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海思玄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赤银翼羽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郡主已经歇息了。”

    卧凰宫翡鸣殿外,一个妖婢拦住了一位广袖墨袍的公子。

    公子手持折扇,这时轻轻一合,探上前去,扇尖只差一寸便点上妖婢的下唇。

    “姐姐有所不知,”他笑道,“你们郡主,瞒着你……约了人。”

    说着反手将折扇一转,扇穗飘荡之间,已从广袖中取出一片翎羽。

    那翎羽殷红中带着茜色斑点,外缘宛如银线织就一般,盈盈作闪。

    妖婢见了这翎羽,瞬间明白了,道:“既是郡主相约,公子这边请吧。”便将来人带到翡鸣殿中,进去通报。

    “郡主,有一位……持您锦翎的公子,在殿外求见。”

    “什么?”锦胥本来正斜倚着于灯下看书,听到妖婢此言,惊得站起身来。理了理被窗风吹乱的额发:“当真……是位持锦翎的公子?你可看清楚了?”

    妖婢答:“奴婢看清楚了,是赤银翼羽。”

    锦胥清秀的粉面泛上一丝绯红,仍正色道:“既如此,你请这位客人入内殿且先坐下,我稍后就到。”

    妖婢诺了,却身退下。

    “没想到,他竟会独自到卧凰宫来,”锦胥一面整理衣裳,一面想,“上次来幻川,他并未踏进卧凰宫一步,更别提我的翡鸣殿了。可他不日便要大婚,这时前来……难道他并非真的心仪冥界少主?”

    想到这里,一颗芳心越跳越快。

    锦胥虽然年纪不大,也并未经多少情事,却也知道,女孩子家需得是被等待的那个。不过,既然他来了幻川,那也不要让他等得太久……

    巧笑倩兮,一个翡色绫纱的少女身影款款步入内殿,那位公子正背对她的方向在等候。

    “妾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她藏不住欣喜的声音是那样清悦。

    “郡主,当心一叶障目。如此大意,可不像你。”

    白珉转过身来,勾起一侧嘴角,给了锦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大胆!”锦胥难以置信地道,“怎么是你?你为何有我的锦翎?”

    赤银翼羽乃是凤尾锦鹂双翅下缘的一种翎羽,乃左右各只有一枚的锦翎,三千年才能生出来一次。之前在九行泉边竹舍,锦胥送给祁川的,便是左边的一枚翎羽。

    这翎羽乃是自己送给祁川的信物,其中注入了千脉草的灵力,是认主的,若落入他人手中,自己必有感应。因此,锦胥方才认定来人是祁川无疑。

    为何此刻白珉会持自己的赤银翼羽来见?

    “白珉,”锦胥藏好自己失望的情绪,“我且不问你为何有这翎羽。你深夜前来,就是为了看我笑话的吗?”

    白珉这才注意到,平日总爱往清秀了打扮的锦胥,这会儿穿的是轻柔的翡纱,戴的是嵌金珠簪,浮金手钏,倒确实比平日华丽了一些。甚至有几分……小音殿那位的风格。

    白珉心道:“到底年纪不大,还藏不住太多的心思。难怪仙帝一早就注意到了她。这小郡主身边没我,倒看她如何成事?”

    好吧,且不和她玩笑了。

    “我不持这锦翎深夜来见,难道青天白日让整个幻川都知道,我与郡主相熟么?”白珉斜倚着一根柱子,歪嘴一笑。

    锦胥已经于正位坐下:“那我便等着你往下说,那锦翎从何而来。”

    白珉道:“郡主就这么信任身边的奴婢么?依在下所见,即使对你自己亲卫的话,也不可不加分辨。”

    锦胥问:“难不成你是想说,你和她串通好了来骗我?我不信,她贴身伺候我,绝不会深夜放不相干的男子进我翡鸣殿。”

    “不相干的男子?”白珉做出一个伤心的表情,“难道只有拿了郡主锦翎的那位,才是相干的男子吗?”

    锦胥不言。

    “那……”白珉忽然伸指在眉间一抹,转了一下手腕,“现在我也是相干的男子了吧?”

    锦胥往他手心一看,竟是一枚赤银翼羽,大惊失色:“你……你为何能凭空变出我的翼羽?”

    白珉带着几分得意,轻声浅笑:“不然郡主以为,天权星君府上八千食客,小生凭何脱颖而出?这过目不忘加上无中生有的本事,便是小生的傍身之计了。”

    锦胥问:“所以你便可以用这诡计随便寻人开心?”

    心下却想:此人灵力绝对不可小觑。如果单是过目不忘也就算了,适才他顷刻间便凭空造出一片和自己身上锦翎一模一样的翎羽来,这术法竟似……竟似和仙帝隍及的回恒之术是一个路数的。

    白珉见她已然不悦,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安慰道:“郡主莫怪,我变出来的这片赝品,未有千脉草的灵力,和你送出的那片,可不能比。”

    锦胥却道:“白珉,你把我当什么了?你若想知道我左边缺的那片锦翎,是不是当信物送给了北战神,大可直说,为何要阴阳怪气地试探?”

    白珉道:“郡主见笑了。郡主聪慧,小生的雕虫小技,的确瞒不过郡主慧眼。”

    心里却道:不这么阴阳怪气地试探,又怎么知道你那片锦翎确实送给了北战神?若我直接问,难道你真的会直接答么?

    锦胥本来就为白珉冒充祁川,惹她失望一事很是气恼,这下又被他套出了话,更加又羞又气:“白珉,你到底想说什么?”

    白珉见到她这模样,也不忍再捉弄,便开门见山:“云雷神君那边,我已吩咐我的手下打点好了。北战神与冥界少主大婚,冥界接手避锋轩神兵行的生意。估计大婚前后,云雷神君府上都会多加人手,赶制现下流行的那几样神兵。”

    “你是说……”锦胥凤眼一转,抿出两个酒窝,“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时机,赶制我亲兵所需的武器,而不被察觉?”

    “正是,”白珉道,“这才是我认识的郡主嘛,七窍玲珑。”

    锦胥见他没羞没臊地打岔,白了他一眼,不过心里对这个仙帝派来的帮手还是大为满意的。几次碰面,白珉带来的消息,都是她恰好需要的。

    不得不说,他确是一个好帮手,几乎可以说是一个与自己心有灵犀的帮手。

    而此时白珉心里,也在感谢着锦胥方才给自己的那个确认。

    之前在浮菱泽畔,锦胥从凤尾锦鹂变成人身的一瞬间,白珉便注意到她左侧的那枚赤银翼羽不见了。他用瞬息之间过目不忘的心法,记住了她右侧那枚翼羽的模样。

    稍加猜测,白珉便知了七八分,那枚缺失的翼羽,定是作为定缘信物,送给了心上人。

    本来白珉并不能完全确定,锦胥的心上人便是北战神祁川。直到今天自己冒充这锦翎的主人,在翡鸣殿候她,她一开口那声“妾”,便让白珉有了答案。

    让卧凰宫的锦胥郡主用谦称的年轻公子,六合中怎还会有别人?

    不过,白珉想要这个答案,当然不会是由于好奇八卦之心。

    定渊阁中的秘密,苏弥雅与北战神关系的背后,一切的一切因果之源,将由这枚锦翎解开……

    现下,只需去一趟玄冥内城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