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海思玄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坏人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冥界,翠微阁正紧锣密鼓张罗着少尊主天婚逐项事宜,这边厢的仙庭,月仙府上也忙得不可开交。

    苏弥雅如今一箩筐的头衔,在冥界叫玄冥少尊主,在仙庭,可是人人改口叫绮月上仙了。

    绮月上仙这几个字,也是目前仙庭里的小仙娥闲来无事最爱讨论的话题之一。

    “听说了吗?仙帝准许绮月上仙大婚后不必住在仙庭,赐她的青桂宫就打算一直这么空下去呢!”

    “你懂什么,没见这月仙府的人这几日都在青桂宫忙活吗?虽然不住在此处,但天婚之宴已定在青桂宫举行!”

    “真的吗?那绮月上仙的两个哥哥……”

    “那是自然,奚风上仙、青丞上仙也会来各自仙府。不过你指望什么呀?不知道他俩最近才登记过断缘册么!”

    月仙府前,几个小仙娥正在你一言我一语地闲聊。

    月老仙君身边的仙童青鸭,刚好从别处办完差事,回月仙府。

    一脚还没跨进大门,突然就被其中一个仙娥揪住了。

    “疼疼疼……元汐仙使姐姐……你放开我!”

    元汐寻思着,这也没用力啊,这小青鸭为何怕得鼻子眼睛都皱到一块儿?

    “青鸭,你好好说话,我问你……”

    元汐话还没说完,“扑通”一声,青鸭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哭起来:“元汐仙使姐姐,你别问青鸭了,真的不行!上次我偷偷帮你给奚风上仙传了情信,转头就被月老爷爷发现了,罚我将三生册上的名字从头到尾抄了一遍……”

    说完打了个寒颤,看来确实吓得不轻。

    可众仙娥却全然未将重点放在可怜的青鸭所受的惩罚上,而是都敏锐地捕捉到了“青鸭偷偷帮元汐仙使向奚风上仙传了情信”这个信息。

    “好你个青鸭……!”

    “肯帮元汐,不肯帮我?”

    “帮我把这个香囊传给青丞上仙,元汐出多少,我出双倍!”

    一时间只见一群五颜六色的仙子围作一团,中间是什么已经看不清了,只能听见叫唤声:“我喘不过气来了!”

    那群仙子怎可罢休。眼看着青鸭被挤得就要背过气去,忽然一道白光一闪,众仙娥还没来得及反应,确发现青鸭竟消失了!

    青鸭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到那白光,身子被一个力量一提便飞了起来。还以为自己当真死了,此刻已经魂游天外。

    正打算哇哇大哭,突然那道白光消失,眼前出现一张坏笑着的俊脸。

    “白……白珉哥哥?”青鸭歪着头打量,“你你你……你也死了?”

    “你小子胡说什么,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白珉哭笑不得。

    青鸭往四周一看,咦?这不是月仙府中嘛。再下意识地往门口瞧,大门紧闭,刚才那群仙娥已被挡在外面了。

    “小青鸭,还不快谢我救了你!”白珉笑道。

    青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适才路过的白珉所救,从月仙府外,被提着飞入了月仙府中。

    “哇!”青鸭崇拜得不行,“白珉哥哥,你的身法好潇洒啊!”

    “那是自然,”白珉道,“我不潇洒,岂会需要那断缘册上登记名字?”

    青鸭问:“白珉哥哥,你今日来,是为了天权星君与我家仙君共同开办的姻缘测算业务一事?”

    白珉却有些答非所问:“小青鸭,最近私下找你给玄冥二少递情信的仙娥,究竟给你塞了多少甜食糖饼?瞧你这小脸,吃得比中春节的月亮还圆。”

    青鸭不好意思地道:“是长肥了一些……不过,也没有中春节的月亮那么圆吧……”

    话没说完,青鸭惊恐地捂住自己嘴巴。

    “哇——!”他终于还是大哭起来,“白珉哥哥,你们天权星君府上的人都好坏啊!”

