我等,不得不重新思考这门营生。”

    青狸阁老见丹鼬阁老难得地支持自己,更为得意,道:“可不是嘛!依本阁老看,此是天助我玄冥。我何出此言?各位想想看,那《六合神兵册》排名第一的,是何神兵?”

    底下其他阁老纷纷抢答:“七星凰目!附禺剑!”

    “哎呀!”有人恍然大悟道,“那不就是北战神真身嘛!”

    霎时间,拨打算筹之声此起彼伏。

    众阁老皆已顿悟,未来这神兵行业的生意,必然非冥界莫属,当仁不让了。

    北战神本身就是六合第一的神兵,有了这个活招牌,再加上此次天婚带来的以神兵作为定情信物的新兴风尚……

    一时间,哪里还有人顾得上说话。众阁老皆十指翻飞,以灵力操控,打得那白玉镶金算筹噼啪作响,分工合作,一齐计算盘下避锋轩可为冥界神兵行业带来几多收益。

    “有了!”一位阁老叫道。

    “多少?”其他人纷纷问。

    “八,八,八……一年八千万灵石!”

    “八千万?!”众人皆拍手相庆,连奚风、青丞都站起身来,来到那位阁老面前,对着算筹反复核实。

    要知道,他兄弟俩经营的冥界地下赌肆生意,一年加起来只是三千万灵石。

    北战神祁川这时尚有公差在身。西战神飞升耀天之境,正在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他正在苍穹之巅,以自身灵力助其一臂之力。

    又哪能想到,翠微阁中众位阁老正在商议以他附禺剑之招牌,盘下避锋轩,作为玄冥少尊主的嫁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