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海思玄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剑心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苏弥雅回到小音殿,摸着耳朵上的水麟珠,左思右想,总觉得有些对不住祁川。

    虽然师父广元子从她一千岁起便指导她读了很多经书典籍,甚至遣将用兵之法,她的灵力修为,实际也早在二位哥哥之上。

    不过她作为玄冥少尊主,确实一直长在爹爹膝下,从来没有握过实权。

    最近认识的幻川锦胥郡主,听闻一千五百起便随东战神统帅妖族亲兵了,而自己却直至今日才被爹爹允许,参加每月初一的翠微阁的商议。

    今天这是第一次去,还未发表任何意见,便被众阁老赶鸭子上架,塞了个神兵行老板娘的担子。

    而且……最让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是她未来的夫君,在冥界正式盘下并接手避锋轩的生意之后,即将以六合第一名剑的身份,成为这神兵行的头牌……不对,招牌。

    她隐隐有些期盼,仙庭那位精明的财帛星君,也听说了近来避锋轩风头大盛,窥见商机,早早地去了幻川,从中截胡。

    那样的话,她也可避免还未大婚,就迫不及待拿自己未来夫君当摇钱树的尴尬。

    转念一想……八千万灵石。

    如果阁老们计算无误,这北战神,还真值钱。

    哎,休要胡思乱想!苏弥雅对自己说。避锋轩八成是非卖给冥界不可。

    适才玄冥二少出了翠微阁便往幻川去了,去的时候爹爹还将朱雀赤羽交给了他们。

    苏弥雅对此还颇为不解:“明明四千年未见,爹爹和妖王的关系几时这般好了?你们两个可是常年占据六合英雄榜第一第二的人物,素来暗中较劲的。现如今朱雀赤羽遍地都是么?尧临叔父看着也到中年了,一身羽毛竟浓密至斯?连对手都可随便赠予……”

    爹爹却笑着说,休要胡言,妖族出过的英雄人物里,他觉得尧临是最英雄的一个。

    倒不仅是因为,他有一统幻川的雄才。

    爹爹觉得尧临叔父的英雄之处,在于他不似一般的妖族英雄那般,有着骨子里对权力无止境的欲念。

    这种欲念,本是妖的天性。但尧临却少见的没有。

    是以,他一统幻川之后,幻川竟得来了二十万年的太平。如今他也想学着爹爹的经营手腕,使妖族更加富足一些。

    这便是他赠赤羽给玄尊之意了。

    所以,若是两个哥哥持这赤羽,说冥界想接手避锋轩……妖王必定求之不得。

    “好吧,”苏弥雅自言自语道,“这个老板娘八成是当定了。也好,这下两个哥哥再也不会笑话我名下无恒产了。”

    玄冥二少去幻川前,交给她一本《六合神兵册图释详解密卷》,让她先熟悉熟悉。

    她翻来翻去,念来念去,却老是晃神,每次都要从第一卷从头开始……

    “七星凰目附禺剑,上古神兵,六合第一,剑身以精金而铸,剑气似游龙惊鸿……”

    “对我如此思念吗?”

    “啊——”

    说时迟那时快,祁川赶紧捂住她的嘴巴:“月儿,是我。”

    苏弥雅正念得入神,突然耳边响起人声,自然被吓得不轻。

    以她的灵力,不存在留意不到来人的情况。但对方若是修为深不可测的北战神,就另当别论了。

    现下,她有些花容失色,但又禁不住欣喜。

    惊喜之余,又有些娇羞……

    适才自己竟未发现他进门来,还在念那《六合神兵册图释详解密卷》中的头一件神兵……这下当真是矜持全无,跳进忘川也洗不清了。

    “你……狐狸,你不是应该在苍穹,助西战神吗?”苏弥雅假装平静地问道。

    “允羯修耀天之境已有四十九日,现下进展稳定,无需我时时在旁。我……”祁川轻轻挑眉道,“我便以幻身过来陪你了。”

    “幻身?就是那种——分身?”苏弥雅杏眼圆睁,像捏泥人一样打算将祁川从上往下捏个遍。

    “喂,你手要往哪去……”祁川抓住她的手。

    苏弥雅不敢置信:“你说你这个是幻身?明明和真身一样啊,我要看看有何区别。”

    祁川哭笑不得,道:“月儿,你我尚未大婚,你既没看过我的真身,即使我现在确是幻身,你又怎么瞧得出区别呢?”

    苏弥雅觉得此话在理,但转念一想,不对啊……

    “那……那倘若你我是现在大婚,大婚之夜,岂不是一个我,两个你……”

    话刚出口,才发觉不对劲,这画面……着实令两人都坐立不安。

    祁川有点慌乱地攒着雪焰钩下面的流穗,苏弥雅则假装重新拿起书。

    不巧,拿起的这一页,正是附禺剑出鞘的图示……

    据说军心不定的时候,听到风在刮,鹤在叫,看到一草一木都觉得是敌军攻来。

    的确,人心里若一直想着什么,便会看什么都像是那样东西……

    良久,祁川清了清嗓子,定了定神,轻声道:“月儿,我方才……是逗你的呢。我的确有幻身之术,但此术极损灵力,断不可随便使用的。允羯此次修炼十分顺利,所以我才提早回来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他竟的确是会使幻身之术的人。

    御天,幻身,这些从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术,竟然离自己如此之近。

    苏弥雅担心,他很快就会识破自己有多少灵力,这件事想一直瞒着他,恐怕是不成的。

    祁川却以为她在担心另一件事,问道:“月儿,我让你害怕了吗?你是不是担心仙帝今后会让我驻守冥界,就像申狄、允羯那样?”

    “狐狸,我……”

    “别担心,我会去一趟仙帝那里。我们并非君臣关系,他驱遣不了我。”

    一阵清风吹来,掉在地上的书翻过了一页。

    那一页,是关于附禺剑来历的。

    苏弥雅拾起书,看着眼前的玉人,他刚才话里用了“驱遣”一词,这令她忽然有点心疼。

    她问:“狐狸,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祁川温柔地拢过她的碎发:“月儿想问我什么都可以。”

    “好,那我问了,你可千万不要生气。你……是记得自己主人的,对吗?”

    自古神兵,尤其是剑,多与主人有生死血契,这样在激战之时出生入死,方能人剑合一。

    祁川听了,没有立刻回答,只是轻轻低下头,喉头一动。

    “对不起狐狸,我不该问这个……”

    “月儿,”他又恢复了适才温柔的笑,“无妨。你有此一问,我不惊讶。我的主人是谁,在六合也不是秘密。不过……我化身之后,就没有再见过主人了。”

    苏弥雅很难想象,他说出这句话,是怀着怎样的情绪。

    他已是六合无敌的北战神,对自己昔日的主人,又是怎样的感觉呢?

    “好了,不说我了,说说你为何在看这本神兵册吧。我想,不只是因为思念我吧?”

    苏弥雅知道迟早要跟他摊牌,于是一咬牙,将翠微阁议事,爹爹希望她接手神兵行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没想到的是,祁川听了竟也不恼,只是说:“你我很快就要大婚,你贵为玄冥少尊主,而我一直四海为家,并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的。你要拿我当招牌用,便拿去好了。月儿,你知道我对神兵也一向很有兴趣。”

    苏弥雅心想,枉费我思索这么良久,还担心他听了生气。

    一把剑的心思,真不是常人可以琢磨的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