    “哈哈!”白珉见青鸭如此哇哇大哭,也不由得被逗笑了,道:“天权星君府上的都好坏?你还是个孩子,我权且当做没听到了。不过……”

    不过,要说坏,也的确是可以坏,白珉心想。虽然不至于十恶不赦,但从一个孩子口中套话这种事,他可是做得多了。

    “青鸭,”白珉假装严肃地说,“你既然说漏了嘴,就要给我一些好处,让我不至于在天权星君府上将你的小秘密向其他坏人说出去。”

    青鸭虽然还是稚子,但也晓得,那天权星君府上的情报机关,是个深不可测的地方。

    早在二十万年前,中春节就因为月老弄丢了红鸾星一事,在六合被禁了。

    青鸭才不过区区二百来岁年纪,如何会听说过“中春节的月亮”这一说法?

    若是此事被天权星君知道了……啊,青鸭又打了个寒颤。

    看着眼前这位白珉哥哥俊秀的脸,好吧,这个哥哥长得英俊,身法也十分潇洒,应该比天权星君府上其他坏人,都好上那么一点。

    于是道:“白珉哥哥,你,你要什么好处?”

    白珉斜嘴笑道:“想通了?我要的好处嘛,不多,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便是。”

    青鸭虽然现在只有两百来岁,但他二十万年前就已经一百岁了……

    准确地说,二十万年前那颗红鸾星,是在他手上丢的。

    中春节向来是月老负责的节日。

    红鸾星是寿命只有千年的星星,每一千年都会降落,需要用一颗新的补上。

    那年中春节,月老仙君为了在宴会上拍拍仙后娘娘马屁,便将自己府中养了千年,马上就要补上天幕的那颗红鸾星拿出来,打算在大宴上借花献佛,以红鸾星祝愿仙后与仙帝圆满长久。

    反正过完这个中春,他就要将这颗红鸾星升上天空了。

    当时月老忙得稀里糊涂,竟将送红鸾星这一重任,交到了一个年仅百岁,且智力一般的仙童手中。

    毫无意外地,这个仙童在去往凌霄殿的途中,将红鸾星弄丢了。那颗红鸾星一脱手,便一跳一跳地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月仙府全体出动,也没能在旧的红鸾星降落之前,将这颗星星找到。

    这也就意味着,从此天上再无红鸾星,当时被视为损害天机的重大失误。

    月老被降罪,从此六合禁止庆祝中春节。

    并且,那个丢了红鸾星的仙童也要被处以灰飞烟灭之刑……

    月老感于此仙童仅有百岁之龄,于心不忍,于是私自用灵力将他化成了月仙府莲池中的一只鸳鸯,这才保住了他的小命。

    差不多过了二十万年,天机似乎并没有被损害的迹象,此事也就无人再提。月老这才把那只在莲池里游了二十万年的鸳鸯,重新化成了小仙童,并改名叫青鸭。

    白珉刚才故意提到“中春节”,就是试探他的猜测是否正确,小青鸭是否真的跟红鸾星一事有关。

    如果是的话,那天他在大司命府从蛟龙之泪看到的景象,或许就可以帮助他确认苏弥雅的身世。

    青鸭还在抽抽搭搭,白珉道:“小青鸭,别怕。你回答我这一个问题,以后无论遇到何种情况,白珉哥哥都会在天权星君面前护着你的。”

    “真的吗?”青鸭问。

    “当然是真的,”白珉做了个起誓的手势,问道,“青鸭,我问你,二十万年前那颗红鸾星,其实月老爷爷知道它在哪里,还去找过,对吗?”

    青鸭答:“对呀。”

    白珉忙问:“他去了哪里找?”

    青鸭道:“白珉哥哥,可是我已经回答过一个问题了。”

    白珉一下又气又笑:“你小子这时竟又这般机灵?”

    当下神色慎重地说道:“那好,我说一个地方,如果月老爷爷确实去了那里找红鸾星,你就点点头。如果不是,就摇头。你只是点头摇头,并未说话,便算不得回答问题,明白了吗?”

    青鸭无法反驳,答道:“明白了。”

    白珉问:“红鸾星丢失以后,月老爷爷去了大司命府寻找,对吗?”

    青鸭瞪大了眼睛:白珉哥哥长得英俊,身法潇洒,还料事如神……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